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七章刺客(求粉紅)

第三百三十七章刺客(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2 16:29  字數:4293

此刻,安容的憤怒,豈是言語能形容一二的?

她糾結於荀止和蕭湛之間,誰都對她有恩,她誰都不想虧欠,甚至不惜動了剁手的念頭,到最後,他們竟然是同一個人!

安容氣的眼眶通紅,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蕭湛站在那裡,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若是細細看,他在凌亂。

來之前,他就打定主意,今兒之後,就讓荀止消失乾淨,誰想會出這樣的岔子?

還有他之前說木鐲其實是他算計的安容,包括救她,都是順帶的,那不等於是在捅自己兩刀?

蕭湛嘴角輕張,正要說話,安容卻暴吼一聲,「轉過身去!」

安容是蹲在小榻邊的,將自己裹的嚴實,儘管兩人有了切膚之親,可是安容現在惱他惱的恨不得掐死他,若是可以,她真想一腳將他揣進湖裡!

安容在氣頭上,蕭湛又理虧的緊,乖乖的轉了身。

安容忙把衣裳往身上穿,看著白嫩的皮膚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安容牙齒磨的咯吱響。

蕭湛也在穿衣裳。

男裝簡便,他穿戴好,身上還是窸窸窣窣的穿衣聲,許是急切了些,安容遲遲沒能把衣裳穿好,氣的直跺腳。

「你別急,」蕭湛忍不住開口道。

安容抬眸瞪著蕭湛,看著他穿著一身玄青色錦袍,地上還有一套天藍色的,險些氣撅過去。

安容忍著滿腔怒意,將衣裳穿好,還有髮髻,胡亂的整理了一番,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

整理好,安容轉身便走。

可是,她一轉身,就被人從後背輕輕一點。

安容頓時走不了了,她氣的睚眥欲裂。

蕭湛走到她跟前,目光幽深道,「花船在湖中央,你又不會鳧水,難道你又想跳湖不成?」

安容咬緊牙關,用眼神怒視著蕭湛:命是我的,我跳不跳湖與你無關!

蕭湛看懂了安容眸底的意思,他抓起安容的手,皓腕上的紫金玉鐲已經變成了紅玉手鐲。

安容眼睛瞬間睜大,手鐲居然變了!

其實手鐲早變了顏色,只是安容心思不在這上面,有些視若無睹了。

蕭湛很明確的告訴安容,有蕭家傳家木鐲在,安容想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安容氣的咬牙,因為蕭湛的話,意味著她就是跳湖也會被人救上來。

這個人不是他,而是別人。

安容是羞惱交加,她想到船坊上還有別人,那她中了媚葯和蕭湛……是不是意味著被人聽見了?!

安容臉色有些蒼白。

儘管她和蕭湛定了親,可是沒有過門,就不能有肌膚之親,這是規矩。

安容想到什麼,眼睛瞬間騰起一抹熊熊大火,既然花船之上有他的人,怎麼還被人下了媚葯?!蕭國公府的暗衛就這樣差嗎?!

蕭湛看著安容,見她的臉色轉瞬間變了好幾變,唯有看他的眼神一直沒有變過,想活颳了他。

蕭湛知道,今兒要是不解釋清楚,安容是不會原諒他的。

他之所以點住安容,怕她想不開跳湖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想將事情解釋清楚。

而正常的情況下,安容是不會給他解釋的機會的。

出口就是馬不停蹄的滾,這惱怒之意可想而知。

蕭湛扛著安容,讓她在桌子旁坐下。

他坐在安容對面,看著安容憤怒的眼睛,蕭湛很無奈的開口。

「我不是故意欺騙你的,我也是奉命行事,」蕭湛一句話,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大,裡面的怒意卻不減分毫。

欺騙她,還是奉命行事?

誰吃飽了撐的慌?!

安容氣的心口疼,只聽蕭湛繼續道,「是外祖父命令我穿著天藍色錦袍接近你,因為你怕我,覺得我冷,武安侯和外祖父說,讓我看起來暖和點,外祖父一氣之下,將我以前的衣裳全扔了,然後做了一堆我不喜歡的衣裳……。」

蕭湛的說話聲很惆悵。

安容靜靜的聽著。

她覺得蕭老國公真是吃飽了撐得慌,京都大家閨秀不知道有多少,為什麼一定要娶她,她從來沒覺得自己哪裡好,若是她夠聰明,夠機智,就不會有上輩子的悲劇。

可是蕭湛說的事,讓安容斂眉了。

她沒想到自己和蕭湛的親事,竟然是瞎眼神算一手促成的。

而且瞎眼神算那隻眼睛,居然是因為蕭湛瞎的,這是她前世不知道的事。

蕭湛命硬的事,安容有所耳聞,就是荀止,也就是他自己說的。

只是安容沒想到他命硬到,瞎眼神算替他逆天改命,會搭上一隻眼睛。

之前威長侯夫人的嫡孫命也不大好,可是人家改命多容易,做十雙鞋就行了,蕭湛的命硬到,尋常辦法根本剋制不住。

瞎眼神算搭上一隻眼睛,也只算出他命里有妻,能回緩他的命格。

瞎眼神算在姻緣廟前算卦,為的就是替他找媳婦!

大昭寺的姻緣,遠近聞名,幾乎京都大家閨秀,小家碧玉,甚至京都之外,進京探親訪友的,就沒有不去的。

瞎眼神算找了那麼多年,也只有她的命最好。

安容覺得可笑,她的命哪裡好了,從小她還被人傳克母克父,從小喪母的命格居然好?

蕭湛告訴她,因為有她,她娘才活到生下她。

原因是什麼他不知道,因為這是瞎眼神算說的。

瞎眼神算把安容命好的事,告訴了蕭老國公,這才有了她和蕭湛定親一事。

安容不喜歡蕭湛,怕他,求了太后退親。

前世,因為安容規規矩矩,沒有在《秋窗易讀圖》上題詩,沒有女扮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