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八章利息

第三百三十八章利息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2 16:29  字數:3646

帶著滿心的好奇,安容跟著徐大人朝前走。

約莫半盞茶的功夫,徐大人進了間藥鋪。

安容也跟了進去。

門口的護衛攔下她,聲音冰冷一片,「閑人免進。」

安容望著護衛道,「我是武安侯府四姑娘。」

她是沈安玉的姐姐,沈安玉傷重在藥鋪子里,她進去理所應當。

那護衛眉頭一挑,多瞧了安容兩眼,帶著皇子府護衛慣有的高傲道,「等著,我去稟告。」

安容就安心在外面等候。

很快,那護衛就出來了,一掃之前的傲慢之態,很是恭謹的跟安容請安見禮,「多有怠慢,請四姑娘見諒,三皇子請你進去。」

安容神情不變,芍藥就撅了撅嘴,踩高捧低的下人,最是討人厭了。

安容邁步進藥鋪。

芍藥幾個緊隨其後。

穿過藥鋪大堂,安容進了內堂。

打了珠簾進去,安容便瞧見一個身著淡紫色錦袍的男子,眉目疏朗,但是眼眸冰涼的好似冰凝,閃著冷芒,臉色陰沉,好似即將下雨前的烏雲藹藹。

此人正是三皇子,沈安玉前世的夫君。

一如前世那般,深沉。

一雙眼睛古井無波,像是能穿透人心。

安容不是很喜歡他。

但是此刻,她得乖乖上前見禮。

三皇子輕掀眼帘,掃了安容一眼,道,「你五妹妹正在裡面包扎傷口,大夫說她命大,沒有性命之憂。」

安容主意到三皇子左胳膊綁著繃帶,像是傷的不輕,不過也不是很重。

因為他的臉色都沒有很蒼白。

安容點點頭,「我能進去看看她嗎?」

三皇子輕抬手,便有護衛來請安容進偏屋。

護衛只是把安容送到門口,便沒有再進去了。

屋子裡,除了位頭髮斑白的大夫,和沈安玉的貼身丫鬟桃香外,再無一人。

安容進去時,桃香聽到細碎的腳步聲,忙走了過來,輕聲道,「四姑娘慢些,大夫叮囑不要打擾他。」

安容點點頭,示意桃香到一旁說話。

「五妹妹怎麼會中劍?」安容開門見山的問。

桃香眼眶有些紅道,「五姑娘是替三皇子擋了一劍,所幸五姑娘福大命大,沒有傷及要害,大夫說若是再深半寸,便回天乏術了。」

安容原就覺得沈安玉和三皇子同時受傷不對勁,沒想到沈安玉會替三皇子擋劍,安容記得,沈安玉好像和三皇子不認得吧?

「五姑娘怎麼會替三皇子擋劍?」安容繼續追問。

桃香便將沈安玉結識三皇子的過程跟安容道來。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能告訴安容的,桃香知道安容和沈安玉不對盤,她是存了心告訴安容,沈安玉現在有三皇子罩著,讓她以後在沈安玉跟前悠著點兒。

沈安玉和三皇子是今天相遇的。

花燈會上,有許多賣面具的,世家少爺和大家閨秀都喜歡買一個戴在臉上。

沈安玉錯將三皇子認成沈安北,直接走到他跟前,伸手取下他臉上的面具。

當時沈安玉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一口一個大哥,你怎麼這樣慢吞吞的,語氣嬌憨惹人憐。

然後,沈安玉就和三皇子結識了。

安容聽得直冷笑。

她還不知道沈安玉什麼時候和她大哥這樣親厚了,這明擺著是刻意去結識的三皇子,錯認不過是尋了個由頭罷了。

對於沈安玉這樣把沈安北當靶子,安容是氣的不行。

因為她想起了前世,前世沈安玉若不是嫁給了三皇子,她哪裡有機會在她送給清顏的發簪上動手腳?

她也不至於含恨而死!

這一世,沈安玉再次和三皇子有了瓜葛,這個瓜葛比前世更深,因為有救命之恩!

只是安容想不通,現在沈安玉才十三歲,還要幾個月才十四,怎麼會這麼急著謀劃自己的未來?

真想著呢,便聽到小榻上傳來沈安玉的悶疼聲。

大夫輕聲道,「姑娘忍著點,一會兒便好了。」

安容想過去,但是想起桃香的叮囑,她轉身出去了。

結果才出去,便聽到護衛跟三皇子稟告,「主子,去抓刺客的兩名暗衛被人從後面打暈了,刺客也沒有了蹤跡。」

三皇子一聽,氣的將桌子上的茶盞拍的砰砰作響,「混賬!竟然讓刺客逃了,繼續給我查,不查出來,提頭來見!」

護衛身子一凜,「屬下領命!」

說完,趕緊轉身出去。

三皇子側頭,用一雙冰冷的眼睛看著安容。

安容不怕,他的眼神冷起來不及蕭湛的一半。

連蕭湛她都不怕了,就更不懼三皇子了。

她從容邁步過去,福身道,「我讓丫鬟回府告訴父親一聲,派人來接五妹妹。」

三皇子眼神微眯,他上下掃視了安容一眼,好一個有膽有識的女子,不愧是被蕭老國公看中的,不惜為她威脅太后的女子,果然非同一般。

可惜,是蕭湛的未婚妻。

「不必了,我會親自送她回去,」三皇子道。

安容只是一介臣女,三皇子的話,她是沒有反駁的權利的,她也不想反駁。

她福了福身,告退。

安容帶著丫鬟出了藥鋪,還沒下台階,便聽到沈安溪喚她,「四姐姐!」

安容抬頭望去,只見沈安溪提著裙擺走過來,眼眶通紅。

沈安溪抓著安容的手,很是責怪了她兩眼,「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

安容微微錯愕,她還以為沈安溪眼眶通紅是為了沈安玉呢,她真是暈了頭了。

沈安溪真是受了不小的驚嚇,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