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四十七章自盡(8K,求粉紅

第三百四十七章自盡(8K,求粉紅 (1/4)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7 03:26  字數:9698

周幼婷剛歇住的眼淚,頓時飈的更厲害了,原本的梨花帶雨也變成了傾盆大雨。

芍藥多瞄了周幼婷胸兩眼,然後很自傲的挺了挺自己的胸,雖然她的小,好歹也能是個小饅頭,她是一馬平川。

周幼婷淚眼婆娑間,瞧見芍藥的動作,淚水就跟開了閘似地,再也止不住了。

凌陽公主被她哭的頭疼,雖然丟臉的不是她,可卻是她表妹啊,忙勸道,「別哭了,肯定會長的。」

周幼婷一邊哭一邊道,「都說會長,可是一直沒有,一點也沒有!」

安容囧了,她沒想到進宮會遇到胸的問題,看著周幼婷瞪著她,好像她平胸,是她鬧得一般,安容就口不擇言了,「平胸好,平胸省布料。」

凌陽公主噗呲一聲笑了。

周幼婷還是第一次聽說平胸好,再一回味,頓時氣瞎了,她還缺那麼點布料不成?!

要說安容也想不通,周幼婷吃的也不差啊,怎麼就不長胸呢,這是生在富貴人家,要是生在尋常百姓家,誰願意娶啊,生了孩子都沒奶水喂。

前世就聽聞,周幼婷嫁不了三皇子,就是因為胸平的緣故,怕將來生不了嫡長子的緣故,可是嫁給五皇子,她生了兩子一女。

不知道,這一世,若是她不是平胸,不知道會不會嫁給三皇子?

安容瞅著周幼婷,沈安玉的敵人,都說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啊,看在她前世可勁的折騰沈安玉的份上,安容覺得她還有那麼一些可取之處,左右那一腦門也報了仇了,不如幫幫她?

安容咳了咳嗓子道,「你也別哭了,我知道兩個秘方,說是有奇效,要不你試試?」

周幼婷抬起頭看著安容,她是要拒絕的,不過安容有本奇葯書的事,京都人盡皆知,她的藥方,肯定好。

她也不怕安容使壞,沒人這麼傻。

周幼婷抹乾眼淚道,「你比你五妹妹好很多。」

安容汗顏,「你不應該拿我跟她比,她是她,我是我。」

周幼婷點點頭。

「等我見過太后,就寫給你,」安容道。

周幼婷像抓到根救命稻草似地,趕緊催安容去見太后。

安容凌亂了,方才不還擋著她,怎麼一下子就覺悟了。

不過這種瞬間化干戈為玉帛的感覺還真是不錯,希望沈安玉的這個敵人能強大一點兒。

壽康宮。

安容邁步進門,遠遠的便瞧見太后寶座上,端然正坐,雍容華貴的徐太后,她穿著紫檀色蹙金絲松鶴長壽衣裳,頭上更是戴著象徵身份的鳳簪。

安容前世也只見過徐太后一面,那還是在很後面了,那時候的徐太后可沒有現在這般光鮮亮麗。

安容瞅了一眼,就趕緊挪開視線。

這不一瞥,就瞧見了坐在稍下首點的皇后。

皇后穿著黃色鳳裝,發間綴著鳳凰珠,面如芙蓉,艷麗無比,一雙鳳眼,媚意天成,又不怒自威。

再下下首點,還有兩個后妃,瞧坐的位置和穿戴,應該品級不高。

其中一個安容認得,就是宋昭順。

安容從容淡定的上前見禮,她福身在那裡。

徐太后和皇后的注意力卻在周幼婷的雙眸上。

「這是怎麼了,眼睛怎麼紅了?」皇后關切的問,隨即又瞪了凌陽公主一眼,「又是你欺負幼婷的?」

凌陽公主大呼冤枉,「母妃,我幾時欺負過表妹了,都是逗她玩的。」

安容在下面站在,嘴撅了撅,至於給她來這麼個下馬威么?

周幼婷在壽康宮外哭,這事丫鬟會不稟告徐太后和皇后知道才怪。

周幼婷是皇后的侄女,皇后又是徐太后的侄女,這侄女的侄女也是很得徐太后心疼的,這還是周幼婷找茬在前呢,這要安容先砸了周幼婷,她今兒想輕輕鬆鬆的出宮,還真不容易。

誰叫蕭國公府是鄭太后擁護者呢,徐太后恨蕭國公府那是恨的牙根痒痒,如不是當年蕭國公府全力支持鄭太后和皇上,讓她和她兒子心力交瘁,她兒子也不會憂心忡忡,連正兒八經修養的時間都沒有,最後病逝了。

徐太后和鄭太后爭的很厲害。

鄭太后抱養了一個女兒,求得先皇封為公主,也就是清惠公主,安陽公主的母親,後來徐太后出去玩,碰到個喜歡的姑娘,當即收為義女,讓先皇賜封為柔惠公主。

凡是清惠公主有的,柔惠公主只多不少。

要說徐太后這輩子也夠悲催的,就生了一個兒子,結果死了。

然後抱養了一個王爺,收養了一個義女。

安容不願多想,她這會兒膝蓋彎的很酸呢。

周幼婷搖著皇后的胳膊道,「姑母,我沒事呢。」

皇后很詫異,自己的侄女,自己了解,都被人鬧哭了臉,居然還替她求情?

皇后不動聲色的打量安容,見她雖然彎腰行禮,但是背脊卻挺得直直的。

便道,「起來吧。」

安容輕呼了一口氣,再彎下去,她估計直接趴百花地毯上了。

安容不會說,就這行禮的空檔,她發現地毯上居然被燙破了一個小洞,囧。

只是安容才起身,就有人挑刺了,是坐在宋昭順身邊的嬪妃,是誰,安容不認得,只見她笑的溫婉,「我還沒有見過縣主,似乎好像不是這身衣裳吧?」

安容望著那嬪妃,坐在宋昭順下手,就不會比她高,這樣的人,宮裡一抓一大把,安容想,她前世沒見過,估計是進冷宮了。

不怪安容這樣想,這人明顯就是皇后準備的下馬威,在後宮,這樣的人最容易被人利用,做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