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四十三章失蹤

第三百四十三章失蹤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5 11:03  字數:3583

庄王妃陪著笑臉,說好話,聽到安容答應三日後,讓庄王妃派人來取舒痕膏,庄王妃這才大鬆了一口氣。

又說笑了會兒,庄王妃才起身告辭。

結果她一起身,便又有小丫鬟進來稟告道,「老太太,三皇子送五姑娘回來了。」

聞言庄王妃嘴角勾起一抹笑來。

庄王妃可不是什麼傻子,相反,她聰慧的很,當初幫大夫人,是因為相信大夫人的手段,相信她能幫她拿到舒痕膏,而且是不花一錢銀子的。

誰想到最後會出紕漏,如今大夫人的女兒又幫著三皇子擋劍,代三皇子受傷,這份恩情,著實不小呢。

大夫人就算不能恢復誥命封號,在京都貴婦圈子裡,也沒幾個人敢瞧不上她。

最重要的是,沈五姑娘不惜為三皇子捨身,這情,可昭日月。

再加上,武安侯府權勢日盛,三皇子一直想得到蕭國公府的支持,沒準兒武安侯府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這塊肥肉,三皇子不會讓它從嘴邊溜掉的。

武安侯府還是第一次有皇子駕臨,雖然之前皇子他爹駕臨過,可是當時還真沒多少人知道,是以,老太太讓人都去前院迎候,順帶送庄王妃出府。

呼啦啦,一群人去了前院。

三皇子正在前院正屋喝茶,神情冷淡,眉頭隴緊,似乎對侯府眾人姍姍來遲頗不滿。

安容扶著老太太進去,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沒瞧見侯爺,不由得有些納悶,三皇子登門,父親怎麼不來?

老太太也詫異,問了福總管道,「侯爺呢?」

福總管道,「不知道侯爺在哪兒,沒找到他。」

安容注意到,福總管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微閃,明顯是撒謊了,肯定是父親有事,來不了。

安容也能猜到是什麼事,出了這樣的事,父親第一個要做的便是去質問大夫人,希望父親別在氣頭上掐死大夫人才好。

老太太和安容幾個給三皇子福身行禮。

三皇子臉色稍稍緩和,道,「不必多禮,府上五姑娘捨命救我,恩比天高,她方才醒來,急著要回府,我便送她回來了。」

說著,三皇子起身道,「五姑娘的傷若是有什麼變化,大可找徐太醫鄭太醫,沒什麼事,我就先告辭了。」

安容眉頭微微挑,她還是第一次瞧見三皇子在侯府沒有端著架子,就跟尋常的世家少爺一般,若非知道他的稟性,還真叫人覺得三皇子和善可親了。

三皇子話音剛落,沈安北和沈安閔就進來了。

老太太便吩咐兩人,送三皇子出府。

安容眼神微凝,眉頭輕挑。

送走了三皇子,安容才扶著老太太去偏屋瞧瞧沈安玉。

花梨木的床榻上,容貌嬌媚的沈安玉,此刻臉色蒼白,便是睡著,也疼的她緊緊的抓著被服,好像這樣能減輕疼痛一般。

看著沈安玉這樣,老太太的眸底又有了些憐惜之色。

安容撅了撅嘴,真恨不得將沈安玉和二老爺合謀算計三皇子的事跟老太太和盤托出才好,又怕人多口雜,萬一走漏點風聲,刺殺皇子的罪責,侯府吃罪不起啊。

老太太吩咐丫鬟,等沈安玉醒了之後,將她送回自己的院子,要小心的伺候。

丫鬟忙福身應是。

丫鬟才起身,那邊就有丫鬟急急忙進來,「老太太,不好了……。」

「又出什麼事了?」老太太聽到不好了這三個字就腦殼生疼的緊。

丫鬟忙道,「大夫人失蹤了。」

老太太聽得眼神凌厲了起來,「她不是禁足在沉香院,她能失蹤到哪裡去?!」

丫鬟搖頭,「奴婢不知道,方才侯爺怒氣沖沖的去了沉香院,可是屋子裡根本沒瞧見大夫人,丫鬟們將沉香院里里外外,包括侯府各大院子都找遍了,都找不到大夫人的人影兒。」

丫鬟納悶呢,大夫人禁足可是最安分的,沒聽說過她貿貿然出院子的啊,而且今兒守門的婆子都發誓說沒瞧見大夫人呢。

「難不成她還長翅膀飛了不成?!」老太太怒喝道。

丫鬟被吼的脖子一縮。

孫媽媽忙道,「再去找!」

丫鬟趕緊退出去。

孫媽媽納悶的看著老太太,又回頭看了眼沈安玉,眸底的疑惑之色更甚,不應該啊,大夫人可是最疼五姑娘的,五姑娘重傷未愈,又是剛回來,她就是衝出院子來瞧五姑娘,老太太也不會責怪她,畢竟是母子連心,可大夫人卻失蹤了,這太離奇了些吧?

難道,大夫人是見五姑娘受傷,遲遲未歸,所以等不及,偷偷溜出侯府去了?

孫媽媽是這樣猜測的,老太太也是這樣猜的。

只有安容知道,大夫人十有八九是鑽進了密道中,在密道里,誰能找的到她?!

一想到,大夫人頻繁在密道中和二老爺幽會,安容就氣的眸中火光四起。

更讓安容生氣的還在後頭,她和沈安溪扶著老太太回內院,半道上聽到東苑的丫鬟也在找二老爺。

據丫鬟說,二老爺醒來時,很生氣,很狂暴,幾乎能殺人了。

二太太擔心二老爺因為失去左手,惱怒悲憤之下,會想不開,尋了短見。

務必儘早儘快的找到二老爺。

好了,找大夫人的下人們又多了一個任務,順帶找二老爺。

安容氣的額頭都青筋暴起了,牙齒磨的咯吱響,叫沈安溪好生納悶,「四姐姐,你好像很生氣?」

她能不生氣嗎,她快要氣暈過去了!

府里操心事原就多,他們倒好,到現在了還不知道安分!

可是轉瞬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