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三百五十二章御史

三百五十二章御史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9 14:15  字數:3618

初春的早晨,一縷陽光穿過窗柩,悄然灑向屋內,鋪了一地的金光。

床榻上,薄被下,伸出一隻雪白的藕臂,去接那陽光。

如筍般修長的芊芊玉指握不住細碎的流光,光華從指縫間逃開。

床上的人兒玩的不亦樂乎。

喻媽媽在一旁收拾梳妝台,瞧見安容這樣,忍不住輕搖了搖頭。

海棠從偏閣出來,手裡捧著兩個錦盒,擺到梳妝台上,對喻媽媽道,「用這錦盒裝可以嗎?」

喻媽媽翻了翻,眉頭輕挑了挑,「可以倒是可以,只是一個送去庄王府,一個送進宮,要有些區分才好,再找找。」

床榻上,安容鑽出被子,笑道,「我瞧那錦盒就挺好。」

海棠望著安容,又望了望喻媽媽,最後落在錦盒上。

喻媽媽見安容說可以,便讓海棠把舒痕膏裝錦盒裡,一邊吩咐秋菊和芍藥伺候安容起床。

梳洗打扮之後,便是吃早飯。

等用完了早飯,安容用帕子擦拭嘴角,望著芍藥,眸底露出詫異之色。

這丫鬟從伺候她穿衣起,就欲言又止,幾次張口想說話,愣是沒說出來一個字,芍藥的性子她了解,不容易憋話。

這會兒,見她吃完了,芍藥有大鬆一口氣的架勢,越發讓她不解了。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安容笑道。

芍藥趕緊幫海棠把盤子碗收拾好,擦了桌子之後才道,「七少爺和九姑娘夜裡做噩夢,齊齊發了高燒。」

至於為什麼做噩夢,不用想也知道。是夢到大夫人的死狀了啊。

想想大夫人死的有多慘啊,她就是聽聽都嚇的毛骨悚然了,九姑娘和七少爺可是親眼瞧見了呢,夜裡不做噩夢才怪了。

安容又覺得有點點反胃了,難怪芍藥之前不說這事了,是怕她食難下咽呢。

只是沈安姝和沈安孝做噩夢發高燒,安容沒有什麼大反應。

去探病。她做不出來。

去幸災樂禍。她也做不出來。

安容一如往常的去松鶴院給老太太請安。

進去的時候,夏荷正在稟告,「奴婢去瞧過七少爺和九姑娘了。九姑娘倒還好,餓了一天一夜,吃過葯後,能勉強吃兩口粥。只是七少爺什麼都不吃,而且高燒不退。囈喊著要娘。」

安容瞧見老太太眸底有擔憂之色,眉頭皺了皺,祖母不知道他們並非父親親生,在她眼裡。那些都是父親的兒女,是她嫡親的孫兒。

老太太厭惡大夫人是一回事,但是對沈安姝和沈安孝。哪怕兩人不怎麼討喜,卻也做不到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這不。老太太吩咐夏荷,務必讓大夫儘快治好沈安姝和沈安孝。

安容真恨不得將事實和盤托出,只是祖母會信嗎?

大夫人現在已經死了,死無對證。

這事,還得父親去說,沒誰吃飽了撐的慌往自己頭上摁綠帽子。

吩咐完夏荷之後,老太太便問丫鬟,「侯爺人呢?」

丫鬟忙回道,「侯爺去上早朝,還沒有回來。」

老太太眉頭隴緊,府里出了這麼大的事,他怎麼還去上朝,他怎麼應付那些大臣的盤問,還有大夫人被人殺在了密道里,想想,老太太都夜不能寐。

她在侯府住了幾十年,居然才知道侯府有密道!

老太太輕揉太陽**。

安容請了安之後,幫老太太捏肩,幫她舒緩疲憊。

外面,三老爺臉色陰陰的進來,他身側跟著福總管,臉色也極是難看。

沈安溪見了頗納悶,父親不是和福總管去查密道了么,怎麼臉色這麼難看啊?

老太太也皺眉了,問道,「可查出來什麼?」

三老爺冷著臉道,「侯府密道橫貫各個院子,除了安容的玲瓏閣,其他院子下面都有密道。」

說著,三老爺頓了頓,又接著道,「在西苑下的密道里,發現了三個大火油桶,當初西苑著火,就是被人從密道縱火的。」

當初大夫人害三太太,結果誤讓二太太臉長滿紅疹,三太太報復了大夫人,結果就差點被燒死。

現在,大夫人又知道密道所在。

當初,是誰害的三太太,還用質疑嗎?

老太太氣的是嘴皮直哆嗦,她想到了昨天建安伯夫人在她屋子裡大吵大鬧的事,甚至毀了她最喜歡的屏風!

沈安溪更是氣紅了眼,牙齒磨的咯吱響。

三太太更是氣的直罵,「要是昨兒,叫我發現了火油桶,我看他們還怎麼全須全發的出侯府!」

三太太脾氣暴躁,當日的大火,那種恐懼,到現在她都沒法忘記,有時候夜裡更如同驚弓之鳥,生怕什麼時候就又著火了。

現在罪魁禍首找到了,人卻死了,這種有仇無處報的憋屈,讓三太太想到了建安伯夫人,那個口口聲聲女兒休的冤枉的建安伯夫人!

不過,她大吵大鬧之後,被休了,也啞巴了。

三太太多少心底有些舒坦。

但是,很快,她就不舒坦了。

因為有人找上門來了。

建安伯夫人啞巴了,事情來的太蹊蹺,建安伯府不可能不給她看大夫,這不就查出來中毒了,大夫說,建安伯夫人的啞巴能好,但是前提是要找到解藥。

建安伯夫人是在建安伯府啞巴的,可沒人對她下毒啊。

大夫說中毒時間不長,建安伯府就想到了武安侯府。

絕對是武安侯府嫌建安伯夫人太聒噪,大吵大鬧,所以給她下了啞葯。

江二老爺和江二太太怒氣沖沖的來,正巧遇上怒氣沖沖的武安侯府。

這不,一言不和,吵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