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五章欺人(求粉紅)

第三百五十五章欺人(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1 03:14  字數:3739

周倩瑤伸手抹掉額頭上憑空出現的一滴冷汗,往旁邊挪了兩步。

昨晚娘親才說過,沈四姑娘福大命大,容易出事,也容易化險為夷,但是和她接觸的人,就不一定有她那麼好運氣了。

她還不信,這回,她信了。

桃媒婆京都誰人不識啊,還從沒聽說她被人追著打過呢,怎麼遇到安容就被人滿大街追殺了?

安容真是欲哭無淚。

桃媒婆一路跑過來,滿頭大汗,化的濃濃的妝這會兒被汗水浸濕,有些嚇人。

她直接躲到安容了身後,一把抓過安容手裡的綉蘭花香帕去擦額頭上的汗珠。

等那些小廝近前,桃媒婆就大膽了,「有膽子你們過來啊,看老娘不剝掉你們兩層皮!」

那幾個小廝互望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

他們可認不得什麼沈四姑娘,只知道他們奉命收拾桃媒婆。

幾個小廝拎了棍子就打過來,完全不顧安容和周倩瑤。

桃媒婆一見架勢不對,嚇的直叫,趕緊躲到小攤子下面去了。

那些小廝打過來,還沒進前,就被趙成給麻溜的收拾乾淨了。

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叫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趙成嘴角有些抽。

身為暗衛的他,都是和武功極高的人過招,下手必然是狠招,已經習慣了。

對於街上的乞丐和地痞流氓,再如同這些只有些花花架子的小廝,他下手就有些沒輕沒重了。

不是打暈,就是直接打殘。

周倩瑤上前一步,扭頭望著芍藥。

芍藥一臉無辜的看著周倩瑤。「他叫趙成,負責保護我家姑娘的,我和他不熟。」

周倩瑤還沒說話,就聽到有打架聲傳來。

她望過去,就見桃媒婆拿了棍子,痛打落水狗。

一邊打,一邊罵。「讓你們追殺老娘。老娘今兒要不報仇,你們豈不是認為老娘是泥捏的了!」

桃媒婆下手極狠,手裡的棍子打下去。真是叫人聽得渾身都疼。

那些小廝想連滾帶爬的走都不行,就那麼挨打著。

等差不多了,芍藥去拉住桃媒婆。

桃媒婆丟了木棍,拍拍手。一腳踩在小廝的心口上,狠狠的踐踏了兩腳。才扶著髮髻朝安容走過來,還故意的扭了扭腰肢。

畫面太美,安容沒敢看。

她清了清嗓子,看著桃媒婆。「怎麼會有人追殺你?」

桃媒婆眸底瞬間就躥起火苗了,破口便罵。

罵人的速度有些快,安容勉勉強強聽懂了。桃媒婆在罵庄王世子。

等桃媒婆順氣的時候,安容忙問她。「你說清楚,庄王世子為何追殺你,是因為做媒的事?」

桃媒婆翻了個大白眼,她桃媒婆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做媒這一件事了,她還真沒想到庄王世子的氣量這麼的小,居然會報復她。

她一個小媒婆,何德何能招一個親王世子的追殺啊?

桃媒婆抓著安容的手,要安容確保她安全無虞。

安容真是無力了,你能先說重點嗎?

周倩瑤笑道,「我瞧桃媒婆應該是跑累了,要不去那邊涼亭吃碗混沌吧?」

桃媒婆連連點頭,不用安容請,邁步就過去了。

對老闆道,「來碗肉混沌,要大碗的!」

老闆爽快的應了,「客官稍等,馬上就好。」

芍藥把凳子擦乾淨,扶著安容坐下。

桃媒婆喝了一碗茶,才道,「武安侯府這幾日過的刺激,我這小心肝也承受不住啊,做夢都夢到到手的謝銀飛了,四姑娘,你給我句實在話,府上大夫人休了這事,沒有迴轉的餘地了吧,沒有準話,我這媒不好做啊。」

安容很斬釘截鐵的告訴她,大夫人被休,沒有再回侯府的可能了。

桃媒婆就笑了,「那就是你大哥不用守孝了,那這親事就成了。」

說完,桃媒婆趕緊道,「方才你也瞧見了,為了你大哥,我可是得罪了庄王世子,這小命可危險著呢,你可不能少了我的好處。」

安容暗翻白眼,芍藥就罵了,「桃媒婆,你做別家生意,幾時有我家姑娘爽快的,只要親事能成,這好處絕對少不了你,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

說著,芍藥丟了十兩白銀過去。

桃媒婆一把接住,笑的賊咪咪的,「受傷的心瞬間復原了。」

安容一臉黑線。

桃媒婆才將事情細細道來。

那日桃媒婆登門見了安容,確定沈安北喜歡周婉兒後,她就屁顛屁顛的去了周老太傅府上。

可是她失算了,她前腳剛到周老太傅府上,庄王府請的媒婆後腳就去了。

那林媒婆一瞧見她就怒了,還猜出來是她給她下了瀉藥,害她遲遲出不了門。

這做媒也是看日子的,那天合適做媒,之後兩天都不好,林媒婆是忍著腿軟去的。

兩人就在周老太傅府上吵了起來,沒差點被轟了出來。

不過不看僧面看佛面,周二太太也不敢將他們得罪了。

怎麼說,一個也是親王府,一個是侯府,還是周老太傅的關門弟子求親。

周二太太其實也很滿意沈安北,再加上桃媒婆一張嘴,這事就成了大半了。

何況還有庄王世子攪局,這事就成了。

林媒婆做媒不成,就收不到謝銀,還有庄王妃的怒氣,這不就把錯推到桃媒婆身上了。

要不是桃媒婆使計,這媒就成了!

庄王世子見心愛的姑娘娶不到了,怒上心頭,就找了小廝打桃媒婆出氣。

桃媒婆道,「庄王世子心胸狹隘,睚眥必報。那群小廝說,庄王世子不會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