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九章左右

第三百三十九章左右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2 21:04  字數:3572

安容自認對二老爺遇刺的事了如指掌,但是礙於是晚輩,長輩忽然遭遇不幸,她是要去探望的。

安容便和沈安溪兩個去了東苑。

侯府燈火通明,夜露微重,但是東苑前卻擠了一堆瞧熱鬧的人。

安容和沈安溪邁步進院子,走了沒幾步,便聽見二太太哭的撕心裂肺,呼天搶地。

沈安溪動了動耳朵,嫌惡的撅了撅嘴,就不能哭的小點兒聲嗎,跟打雷似地,也不怕把二老爺給氣暈過去。

兩人邁步進門,還沒饒過屏風呢,便聽見四太太溫婉中帶了擔憂的聲音。

「二嫂,我進來前,聽丫鬟說二哥出府前,和你大吵了一架,你們好好的怎麼吵了起來?」四太太問道。

二太太坐在小榻上,聽了四太太的話,哭的更加凶了,可就是不說為什麼吵架。

倒是站在一旁被奶娘抱著的六少爺道,「娘親是看了封信,才和爹爹吵起來的,爹爹他掐……。」

六少爺話還沒說完,二太太便吼奶娘了,「還不趕緊把少爺抱回屋歇著!」

奶娘嚇的身子一凜,趕緊抱著六少爺離開。

四太太望著六少爺,見他因為二太太的呵斥,而嚇的嚎嚎大哭,二太太也不為所動,反而再停了下,抹了抹鼻子後,繼續哭。

饒是四太太的好脾氣這會兒也不耐煩了,問她為什麼吵架不說,就知道哭,六少爺要說,她還阻攔,這樣沒頭沒腦的勸,只是白勸而已。

四太太沒有再說話,恨不得用棉花堵著耳朵才好。

很快,四老爺、五老爺就從內屋出來了。

四太太忙過去問,「二哥可醒了?」

四老爺搖了搖頭,「還沒醒,大夫說好的話,明兒早上會醒。」

說完,四老爺朝二太太走去,道,「二嫂,二哥得罪了什麼人,幾次三番的遇刺,上回是胳膊受傷,這回更是……。」

二太太被問得氣不打一處來,她站起身來吼道,「你問我,我問誰去,他的事,從來就不讓我管!我多問一句,他便以『內宅婦人管好內宅就成了』堵我的嘴,現在倒好了,生生沒了一隻手,往後我們二房可怎麼辦……。」

說著,二太太又掩面哭了起來。

四老爺被二太太吼的懵懵的,他的怒氣也不小,他只說了一句,「妻賢,夫不遭橫禍!」

四老爺認為,今兒要不是二太太和二老爺吵架,二老爺負氣離開,又怎麼會遇到刺客,那刺客還能跑侯府來給二老爺一劍嗎?

總之,錯在二太太身上。

二太太氣的臉色鐵青,她是一肚子話,不敢罵。

怪她?!

憑什麼怪她?!

也不瞧瞧那信上寫了些什麼,她質問兩句怎麼了,換做是誰,在那樣的情況下,都忍不住發脾氣吧,二太太自認為自己半點錯處沒有,可是二老爺卻在氣頭上恨不得掐死她,要不是廷哥兒忽然進來,她指不定已經死了!

當時,二太太是在氣頭上,她瞧見那信,就理智全無了。

可是二老爺說那信是胡謅亂造的,已經連續好多天送來了,而且字跡都不一樣,賊人目的就是毀他的清譽名聲,毀武安侯府的清譽名聲。

二太太是將信將疑的,但是這些天每天二老爺都會收到一封信,而且收到後,怒氣滔天的事,她比誰都清楚。

因為有一次,他們同桌吃飯的時候,那信送到二老爺手裡。

二老爺當即就氣的摔了碗,轉身便走。

這也是為什麼,二太太會背著二老爺偷偷把信看了的緣故,只是信里的內容叫她瞠目結舌,背脊一陣陣發涼,好像入墜冰窖中了一般。

她便忍不住和二老爺吵了起來。

二太太胡攪蠻纏起來,那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二老爺惹不起她,只能躲著了。

可是等二太太氣消之後,二老爺卻沒了只手。

這晴天霹靂根本就不亞於那封信!

一個男人沒了手,就等於沒了一半的命,朝堂上,哪個大臣不是五官端正,相貌堂堂,長的丑的,難看的,壓根就沒機會見天子帝皇,怕的就是有辱聖眼,嘔心的皇上食不下咽。

朝堂上更沒有哪個大臣是殘缺不全的,那些上戰場的將士們,一旦受了無法復原的創傷,都是辭官回鄉的下場。

二老爺仕途正順,是她的依靠,如今卻成了這般,她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安容站在那裡,有些微微錯愕,她記得蕭湛寫的勒索信,剛好一日一封,原本最後一封在昨天送完。

是安容覺得有必要在元宵節寒磣一下二老爺,免得他一身輕鬆的出去和那些狐朋狗友快活逍遙。

只是安容沒想到,最後一封信會讓二太太瞧見。

更叫安容沒想到的是,二老爺沒的是左手!

她記得她吩咐趙風的是要二老爺的右手啊。

難道蕭湛的暗衛左右不分?

安容微微囧。

不過這樣她也很滿意了,她不用擔心二太太嘴快往外說,還有個人幫著她給二老爺施壓,何樂而不為?

二老爺傷重在床,又昏迷不醒,大夫沒許外人進去打擾,是以安容和沈安溪就出了東苑,各自回府。

兩人在岔道處分開,安容回玲瓏苑。

半道上,安容先是聽到兩聲鷓鴣叫,這是蕭湛的暗衛在對暗號。

安容微微滯住腳步,只見眼睛黑影一閃,趙成出現在安容的跟前。

趙成有些尷尬,他有一段時間沒見過安容了,雖然他一直在侯府待著。

安容瞧見趙成,就自動的想起荀止,更想起自己被人騙的事,頓時沒有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