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四十八章休妻

第三百四十八章休妻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7 22:22  字數:3600

安容望著江大太太,「大舅母,我爹真休了大夫人?」

江大太太望著安容,伸手去戳安容的腦門,笑罵道,「舅母騙你做什麼,一個時辰前,侯府派人去的建安伯府,你去哪兒了,這麼大的事都不知道?」

安容有些尷尬,還有些倒抽氣,她怎麼那麼倒霉啊,剛馬車裡,用頭髮遮住額頭淤青,結果江大太太沒瞧見,直接戳上去了,幸好是邊上一點,不然非得疼死她不可。

聽到安容有些悶疼,江大太太倒不好意思了,「舅母戳疼你了?」

安容忙搖頭,頗不好意思道,「沒有,我……。」

芍藥就嘴快道,「姑娘額頭有傷。」

江大太太一愣,忙要看。

安容瞪芍藥,芍藥縮脖子。

看著安容額頭淤青一片,江大太太更不好意思了,她是戳腦門戳習慣了,沒想到安容額頭會有傷。

趕緊扶著安容進府,一邊吩咐侯府小廝找大夫來給安容看傷。

安容忙道,「舅母,不用了,我自己會上藥。」

說完,趕緊把傷口遮住,江大太太就責怪道,「傷口不能遮,不容易好。」

安容哪裡不知道,只是她怕惹人擔心,就一會兒,也沒什麼事。

安容固執己見,江大太太拿她沒輒。

兩人一同進內院。

路上,安容就將事情弄清楚了。

芍藥找了個丫鬟過來詢問,丫鬟當時就道,「芍藥姐姐,你不知道,大夫人死的有多慘,聽七福哥說,大夫人雙眼凸出,脖子淤青一片,而且在密道里,屍體都發臭了,還有老鼠再啃……。」

一番話,丫鬟說的是雞皮疙瘩亂飛。

聽得人更是毛骨悚然,幾乎連隔夜飯都能嘔出來了。

安容眼睛睜圓。

丫鬟說到一半,才發覺江大太太也在,趕緊捂住嘴巴,不敢再說一句了。

大夫人明顯是被人殺的,可不是什麼羞憤自盡。

江大太太靜靜的聽著,眸底有詫異之色,卻沒有很震驚,她不喜歡大夫人,大夫人做的惡事,她都有耳聞,死了也不可惜。

只是,她想不明白的是,堂堂侯夫人被殺,侯府老太太不查出真兇,怎麼倒替他隱瞞呢,莫非……殺人的是侯爺?

這個念頭一閃現,就被江大太太否決了,侯爺不像是那種人,他要真看大夫人不順眼,殺了她,就不會鬧得人盡皆知,殺害嫡妻可不是什麼好聽的事。

安容沒想瞞江大太太,她問丫鬟道,「是誰發現密道的?」

「是七少爺,」丫鬟回道。

安容嘴巴微張,「孝哥兒?」

丫鬟點點頭,道,「若不是丫鬟瞞著七少爺大夫人失蹤的事,估計早找到大夫人了,孝哥兒親眼見大夫人進的密道,當時他躲貓貓,躲到大夫人床底下去了。」

其實說起來,七少爺也很可憐。

大夫人被禁足,老太太不許他去看大夫人。

七少爺那麼小,哪離得開大夫人啊,這不,就借著躲貓貓的機會鑽進大夫人的屋子裡,這樣就算被問起來,也有話說不是。

那天,七少爺躲進大夫人屋子裡,剛要爬出來呢,就聽見有咚咚咚傳來,然後七少爺就見大夫人打開門,鑽進了密道。

七少爺是想進去的,可是他個子太小,根本夠不著密道開關。

他去搬凳子來,結果丫鬟找來了。

七少爺拍著牆,說找娘。

剛巧,牆上有幅畫,畫的正好是大夫人。

丫鬟就對沈安孝道,「我們先出去玩,一會兒再來找大夫人。」

就這樣把沈安孝給帶走了。

這不,幾天了,沈安孝都沒見大夫人,又哭又鬧。

然後丫鬟沒辦法,就把他帶大夫人屋子裡去了,沈安孝找不到大夫人,就拍密道,說找娘,找娘。

當時,沈安姝過來了。

她抱起孝哥兒,孝哥兒去掰密道開關,搬不動,是她幫的忙。

看著密道門打開,一屋子丫鬟婆子都驚呆了。

然後拿著燭燈進去,瞧見了大夫人的死狀。

安容已經無話可說了,才三四歲的孝哥兒居然見到大夫人進了密道,她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只能說是命中注定,大夫人不能常埋密道。

不想守孝的安容,就面臨了要不要守孝的問題了。

安容知道老太太隱瞞大夫人被殺的目的,就是不想她和沈安北他們守孝三年,耽誤了青春。

很快,安容和江大太太就到了松鶴院。

屋子裡,正亂成一團。

建安伯夫人不接受侯府的休書,以大夫人為老太爺守過孝為由,要侯府收回休書。

而且大夫人根本就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侯府這麼包庇兇手,到底目的何在!

最後,建安伯夫人居然拉著侯爺的衣服,要侯爺還她女兒命來!

安容進去的時候,正要瞧見建安伯夫人拽著侯爺,恨不得去打他的樣子,活像是侯爺殺了大夫人一般。

侯爺雙眸赤紅,忍無可忍的他,輕輕將手一揮,就拂開了建安伯夫人。

建安伯夫人往後倒退,步伐踉蹌,要不是江二老爺扶著她,她估摸著會摔倒。

江二老爺怒視侯爺,「玉蓮死在侯府,侯府包庇兇手不說,你還這麼對待自己的岳母!」

侯爺狠戾的看著江二老爺,「岳母?本侯爺的岳母都死了快二十年了!」

侯爺這一句話,可是直戳人心窩子。

建安伯夫人頓時哭了起來,又是一個哭的呼天搶地的。

她拉著江二老爺道,「走,我們走,去告御狀,我倒,侯府還怎麼包庇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