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四十五章鸚鵡

第三百四十五章鸚鵡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5 18:43  字數:4300

大夫人死了。

忽然聽到這樣堪比震雷的消息,安容一時間還真消化不了,總覺得有些暈乎乎的。

但是很快,安容就狂喜了。

死了最好。

死在密道里,除了二老爺外,根本不會再多一個人知道。

侯府會派人去找,可找就是了,慢慢找,沒人知道大夫人死了,也不用她和沈安北他們替大夫人守孝。

侯府會過自己的日子,大哥會娶媳婦,也沒人挑事氣祖母,多好啊。

安容高興的笑,二老爺總算是做了回好事,居然在氣頭上把大夫人給掐死了。

男人女人的力量懸殊太大,二老爺沒了左手,居然還能把大夫人一個四肢健全的給掐死,可見二老爺武功之高。

安容是這樣想的。

趙成不會說,這裡面還有他的一份功勞在。

事情是這樣的。

二老爺醒來,發覺左手沒了,極其的憤怒,一把扇開喂葯的丫鬟,轉身便走。

進了書房後,就進了密道。

趙成悄悄的尾隨其後,等了好半天,才瞧見大夫人過來。

二老爺真信了是三皇子害他沒了一隻手,把這股子氣算在了大夫人身上,和大夫人吵了起來,罵她賤婦。

大夫人脾氣不好啊,這不就和二老爺吵起來,因為二老爺差點點就要了沈安玉的命,那可是她的親生女兒,沒有做娘的不疼女兒的,你意思意思就行了,至於下這麼重的手嗎,萬一沈安玉中劍的時候身子前傾,這傷口就會深半寸,命就保不住了!

兩人一言不和,就吵了起來,二老爺本來就煩大夫人了,那一日一封的信,就像一塊大石頭壓在他的心上,正不知道怎麼辦好,偏大夫人又出什麼餿主意,只顧自己,連累了他!

這樣的禍害,還留在世上做什麼,要害得他名聲盡毀嗎?

這不,二老爺就起了殺心。

大夫人再喋喋不休的罵他,二老爺就掐大夫人的脖子了。

開始很用力,後來大夫人就求饒了,二老爺想想,覺得大夫人還有可以利用的地方,就想饒她一命,畢竟大夫人和他曾經無數次在密道里翻雲覆雨,恩愛纏綿,還替他剩下一雙女兒。

可是,就在二老爺心軟,鬆手的時候。

遠處,一粒小石子飛過去,直接打中二老爺的穴位,將二老爺定在那裡。

當時,二老爺是緊緊握著大夫人脖子的,大夫人纖細的脖子一大半握在二老爺的手裡,這樣身子一定住,手就繼續保持這樣的姿勢。

二老爺是親眼瞧見大夫人臉色因為缺氧而變得蒼白,最後雙眸瞪圓,恨恨的看著二老爺,死不瞑目。

趙成下手有些狠,將二老爺一定就是半個時辰。

二老爺能感覺到大夫人咽氣後,身子漸漸的冰涼,再冰涼。

半個時辰後,二老爺穴位解開,他鬆了僵硬的手,連滾帶爬的出了密道。

受不了大夫人臨死前的眼神,二老爺更怕背後點穴的人,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可偏偏人家沒有殺他。

就這樣,又驚又怕下,二老爺想洗掉右手上大夫人的氣息,可是還沒打水呢,就直接暈了,是嚇暈的,他好像從井水裡瞧見大夫人一雙怨恨的眼睛。

趙成沒有殺大夫人,但是他一粒石子,二老爺就成了殺人兇手。

趙成覺得自己的計謀真是太好了,他沒好意思找安容討賞,回去找自己的主子要。

剛回到臨墨軒,就被另一暗衛攔下了。

「你不是負責保護四姑娘嗎,怎麼回來了?」暗衛趙行問道。

「回來討賞,」趙成挺了挺背脊道。

趙行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句沒說,便轉身離開。

趙成當時就懵了,一起長大的,互相之間都了解,趙行這樣子明顯是幸災樂禍啊,為什麼?

趙成追上去,「主子怎麼了?」

趙行不苟言笑道,「主子好像很生氣,你這會兒去討賞,估計會賞你幾板子。」

趙成抹了抹額頭上的汗,主子可是極少生氣的,主子在國公爺和大將軍的培養下,早做到喜怒不形於色,怎麼會生氣?

在趙成追問下,趙行笑了,「國公府里敢給主子氣受的,除了老國公還能有誰?」

趙成越發懵了,老國公對主子多好啊,國公爺有什麼吩咐,主子也都是極力完成的,怎麼會鬧翻呢?

趙行就說起來。

事情是這樣的。

蕭湛和蕭老國公吵起來,還是因為那一顆不是迷藥,而是媚葯的彈丸。

花船著火之後,安容不讓蕭湛跟著她,蕭湛知道暗處有暗衛守護,他就趕回了國公府,要好好的質問下老國公。

誰想,蕭老國公睡下了。

蕭湛又不能喊醒他,就回自己住處了,沐浴一番,歇下了。

因為媚葯,蕭湛著實廢了一番體力,再加上,他原就是快馬加鞭趕回來的,愈加的疲乏。

一宿好眠,等他睡醒,好了,蕭老國公上朝去了。

左等右等,才等到蕭老國公回府,誰想,蕭老國公又因為靖北侯世子被綁架的事,一肚子火氣正大著呢。

偏蕭湛不知道。

蕭老國公問他,「你是不是不喜歡沈四姑娘?」

蕭湛回答,「喜歡。」

蕭老國公又問,「你是不是不願意娶她?」

蕭湛回答,「願意。」

蕭老國公問完,立馬就怒了。

蕭老國公一怒,就很「心平氣和」的告訴蕭湛,「既然喜歡,也願意娶她,那過兩個月就把沈四姑娘娶進門。」

蕭湛生氣,就生氣在兩個月上。

以前蕭老國公不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