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章御狀

第三百五十章御狀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8 09:46  字數:3521

這廂安容不樂意,那邊江二太太對賠償的事揪著不放,她怎麼可能放手,她還嫌棄少了呢,誰不知道武安侯府有錢,又是秘方,又是酒坊的,不缺那麼點錢,那錢要回去,肯定是建安伯夫人收著,將來還不就是他們二房的?

大夫人害的他們那麼慘,要些補償怎麼了?

建安伯夫人和江二太太、江二老爺一定要錢,建安伯就是呵斥也沒有用,三人只說大夫人死的蹊蹺,休的冤枉。

偏還有個火上澆油的四太太,她不吭不聲的就將火燒到大夫人陪嫁上了。

她是這樣勸人的,「大夫人被休,陪嫁要送回建安伯府,你們還要侯府賠償兩萬兩,可就是著實不該了。」

明著是在指著建安伯夫人,可是暗地裡卻是在幫她們。

建安伯夫人和江二太太一聽,眼睛瞬間一亮。

她們壓根就沒往這上面想。

按理,大夫人被休,當年帶進來的陪嫁也是要原封不動的送回去的。

那些陪嫁,可不止兩萬兩呢。

只是大夫人有兒有女,那陪嫁自然是要留給沈安玉她們的。

方才,建安伯夫人說了,要沈安玉她們記名在安容她娘名下,那就算是安容她娘所出,這陪嫁自然該分安容的那份,而且她要求不比安容的少。

沈安溪站在一旁,聽得早想堵耳朵了,她實在忍不住了,「蕭國公府送來的聘禮,祖母全部給四姐姐做了陪嫁,你們要求五姐姐九妹妹她們將來的陪嫁不比四姐姐的少,就是賣了武安侯府和我大伯父他們,也怕是不夠吧,你們是要我祖母答應你們,然後拘著五姐姐一輩子不出嫁么?」

只要不出嫁,就不用出陪嫁。

建安伯夫人一張臉漲的紫紅。

因為沈安溪的話,讓所有人都覺得她是在無理取鬧,可能一樣嗎?

沈安溪覺得氣的還不夠,又將安容的陪嫁一一細數,聽得建安伯夫人差點能噴血。

因為沈安溪說,皇家愛臉面,就算沈安玉嫁給三皇子為妃,朝廷會送聘禮來,可是絕對不會跟蕭國公府那樣不在乎好不好看,人家一個箱子價值十萬兩,三皇子可以么?

而且,朝廷有多少的皇子公主啊,送來的聘禮有五萬兩,沈安玉都能笑哭了,還妄想跟安容一樣,武安侯府能將她的陪嫁補到十萬兩嗎?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安容的壓箱底私房錢,那數目之多會叫人咋舌,沈安玉有嗎,自己沒本事掙,還想跟安容一樣,那她的臉皮怎麼不跟安容的一樣薄?!

需要刀削的話,她那裡有!

建安伯夫人氣的嘴皮直哆嗦,直罵沒教養。

然後,三太太怒了。

三太太冷笑一聲,「建安伯夫人,我敬重你年長,可是有些話說出來前最好過一下腦子,安溪是我生的,我知道她說話耿直,容易得罪人,但哪句錯了?要說到教養,我自認不比你差吧?」

三太太沒明說,那眼神從江二老爺身上掃過去,帶著輕蔑譏諷的笑。

任是誰都能想的起大夫人偷竊,江二老爺賣秘方的事。

能教出這樣的兒女,還好意思談教養,還真是笑掉人大牙。

三太太雖然氣,但還記得分人,沒有一竿子將建安伯府都打翻了,江大太太她就極喜歡,還有安容的親娘,都是建安伯府所出,不會教女兒的只是建安伯夫人。

就這樣在三太太看來,都有些恬不知恥的人,竟然敢罵她女兒沒教養。

三太太是越想越氣,越氣就說話越沖,「當初建安伯府送大夫人來就是為了照顧安容,為了安容兄妹好,今日侯府也是為了安容兄妹,要休了大夫人,怎麼建安伯夫人就不應了呢,莫非當初這樣好心,只為了建安伯夫人的位置,如今目的達到,就置安容兄妹於不顧了?」

三太太臉上的表情很嘲弄。

一半是譏諷,譏諷這樣自私自利的姨娘居然也能扶正,譏諷建安伯的眼光。

一半是欽佩,欽佩她的好心機好手段,得了好處,還博得了好名聲。

三太太話說的很重,建安伯夫人要是不同意接休書,那她當年送女兒來做繼室,就只是為了建安伯夫人的位置!

建安伯夫人氣的心口疼,坐在花梨木的椅子上直喘氣,臉都青紫了,可偏偏找不出來一句話反駁。

誰叫她當年那麼疼安容兄妹了,如今怎麼不疼了,當年疼安容勝過疼大夫人,如今倒是疼大夫人勝過安容了。

怎麼聽都叫人覺得三太太話說的對,她當年只是為了博得賢名,只為了建安伯夫人的位置。

安容站在那裡,嘴角閃過一抹笑意,她覺得這把火,燒的還不夠,又添了一把,她對建安伯夫人道,「你要求五妹妹九妹妹出嫁的陪嫁和我一樣多,將來我大哥會繼承父親的爵位,是不是孝哥兒也要?你也是繼室,二舅舅是不是也該和大舅舅一樣,也要繼承外祖父的伯爵之位?」

能提出那樣的要求,說她沒覬覦爵位的心,誰信?

江大太太眼睛一凝。

建安伯夫人頓時額頭直冒冷汗,她不知道怎麼辦好,又將話題轉到大夫人死的不明不白,替老太爺守過孝,休不得她上了。

你不就是想休妻嗎,免了安容和沈安北守孝嗎,你不讓我如願,我也不讓你如願!

不就是說她不疼安容了嗎,讓她們說兩句就是了,女兒死的不明不白,她幫自己女兒討公道,老太爺也不可能休了她,她怕什麼?

建安伯夫人已經破罐子破摔,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了。

面對這樣不講理的潑婦,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