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一章啞巴

第三百五十一章啞巴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9 03:10  字數:3661

紫檀木的屏風倒在三角銅爐上,上面綉著的美人斟茶的圖案,此刻早撕裂開。

安容記得,這是老太太最喜歡的屏風。

方才建安伯拽拖著建安伯夫人走,建安伯夫人掙扎不願意走,借力時抓倒的。

還有桌椅,東倒西歪,茶盞糕點,更是亂了一地。

大紅牡丹地毯簡直不能看。

老太太坐在那裡,眉頭緊隴。

三太太則是在撫額,建安伯夫人的破壞力實在太強了,她這樣隨便一鬧,正屋都毀差不多了。

丫鬟在收拾桌椅。

花了好半天,才將屋子恢復如初。

才收拾好,就有小廝來報,「老太太,建安伯將大夫人的棺槨帶回去了。」

老太太心上一喜,忙問,「建安伯夫人沒鬧?」

小廝連連點頭,怎麼可能不鬧,不過她越是鬧,建安伯的怒氣越大,一把掌打過去,江二老爺擋了一下,嘴角都出血了呢,要是打在建安伯夫人身上,估計都能將她打暈。

老太太眉頭更凝,休掉大夫人這事,侯府情有可原,但要真計較起來,並不佔理,她倚占的也不過是建安伯對安容兄妹的憐惜疼愛,和大夫人所作所為的愧疚,這些建安伯早清楚,之前沒生氣,怎麼會在單獨見過侯爺後便氣成這樣,侯爺跟他說了什麼話,這樣爽快的就走了?

老太太覺得,這不是件小事,她得問清楚。

之前她讓侯爺寫休書,侯爺的爽快就出乎她的意料了,她還以為要勸說一兩句。

不過。休書建安伯收了就好,接下來就是應付京都那群瞧熱鬧的大臣貴夫人了。

老太太之前最擔心的還是御史台,要想御史台裝聾作啞,對侯府休妻這事充耳不聞,估計不容易。

不過,只要建安伯府不說什麼,御史台就鬧不大。也鬧不久。挨過這些天就好了。

老太太身子疲乏,讓孫媽媽扶著她進內屋休息。

孫媽媽扶著老太太道,「這會兒早過了吃午飯的時辰了。老太太要歇息,多少也吃幾口粥吧?」

「不必了,」老太太擺手道。

沈安溪捂著肚子,嘴撅的很高很高。咕嚕道,「餓的連罵人的力氣都沒了。」

嘀咕完。望著安容,「四姐姐,祖母沒心情吃午飯,你有沒有?」

安容望著沈安溪。桃花般的唇瓣勾起一抹笑,輕聲反問,「為什麼沒有?」

沈安溪嘴角立馬綻出一朵笑來。

「外面陽光正好。我們就在涼亭子里吃吧,」沈安溪歡快的道。

安容樂意奉陪。

蕭國公府。外書房。

蕭老國公正在屋子裡徘徊糾結,臉色極其的差,可以說差到極致了。

他活了大半輩子,就幾十年前,蕭家沒落時,這樣煩躁過,沒想到時隔十幾年了,還有這樣的體會。

讓他煩躁的正是武安侯府的事。

大夫人一死,安容要守孝三年啊,這是他想都沒想過的事。

就算他蠻橫硬逼,怎麼也要讓安容守孝一年吧?

一年,都夠玉錦閣關門大吉了!

蕭老國公煩躁的一錘砸在椅子上,頓時,上好紫檀木的椅子四分五裂。

暗衛推門而入,瞧著一地的碎木屑,避開走到蕭老國公跟前。

「國公爺,建安伯將武安侯府大夫人的棺槨帶回去了,」暗衛稟告道。

蕭老國公眼神瞬間一凝,「帶回去了?」

暗衛點頭,「武安侯休了大夫人。」

蕭老國公煩躁的神情瞬間消失殆盡,到書桌旁坐下,道,「怎麼回事,仔細說來。」

暗衛便將今兒武安侯府發生的事一一道來。

蕭老國公聽的嘖嘖點頭,覺得武安侯府這事乾的極其的漂亮,一個能偷女兒秘方的女人,替她守孝,簡直天理難容。

暗衛說完,還加了一句,「武安侯府老太太身子骨極差,據說隔三差五就被氣的吐血,怕是……。」

怕是命不久矣啊。

暗衛說完,在心底加了一句:主子,屬下只能幫你到這兒了。

武安侯能休了大夫人,免了兒女守孝,可要是老太太過世了,沈四姑娘這孝不守也得守啊,而且要守一年啊。

看著蕭老國公又有些煩躁的臉色,暗衛覺得可以討賞了。

松鶴院,涼亭。

安容和沈安溪大快朵頤後,出了院子,去侯府花園遛食。

本來心情極好的兩人,聽到有丫鬟在談論大夫人的死狀,兩人就自動腦補之前聽到的大夫人在密道里的嘔心情況,差點沒把剛吃下去的午飯給全吐出來。

那碎嘴還不小點聲的丫鬟就倒霉了,一人挨了十板子。

回到玲瓏苑,安容小憩了會兒。

醒來時,絢爛多姿的晚霞將整個天空熏染的色彩斑斕。

安容看的有些錯不過眼,她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美的晚霞。

屋子裡,寂靜的落針可聞。

海棠輕輕的端著銅盆走進來。

她剛打了珠簾,要邁步呢,身後,穿來噔噔噔急切而歡快的腳步聲。

還沒瞧見人呢,就先聞其聲了,「姑娘,姑娘,大好事呢!」

海棠輕撫額頭,轉身要叮囑芍藥小點聲,誰想她一轉身,芍藥早穿過她身後從另一側先進了屋了。

安容扭頭看著芍藥,見她笑的見牙不見眼,靈動的雙眼彎成了月牙形,不由的好奇了,「什麼好事?」

芍藥伸出三根手指頭,笑聲叮鈴作響,「不但是好事,還是三件呢。」

安容惱了,恨不得去扭她才好,「還不快說。」

芍藥是故意的,見安容急了,才道。「聽丫鬟說,大夫人的棺槨沒有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