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六章質問

第三百五十六章質問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1 14:51  字數:3757

對於庄王府這樣欺人太甚,目無王法,庄王妃還盛氣凌人的上門問責,武安侯府上下陰霾一片。

老太太勃然大怒,但是沒人勸她。

勸什麼呢,怎麼勸呢?

庄王府實在太過分了!

把世子爺和二少爺打成那樣,庄王世子不過才打掉了一顆牙齒,庄王妃就上門質問了。

是不是說,世子爺和二少爺就應該被庄王世子打,而且還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老太太由著孫媽媽扶著朝正院走,一路上,孫媽媽都勸老太太彆氣壞了身子。

可是老太太如何能不氣?

她沒氣死過去就不錯了,武安侯府和庄王府怕是犯沖!

從沈安閔名聲大顯起,庄王世子就不滿,借著比試武藝,將沈安閔打的鼻青臉腫。

庄王妃和大夫人密謀,幫大夫人恢復誥命封號,明明居心叵測還口口聲聲說是為侯府名聲著想。

再到今天,庄王世子把沈安北和沈安閔打的卧病在床,她還沒去庄王府質問她,她卻先跑來了!

之前老太太還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庄王府到底是親王府,不宜得罪,便是能忍的都忍了,沒想到卻是縱容人家在武安侯府頭上作威作福了。

老太太覺得武安侯府和庄王府是交不了好了,既然這樣,不如撕破臉皮!

老太太怒氣沖沖的去了正院。

可是庄王妃的怒氣更大。

還沒進正屋呢,就聽到屋子裡傳來摔茶盞聲。

「讓武安侯儘快來見本王妃!」庄王妃厲聲道。

老太太一聽這話更是來氣,她扭頭望著侯爺,「你去偏屋,沒我的允許,不許出來。」

侯爺一臉黑線,娘,這關頭能不耍小性子嗎,我都來了,卻跑去偏屋干坐著,合適嗎?

可是老太太一瞪眼,侯爺就招架不住了,轉身朝偏屋走去。

沒錯,老太太就是故意的,她庄王妃當武安侯府是什麼地方呢,可以任由她撒潑?!

她兒子無理在前,她還有理上門耀武揚威了,侯爺豈是她想見誰就見誰的?!

老太太邁步進正屋。

屋內,一片狼藉。

地上碎茶盞和糕點亂了一地。

丫鬟還在繼續奉茶。

可是庄王妃脾氣很大,丫鬟一端上來,她就摔地上去了。

安容眉頭皺隴,她知道庄王妃脾氣極大,而且蠻橫起來,誰都招架不住,連莊王爺對她都是能忍便忍。

只是她好歹也是王妃,懂不懂禮數,跑來侯府,還大發脾氣摔東西,哪有半點素養。

看丫鬟繼續奉茶過來,安容出聲道,「既然庄王妃不渴,就別端茶去惹她生氣了。」

丫鬟怔了怔,端著茶水轉了身。

庄王妃氣的睚眥欲裂。

不等老太太上前,她火冒三丈的起了身,咬牙冷笑,「好一個膽大包天的武安侯府,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毆打親王世子,還有沒有王法了?!」

絕對沒有比庄王妃更叫人啞口無言的惡人先告狀了。

到底是誰先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人的?

是她兒子庄王世子好么!

她大哥二哥充其量也只能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打還手了,而且那還手讓她很羞愧。

只是對於庄王妃這樣的質問,安容譏諷一笑,庄王世子除了光天化日之下打人,他甚至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

庄王妃倒好,自己的兒子不多加約束,卻跑來侯府教他們什麼是光天化日,什麼是王法!

看著庄王妃恨不得燒了武安侯府替庄王世子出氣的模樣,老太太冷冷一笑,「庄王妃覺得庄王世子無辜被打所以上門質問,我無話可說,也不想與你逞口舌之能,你與我一同去刑部,這事交給刑部去查,我還就不信了,大周律法只約束我武安侯府!」

老太太越說越凌厲。

她甚至請庄王妃先行,請她去刑部狀告武安侯府。

庄王妃氣的七竅生煙,老太太此舉在她看來就是赤果果的挑釁。

好像晾准了她不敢去刑部一樣。

庄王妃冷冷一笑,「打落我兒兩顆門牙,還打斷我兒兩隻胳膊,若不是念在四姑娘幫惜柔調製過舒痕膏的份上,我早進宮找皇上做主了,本想給武安侯府一個面子,私了了此事,既然武安侯府想對薄公堂,本王妃樂得成全你們!」

說完,庄王妃邁步便走。

她頭上佩戴的金簪步搖撞擊發出清脆響聲,像是表露庄王妃的怒氣。

可是庄王妃的話,卻如同一塊大石頭,扔進平靜的湖面激起驚濤駭浪。

庄王世子掉了兩顆牙齒?

還斷了兩隻胳膊?

大哥二哥不是只打掉庄王世子一顆牙齒嗎?

安容心中疑惑。

老太太則比之前更怒了。

庄王妃上門質問不算,她還成心的污衊武安侯府!

她的孫兒她了解,敢作敢當,做了就不會不承認。

沈安北和沈安閔對自己被打的那麼慘,卻只要了庄王世子一顆牙齒,甚是羞憤,又怎麼會不認?

要是真將庄王世子打成了那樣,老太太也只會說一聲活該,而不是訓斥沈安北和沈安閔。

但是沒做,就不能認。

老太太手裡拄著拐杖,冷哼道,「庄王妃將話說清楚,庄王世子果真沒了兩顆牙,斷了兩隻胳膊?」

老太太只是想求證一二。

但是這詢問,卻是將庄王妃推向了憤岔的極點,幾乎氣的她心口疼。

他兒子被打,躺在床上,疼的死去活來。

武安侯府打了人,還質疑她撒謊,要是她兒子安然無恙,她會登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