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三章路費

第三百五十三章路費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0 00:29  字數:5672

聽到丫鬟稟告周倩瑤來了,安容很是吃驚,吃驚到當時她正往嘴裡塞的糕點都驚掉了。

她沒想過,周倩瑤會來,尤其是在這關頭。

安容猜不出來她來是為了什麼事,但上回周倩瑤也算是幫過她大忙,這份情,她還沒有表達感謝,忙讓丫鬟去請。

安容更是親自下樓相迎。

安容見到周倩瑤時,她已經進了二門了。

一路上,丫鬟指指點點,覺得她沒臉來侯府,因為就是她爹周御史,害的侯府名聲大損,害的大夫人步步走錯,然後被人殺害在了密道里。

周倩瑤面色從容,只是眸底有抹苦笑。

安容面帶薄怒的呵斥那些丫鬟,那些丫鬟嚇的四下逃開。

安容歉意的看著周倩瑤,賠罪道,「府上丫鬟不懂事,喜歡亂嚼舌根,還請你見諒。」

周倩瑤知道安容沒有責怪之意,很早她就知道安容是個心底仁厚的姑娘,她極是喜歡。

她想和安容做朋友,但是她不敢。

她笑道,「你不必道歉,我已經習慣了,父親耿直,得罪了太多的人,便是來武安侯府尋你,我也是鼓足了勇氣的。」

安容輕輕點頭,這些,她都知道。

「上回梅花宴後,你給我寫的信,幫了我大忙,我都沒向你道謝。」

說著,安容給周倩瑤福身行禮。

周倩瑤忙扶起安容,笑的柔美道,「我也是投桃報李。」

兩人相視一笑。

安容請她進玲瓏苑品茶。

看著玲瓏苑小橋流水,假山奇石,周倩瑤嘆為觀止。

她甚至笑道,「當年,你一擲千金建了玲瓏苑的事傳遍京都,連父親都說你奢靡,如今看來,真是有過之無不及啊。」

安容羞愧難當,「用銀子建玲瓏苑容易,再把玲瓏苑換成銀子卻是不能,當年太年輕,如今悔之晚矣。」

周倩瑤一笑,細細觀賞起玲瓏苑來。

走到竹屋,安容請她進去喝茶。

周倩瑤笑看著安容,眸底流露出欽佩,「你的忍耐性叫我吃驚,你都不好奇我為何登門嗎?」

「好奇,但我不忍心打算你遊園的興緻,」安容笑道,又補充了一句,「萬一你興緻被打斷,不告訴我了怎麼辦?」

周倩瑤捂嘴輕笑,覺得安容很好玩。

她率先進竹屋,邊走邊道,「我猜你多少能猜到我來侯府找你是為了什麼事,如今的武安侯府,可是被御史台盯著呢,父親也不例外。」

安容點點頭,表示周倩瑤說的對。

周倩瑤坐下,看著安容,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父親耿直古板,其他的御史台好說服,就我父親難勸動?」

安容眉頭一挑,沒有接話。

周倩瑤勾唇一笑,「你肯定猜不到,是父親讓我來的吧?」

安容驚訝,「周御史讓你來的?」

她還以為是她自己來的呢。

安容不解了,「為什麼?」

周倩瑤輕聳肩,「今兒一大清早,小廝就收到了一張請帖,請父親和一眾御史台來武安侯府門前瞧熱鬧,父親來了,也著實看了一通好熱鬧。」

周倩瑤輕聲道來,她的聲音輕柔如風。

事情是這樣的。

今兒一早,周御史上朝回來,總管就送了張請帖給他,周御史換下朝服,就來侯府門前瞧熱鬧了。

武安侯府的事,震驚京都,周御史也是倍加關注的。

只是送請帖,請他去看熱鬧,周御史呲之以鼻。

大家都認為周御史古板的很,但是誰知道他其實是贊同武安侯休妻的。

一個偷竊女兒秘方的賊,怎麼能做當家主母,這等手腳不幹凈的女子,就該休之而後快!

只是大夫人替老太爺守過孝,在三不去之內,侯爺不休她,是受禮法的人。

一個這樣的男人,當初不休妻,在大夫人被殺之後卻休妻了,這本來就惹人納悶。

若是要休妻,當初休不更好嗎,皇上親自下旨撤了大夫人的誥命封號,御史台根本就不敢質疑他休妻。

周御史覺得侯爺重情重義,再加上周倩瑤和安容也算是有三分交情,至少周倩瑤和周母不止一次的再他面前誇安容,周御史便讓周倩瑤來打聽一二。

這便是周倩瑤來的目的。

安容驚呆了,她做夢都沒想到周御史對侯爺休妻的態度會是這樣。

周倩瑤見安容那麼吃驚,笑道,「你不懂我父親,父親尊重大周律法,但是他更看中一個人的品性,而且,父親說過,大周律法存在很大的問題。」

這一點,安容還真不知道。

她只知道周御史固執起來,別說九頭牛,就是九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安容讓芍藥和周倩瑤的丫鬟退到竹屋外,她才和周倩瑤坦白相告。

從大夫人偷竊秘方到她狡辯栽贓,再到她以各種辦法害人,包括害三太太和沈安姒。

樁樁件件,聽得周倩瑤目瞪口呆。

「這樣的女人不休何來天理?」周倩瑤嘆道。

安容苦笑,「侯府的事比你想的要複雜,除了三不去之外,大夫人是我繼母,也是我姨母,我祖父和我外祖父交情深厚……。」

結親是兩個家族的事,休妻何嘗不是?

周倩瑤點頭,表示理解。

只是她就不明白了,大夫人做了那麼多錯事,都看在建安伯府的面子上饒了,怎麼這會兒卻休妻了?

安容望著周倩瑤,她知道她嘴巴嚴的很,她決定據實以告,有周御史支持父親休妻,其他御史就不足為懼了。

安容道,「有些事,侯府知道的人寥寥無幾,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