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四十一章吃虧

第三百四十一章吃虧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4 06:53  字數:3484

看著二太太那一副被人逼著答應的模樣,四太太心底更氣,以往的溫婉神情有了些扭曲。

不怪她心情不好,誰捨得京都的錦繡膏粱,繁花錦簇,過兩日她就要離京去任上了!

這一次回京過年,花了大把大把的銀子不說,還是外放的命,尤其是二太太,她是送了多少的好東西去,她也知道二老爺這回是幫了不小的忙。

可是出了那樣的意外,她心底正不好受呢,偏巧叫她聽到二太太在背後笑話,說外放就是外放的命,任她關係攀盡,也還是外放。

四太太是脾氣好,忍了,要是做旁人,估計衝上去就讓二太太下不來台了,四太太也是有自己的打算,今年事情沒成,明年二老爺怎麼也要幫著謀個好位置了吧?

誰想她還沒離京呢,二老爺就自身難保了,往後混的鐵定沒有四老爺好,四太太想想那些銀子都打了水漂,心就揪疼成了一團。

分家的事就這樣定下了,雖然安容對二房這樣沒臉沒皮很不虞,可是只要能順利分家,吃點虧也就罷了。

但是,很快安容就忍不住了,不當是她,屋子裡所有人對二太太呲之以鼻。

因為二太太著實太可人氣了。

她恨不得那些好莊子鋪子她一個人得,那些差的,收成地段不好的給旁人。

三老爺說她一句太過分,二太太就開始哭嚎了,他們二房下半輩子就指著這些莊子鋪子過活,那些四肢健全的,何必跟她爭這麼點雞毛蒜皮的東西。

三老爺氣的心肝疼,又不好同一介婦人逞口舌之能,最後一甩袖子,走了。

四太太也氣坐在那裡,端著茶盞的手在顫抖,好像一個忍不住,要發脾氣了。

一屋子人,只有二太太對分家最熱衷,在那裡挑房契地契,挑的不亦樂乎,又可憐兮兮。

安容算了算,二太太這樣一鬧,直接讓其他幾房少了三五千兩的好處,有人樂意才怪了。

最後還是侯爺發脾氣了,「二弟妹,三弟妹她們是憐惜二弟受了重傷,讓著你點兒,做人還是要點自尊的好,你要真不願意分家,就把地契房契擱下,讓他們分。」

至於到時候分剩下的,就是你二房的了,你不要,那正好,誰還嫌棄房契地契多了不成?

侯爺話音剛落,三太太就招呼五太太過去整理房契地契了。

三太太是一肚子火氣,因為之前地契房契福總管是整理好的,只要分分就成了,二太太這樣一鬧,全亂套了!

四太太則氣死人不償命的安慰二太太道,「二嫂,雖然我們幾個先分,但是我們是抓鬮決定先後,不一定餘下的就是不好的。」

二太太臉色鐵青,知道自己方才做的過分了一些,忙道,「我不是真的想分家,方才那樣鬧,只是想將你們同三弟一樣氣走,侯府偌大一個家,大家和和睦睦的相處不好么,為何一定要分家呢?」

說著,二太太又嚶嚶凄凄了起來。

對於二太太這樣鬼都不信的話,安容和沈安溪聽的直翻白眼,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這樣不要臉的。

自己給自己遞台階,還遞的這麼理直氣壯,合該大家被她氣個半死不活,還得感激她重情重義,不忍離別呢?!

二太太是豁出去了,等分了家,她一個庶房還能指望侯府多少,有好處不趕緊占那是傻子!

不就是沒臉沒皮嗎,連在佛堂,蟑螂她都吃了吐,哪裡還有半分顏面。

二太太已經破罐子破摔了。

二太太這樣說,一屋子的人在心裡鄙夷,臉上卻也沒再說什麼了,畢竟二太太是真可憐,占她占些便宜就占些便宜吧。

是以,還跟原來一樣,先讓二太太選,然後大家再抓鬮決定。

但是三房是嫡出,她比二房四房五房,多一間鋪子,一間莊子,還有四百畝良田。

另外分家之後,侯爺又給了三房一間四進的莊子,和六百畝良田。

還有老太太,她這輩子就兩個嫡親的兒子,現在三房要分出去,她這會兒不把自己當年陪嫁的東西分些給三房,往後等她作古了,讓三老爺和侯爺去分,指不定就鬧得兄弟鬩牆了,這事京都不是沒有過。

她的東西,得她來分,到時候有怨有恨都怨她這個做娘的便是。

老太太出嫁幾十年,逢年過節大家孝敬的,還有她自己置買的莊子鋪子,可是不小的一筆收入。

老太太給了三房一萬兩銀子,兩間鋪子,一間四進的院子,還有良田六百畝。

至於其他三房,老太太只是意思意思的給了三千兩。

二太太和四太太心中不虞,卻也無話可說,那是老太太的陪嫁,她給誰都行。

便是一分不給她們,她們也無話可說,誰叫她們老爺不會投胎了,投了個做妾的娘!

再捫心自問,等她們到老太太這位置時,庶子分家,她們連不苛刻庶子的家產都做不到,何況還給他們東西了。

本來二太太因為佔了便宜還沾沾自喜,可是細細算來,三房本來就不比她們差,這還不算數沈安閔的酒坊。

要是算上的話,估計能甩她們幾條街了。

酒坊的生意,她們都長了眼睛看呢,指不定這些天,三太太數錢都數的手軟了!

再加上侯爺給的,老太太給的,三太太手裡拿的估計是她們的一倍,二太太就怨恨起二老爺來了。

但是怨恨歸怨恨,她這輩子還得指著二老爺活。

二太太望著安容,侯府最大的財主不是老太太,也不是侯爺,而是安容。

那些秘方、酒坊,還有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