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四十九章要求(求粉紅)

第三百四十九章要求(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7 22:22  字數:3586

建安伯府態度很堅決。

無論如何,就是不許休妻。

老太太氣的恨不得叫人轟他們走了。

江大太太輕聲軟語勸老太太別生氣,建安伯夫人和江二老爺做不了主,等江老太爺來,這事還得江老太爺拿主意。

三太太則勸她們去看看沈安玉,這樣吵鬧,只會讓下人看笑話,誰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建安伯夫人才想起來,她來還沒有瞧見沈安玉呢,也不知道傷的怎麼樣了。

建安伯夫人不想去,因為武安侯府欺人太甚,不是說沈老太太身子骨弱嗎,怎麼瞧著健朗的很,吵起架來比她都強,她不服輸!

可是自進門起,她就在鬧,到這會兒也不見人端茶過來,她又一個勁的大聲說話,這會兒實在渴的慌。

已經鬧成這樣了,想也知道沈老太太恨不得她早些走,又怎麼會端茶給她,趁現在老太爺還沒來,趕緊潤潤喉。

建安伯夫人趕著去喝茶,可她前腳剛進蒹葭閣,建安伯就來了。

建安伯夫人恨不得回去才好,她知道建安伯有多疼安容,他更因為大夫人偷竊安容秘方的事覺得愧對侯府,他肯定會接休書的。

建安伯夫人進屋的時候,沈安玉正看一塊玉佩,見建安伯夫人進去,她趕緊把玉佩揣被子下了。

建安伯府人瞧見這一幕,眉頭微微皺,覺得沈安玉和她生分了,自己為了他們兄妹三人又吼又叫,她還對她藏著掖著,頓時高興不起來了。

沈安玉苦笑,她在床上,疼的死去活來,結果娘親卻被人殺了。

她緊緊的握著那塊玉佩,眸底有股嗜血的恨意。

這玉佩是沈安姝給她的,是沈安姝在密道里撿的,她瞧著像侯爺的,她以為殺大夫人的是侯爺,娘死了,她要再抖出爹殺人的事,侯府就完了,她也完了。

沈安姝一直很聽大夫人的話,現在大夫人死了,她沒了主張,就來找沈安玉。

當時沈安玉正睡著,是被沈安姝給搖醒的,哭著對她道,「五姐姐,爹爹殺了娘親,我們該怎麼辦?」

沈安玉當時就驚呆了,以為那件事被侯爺知道了,忙問她怎麼知道的。

沈安姝掏出玉佩。

沈安玉認得那玉佩,和侯爺的很像,但不是侯爺的,是二老爺的!

沈安玉知道她娘給侯爺戴綠帽子的事。

大夫人禁足之後,有一次,她去沉香院找大夫人。

正巧見到大夫人脖子上有吻痕,那時候,侯爺根本就沒有去過沉香院。

只是沈安玉不敢相信,也不敢追問。

幾天前,大夫人說讓她去勾引三皇子的時候,把計謀說給她聽,她當時不同意,覺得太危險了。

大夫人對她道,「富貴險中求,只要博一回,就能保一輩子榮華富貴,值得!你放心,娘不會讓你有事的。」

在沈安玉追問下,大夫人才說刺殺她的人會是二老爺。

二老爺為了幫她,沒了一隻手,他憤怒之下,在密道殺了大夫人,沈安玉恨他,卻也沒辦法。

她為有一個這樣無恥的娘感到羞辱!

她可以接受大夫人為了錢偷竊安容的事,那是覺得安容不對,她的秘方寧願給外人,也不願意給她們!

但是大夫人是侯爺的妻子,三貞九烈,她怎麼能背著父親和二老爺勾搭成奸?!

沈安玉握著玉佩,不知道怎麼辦好,她想為大夫人報仇,想殺了二老爺。

可是她不能說二老爺是兇手。

二老爺在密道殺大夫人的事,只要抖出來,那些流言蜚語就會毀了大夫人,更會毀了她用命拼回來的富貴榮華!

沈安玉哭紅了眼,建安伯夫人安慰她道,「你爹涼薄,祖母更是眼裡心裡只有安容和北哥兒,外祖母不會讓她如願的,想休了你母親,免了他們守孝,門都沒有!」

沈安玉怔怔的抬眸,她還沒想那麼多,娘親死了,她得守孝。

沈安玉忙擦乾眼淚,許是動作大了些,扯動了傷口,她疼的揪成一團。

建安伯夫人趕緊讓她別說話,好生歇著,又讓丫鬟端湯藥來。

一通忙活之後。

沈安玉才好受了一點點。

很快,就有丫鬟來報,說建安伯收了休書。

建安伯夫人氣的轉身便要走。

沈安玉拉住她的手,道,「外祖母,你別去。」

建安伯夫人一怔,回頭道,「侯府要休了你母親!」

沈安玉點點頭,有些氣弱無力道,「我知道,可是我了解父親和祖母,他們疼四姐姐,不會改變主意的,外祖父也一樣,你去說,只會惹人生氣,等我成了三皇子妃,該娘親的,我會加倍拿回來。」

沈安玉說的咬牙切齒。

建安伯夫人才想起來,沈安玉也快要出嫁了。

她只比安容小一歲。

而且沈安玉嫁給三皇子為妃怎麼也比安容嫁的好,自己的親外孫女是皇子妃,將來若成了太子妃,甚至是皇后,她這個親外祖母還能少了好處?

建安伯夫人有些動搖了,只是還很不甘心,畢竟大夫人是她懷胎十月所出的女兒,是她捧在手心裡疼的,她不願意她死後無所依靠,成孤魂野鬼。

「決不能這麼便宜了他們!」建安伯夫人咬牙切齒道。

就是安容那個賤丫頭,弄了一堆秘方,連累了她一雙兒女。

本來建安伯夫人算計的好好的,武安侯府會落在沈安孝手裡,建安伯府會是二老爺的,最後都是她親孫子親外孫的,結果安容的秘方一鬧,她的計劃全部落空,現在,大夫人更是死了!

一個死了親娘的幼子,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