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八章出事(求粉紅)

第三百五十八章出事(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2 13:55  字數:4617

聞言,安容直笑不語。

這些都是世家子弟,又不是食不果腹之人,並不在乎一頓飯,在乎的只是一群人吃飯的氣氛。

前世並未聽說這些學子中有奸惡之徒,所以,安容很放心讓沈安北和沈安閔與他們來往。

只是安容沒料到,她撒的一個又一個慌,從沈二少爺到沈四少爺,沈安溪從沈三少爺到沈五少爺。

今兒終於崩了。

沈安淮聽說沈安閔和沈安北被人打傷,去前院探望。

他可是武安侯府五少爺!

不是沈安溪假扮的五少爺!

看著個頭不高,精神卻極好的沈安淮,眾人再想沈安溪,腦子裡頓時一團漿糊。

這樣一再被糊弄,這些學子怒了,一定要沈安北和沈安閔從實招來。

沈安北躺床上,又傷了胳膊,沒人敢堵他。

但是皮外傷的沈安閔就慘了,被圍堵的那叫一個水泄不通,這不無奈之下,招了。

除掉知情的,如董峰、趙堯幾個,其他人都驚呆了。

居然是女的!

幾人正要掐沈安閔的脖子呢,門外便傳來一陣敲門聲。

小廝進來道,「世子爺、二少爺,刑部阮侍郎來了。」

小廝話音才落,趙堯便對一錦袍男子笑道,「阮飛,你氣著你母親,不願意娶親,還跑出門揚言不回去了,你爹肯定是找你來了。」

阮飛臉色微尷尬,還有些小小的蒼白。

不是吧,爹,你好歹給兒子留點兒面子啊。

阮飛欲哭無淚。

等阮大人進門的時候,阮飛就站門口認錯,「爹,兒子知道錯了,你……。」

「你給我滾一邊去,別妨礙老子辦案!」阮大人怒吼道。

阮飛頓時懵了,「爹,你不是來找我的?」

阮大人臉色一沉,阮飛嚇的忙退後幾步。

他抓了沈安閔問,「到底怎麼回事,我爹查案怎麼查到你大哥屋子裡了?」

沈安閔很無奈,將庄王妃上門和武安侯府鬧翻,然後去刑部立案的事告訴阮飛知道。

阮飛恍然大悟,在一旁聽他爹問案。

一般問案都在府衙,可是架不住庄王世子一雙胳膊都被人打折了,刑部又不敢得罪庄王,就派了阮侍郎親自上門問案。

原告問了,總不好把被告叫到刑部去問吧,這不是厚此薄彼么,要知道武安侯府也不是他們刑部能得罪的。

聽了沈安閔和沈安北,還有小廝的答話,阮大人眉頭微微皺。

兩人說的和庄王世子說的,並無出入。

只是庄王世子被打的部分,武安侯世子和沈二少爺並不知道。

而且阮大人去鬥毆現場查看過,發現兩地相隔不遠。

趙堯聽後,覺得好笑,他打趣沈安北道,「安北兄,你家的暗衛是不是和你有仇啊,看著你被人打,然後事後再給你報仇?」

沈安北哭笑不得。

阮大人多瞧了趙堯兩眼,笑著從椅子上站起來,道,「話已經問完了,本官該回刑部了,兩位若是想起什麼,可差人告知刑部。」

沈安閔送阮大人離開,阮飛乖乖的目送。

屋子裡,笑鬧起來。

沈安北和沈安閔明顯是被人栽贓嫁禍了,只是庄王府死咬著他們兩個不放,若刑部查不出真兇,這黑鍋武安侯府背定了。

沈安閔送阮大人出侯府大門,阮大人離開後,他轉身回府前,瞧見遠處有一中年男子騎馬過來。

沈安閔覺得他有些眼熟,只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他。

等他下馬,跟福總管稟告,說求見二老爺身邊的總管時,沈安閔眼前一亮。

他想起來了。

玲瓏苑,書房。

安容坐在花梨木的椅子上,望著書桌上的九轉琉璃燈發獃,眼睛看盯著的地方,正是琉璃燈被砸碎的地方。

她左手邊有一沓厚厚的大紅拜帖,是前院丫鬟送來的。

這些拜帖,安容不知道怎麼回好,都是要來侯府跟她切磋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的。

應了吧,侯府事情一堆,她壓根就沒那個心思。

不應吧,人家還當她怕了,到時候京都流言四起,她更煩。

安容看看請帖,又看看琉璃燈,不由得有些長吁短嘆。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芍藥眉頭一挑,「不會又有人想搶姑娘百花神女的位子吧?」

芍藥邁步過去,冬兒把信遞給她,道,「這是二少爺給四姑娘的信。」

「二少爺?」芍藥有些暈。

二少爺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好么,有什麼話直接讓丫鬟來傳一聲不就行了,還寫什麼信啊。

芍藥把信送到安容跟前。

安容也納悶呢,她接過信,打開一看。

橫掃了兩眼之後,安容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齊州沈家給二老爺送了一隻血參來。

而且臨走的時候,齊州沈家的人見到四老爺,藉機巴結四老爺,兩人相談甚歡,最後一同出門,像是去八大酒樓吃飯。

安容眼睛越看越冷。

齊州沈家和二老爺兩個,到底將武安侯府當成了什麼,居然有膽量上門。

現在二老爺斷了只胳膊,齊州沈家又想扶持四老爺了?

齊州沈家到底想幹什麼?!

安容將信扭成一團,直接丟秋菊擦桌子的銅盆里了,墨跡瞬間化開,將銅盆里的清水染黑。

安容坐在那裡沉眉。

看著眼前的琉璃燈,越發的煩躁。

最後道,「芍藥,你去問問,誰第一個送的請帖來,將琉璃燈送去,就說我自動認輸了,這琉璃燈是我打壞的,我會賠。」

芍藥撅撅嘴,哪有自動認輸的,不過安容事多,她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