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四十三章好等

第三百四十三章好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5 11:03  字數:3556

安容的說話聲輕柔,像微雨細風,拂過湖畔嫩綠的楊柳枝,帶起圈圈點點的漣漪。

可是就在這樣的漣漪,卻像是一把沉重的鐵錘,一把砸在侯爺的心尖上,頓時將一顆脆弱的心,砸的鮮血淋漓。

侯爺的眸光在安容話音落地的時候,便燃起鮮血般的狠戾,那是一種殺意。

雖然侯爺沒有說話,但是安容知道,侯爺不會留下他們。

安容悄悄的退出門外,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還有暢意歡快的飛鳥,安容輕輕一嘆。

對於侯爺的決定,安容能理解,只是她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大夫人會和二老爺勾搭上。

難道父親滿足不了她的慾望嗎?

還是她根本是慾壑難填,一邊占著侯夫人的身份,享盡羨慕的眼光,一邊和二老爺在密道享受偷情的刺激?

這樣的人,便是千刀萬剮、五馬分屍都不為過。

還有那不該有的孽種,大夫人種下的因,就該他們母子去承受那樣的果!

安容這回的心夠狠,不會覺得沈安姝和沈安孝小小年紀,是無辜的。

他們無辜在哪兒?

上一世,最大的贏家就是他們!

他們活的恣意,瀟洒,是踩著多少人的鮮血!

一想到,上一世偌大一個武安侯府,全被那對姦夫陰婦所得,他們還佔了賢良之名,安容想想就能把自己給嘔心死了。

芍藥站在一旁,瞧見安容作嘔,不由的擔憂道,「姑娘,你沒事吧?」

安容擺擺手,覺得頭有些暈,「只是想到一些嘔心的事罷了。」

安容想到一件事,覺得和大夫人很像。

崇德縣號稱賢良縣,有十七座牌坊,都是獎勵那些為夫守節一輩子,侍候公婆,撫育子女,受到的朝廷嘉獎。

後來第十八座牌坊,是給一個錢姓寡婦,她撫育一雙兒女,照顧公婆,真是盡心儘力,鞠躬盡瘁。

朝廷嘉獎她,特地賜了座牌坊給她,可是那牌坊就是豎不起來。

不是砸死了工匠,就是倒塌。

後來一查,那錢寡婦哪裡賢惠了,人家夜裡和姦夫在野地苟合。

這樣的人怎麼能稱之為賢良淑德,為夫守節?

當時京都笑傳:當了*子還想立牌坊,老天爺都看不過眼了。

大夫人和她簡直就是一模一樣,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人家錢寡婦的夫君是戰死沙場,大夫人確是生生害死了父親!

錢寡婦是浸豬籠,沉潭的下場。

這也應該是大夫人的下場!

安容朝前走,在芍藥努力說笑下,臉色才緩和了起來。

安容邁步進院子,就有丫鬟道,「四姑娘,桃媒婆在九曲亭等你。」

安容點點頭,朝九曲亭走去。

九曲亭,坐落在湖上,用木板搭的路,正好要轉九個彎,故而叫九曲亭。

這名字,還是安容改的。

桃媒婆坐在那裡,手裡的大牡丹花團扇搖的是呼哧呼哧作響,一邊再催,「你們家四姑娘到底什麼時候來啊,這茶一杯接一杯的喝,肚子都脹了。」

負責伺候桃媒婆的丫鬟忙道,「你且稍等,四姑娘肯定是有事耽誤了,一會兒便來。」

說著,桃媒婆手一伸過來,直接把丫鬟糊到一旁去了。

她瞧見安容了。

當即就坐不住凳子了,下了台階朝安容走過來,一走三搖的,眸底儘是責怪和哀怨,「四姑娘誒,你可真是叫我好等啊,這都多少天了,怎麼就沒半點子音訊呢,為了府上世子爺的親事,我可是推了好幾個大官家了呢。」

桃媒婆說著,很是不見外的扭過胖胖的身子,對丫鬟道,「去,再沏一壺上等碧螺春來。」

丫鬟邁步離開。

桃媒婆就放開了笑了,對安容道,「四姑娘,你可真是不厚道,若不是我眼尖,昨兒花燈會上東瞧西看,還真沒發現世子爺和周老太傅府上二姑娘般配的很,郎才女貌不說,家世也極配,又是情投意合……。」

桃媒婆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那速度,芍藥拍馬難及。

桃媒婆負責給人牽線拉媒,這花燈會,又是才子佳人最好相會的時候,她就東街走西街逛的,將哪些世家少爺,欽慕誰家姑娘都弄清楚。

桃媒婆敢拍著胸脯保證,京都世家少爺和大家閨秀就沒有她不認得的,便是宮裡的皇子公主,她也能猜個大概。

心裡對哪家少爺喜歡哪家姑娘一清二楚,這樣做起媒來,那就等於是成功了一半。

要知道,雖說娶親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做兒子的真不願意娶,做女兒的真不願意嫁,這親也是難成的,畢竟父母也怕因為這事和兒子女兒生分了。

她做媒,正中人家下懷,就憑她三寸不爛之舌,說成親事不難。

這不,昨兒逛來逛去,覺得有那麼七八門親事能成,今年的收入不會少。

走到橋邊的時候,桃媒婆眼珠子睜大,因為她瞧見沈安北和周婉兒在橋上看花燈,尤其是周婉兒,還拉著沈安北的胳膊,說那個漂亮,那個漂亮。

桃媒婆當時就樂的屁顛屁顛的,她已經感覺到雙倍的報酬朝她撲過來了,砸的腦袋有些暈暈的。

這不,轉頭回去,籌備著怎麼去說親,誰想碰到了同行,說庄王世子看上了周婉兒,要她上門說媒。

這還了得,跟她搶生意!

這不,桃媒婆等不及就跑上門來了,不催不行啊,庄王府到底是王府,可不是一個侯府能比的,就算侯府潛力無限,在朝中的影響力比庄王爺大,可世子妃和世子夫人說出去能一樣嗎?

安容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