|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章黑鍋

第三百六十章黑鍋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3 01:57  字數:3784

就在林萱兒死的第三天,宣平侯府滿京都查找殺人兇手的時候。

一封勒索信出現在了侯府門前。

福總管看了信上的內容,驚的滿頭大汗。

不敢耽擱,趕緊稟告給侯爺知道。

侯爺看了兩眼信,頓時勃然大怒。

恨不得將大夫人的屍骨挖出來鞭笞才好。

是大夫人收買了人去殺沈安芸。

因為沈安芸遲遲不出宣平侯府,才拖到現在。

雖然大夫人死了,但是她付過五十兩的定錢,他們有職業素養,不會因為大夫人死了,就不辦事了。

他們拿了大夫人的好處,奉命去殺沈安芸,現在因為殺錯了人,他們不敢見天日,要武安侯府送兩千兩銀子到城東小樹林那棵四人環抱的大樹下,他們拿了錢,會永遠的消失在京都,此生永不入京。

若是武安侯府不照著吩咐去辦,那他們為了活命,只能去宣平侯府自首了,到時候武安侯府身敗名裂,怨不得他們。

信上甚至寫了,當初大夫人是派了哪位丫鬟去找的他們。

福總管認得那婆子,對侯爺道,「侯爺,奴才去查過,那天,吳婆子確實出去過,只是這幾日吳婆子告了假,奴才已經讓人去尋她了。」

侯爺沒有說話,他拳頭握緊,額頭青筋一跳一跳。

「九姑娘和七少爺病了,這些天,除了老太太和三太太,侯府還有誰去探望過?」半晌之後,侯爺出聲問道。

福總管回道,「前幾天沒有,只是昨兒,二老爺派了小廝去瞧了瞧七少爺。」

二老爺?

侯爺眉頭冷凝。

福總管嘴角輕動,道,「侯爺,奴才依照吩咐讓丫鬟將七少爺服用的葯分量減了小半,七少爺的病遲遲不好,高燒反覆,再這樣下去,怕是……。」

病久了,尤其是高燒之症,不儘早治好,怕是會留下不小的後遺症。

而且,福總管道,「今兒,負責照顧七少爺的丫鬟來稟告奴才,說是二太太對七少爺的病也極為上心,也要她在七少爺的葯里動手腳。」

本來已經動過手腳了,再動的話,沈安孝就真的沒命了。

福總管叮囑過丫鬟,只是讓沈安孝的病晚些好,但是不能要了他的命。

丫鬟答應了二太太,轉過頭,就告訴了福總管。

福總管心中隱隱有猜測。

二老爺一邊關心七少爺,二太太一邊害七少爺,這不可能只是一個巧合。

那日,侯爺和建安伯說的話,他聽見了。

建安伯震驚,他同樣震驚。

他在侯府伺候了一輩子,從沒想過大夫人會是這樣的人,竟然敢給侯爺戴綠帽子,而且一瞞就是十幾年。

而且,當初大夫人失蹤的時候,二老爺也失蹤了。

二老爺沒了一隻胳膊,大夫人就被人殺了。

福總管沒往是二老爺殺了大夫人上面想,但是大夫人的死和二老爺的傷,肯定有關係。

侯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將二太太要害七少爺的消息告訴二老爺,要不露痕迹。」

福總管點頭記下。

他轉身要走,但是門外傳來急切的敲門聲。

七福進來了。

福總管見只有他一個,眉頭一皺,「吳婆子呢?」

讓他將吳婆子直接帶來書房見侯爺,不應該只是七福一個人進來。

七福忙回道,「爺爺,我帶了人去吳婆子的家,發現她院門緊鎖,撞門進屋才發現,她已經死了,不但她死了,連她兒子媳婦,還有剛出世的孫子都死在了家裡。」

屍體不但涼了,還有些發臭,應該死了有一兩天了。

福總管回頭望著侯爺,他覺得吳婆子的死不簡單。

本來大夫人已經死了,已經死無對證。

現在吳婆子也死了,更是死無對證了。

好像是有人要將林萱兒的死摁在大夫人頭上一樣。

侯爺冷然一笑,他將手裡的勒索信丟在書桌上,「沒有人在背後撐腰,就憑几個小賊也敢勒索本侯?」

福總管望著侯爺,「那這錢?」

給了,那就坐實了大夫人買兇殺人。

不給,人家會去宣平侯府自首。

真是給也不行,不給也不行。

「給他們!我倒要看看是誰敢在我背後捅刀子!」侯爺的聲音有些陰冷。

侯爺吩咐了,福總管領了吩咐,就轉身去賬房取錢,送城東小樹林。

福總管沒想到,他拿了封口銀票來,卻在城東小樹林最大的那棵樹下見到兩個年紀不大的乞丐兄妹。

大的約莫十歲,小的約莫六歲。

男孩在樹上東張西望,女孩在樹林子里撿銀杏葉玩。

見福總管過來,小少年很是詫異的大叫,「妹妹,真的有人給咱們送銀子來了。」

小女孩在蹦蹦跳跳,聞言也欣喜的起來,「不用餓肚子了,不用餓肚子了。」

福總管眉頭皺隴,他怎麼也想不到來取銀票的會是這樣一對兄妹。

他問道,「是誰讓你們來這裡的?」

小女孩道,「是個給我們饅頭吃的大哥哥。」

福總管又問,「他除了給你們饅頭,還說什麼了?」

小女孩搖頭,她不知道。

她兄長從樹下滑下來,對福總管道,「他說讓我和我妹妹等在這裡,會有人給我們送銀子來,只要我們拿到銀子,就給我們十兩銀子當做報酬。」

「拿到銀子之後呢?」福總管繼續問。

少年道,「讓我送到……我不能告訴你。」

少年警惕的看著福總管。

福總管很無語,他是被勒索的那個好么,怎麼反倒他像壞人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