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四章游湖

第三百三十四章游湖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0 15:17  字數:3670

李大夫不覺得安容身子不適,做大夫的,觀人臉色,便知道這人的身子情況,安容氣色紅潤的很,不像是有病的樣子。

安容笑了笑,開門見山的問,「李大夫,我今兒來是想問你一件事兒。」

李大夫微微一愣,眸中帶了疑惑之色,他今兒趕回京,夫人便告訴他,說武安侯府曾派過人來找他,而且讓他回京便去武安侯府一趟。

武安侯急著找他,沈四姑娘也找他,莫非是為了同一件事?

李大夫忙道,「四姑娘但問無妨。」

安容點點頭,道,「是這樣的,我九妹妹有些身子不適,大夫懷疑她是胎裡帶出來的毛病,而且我九妹妹早產了一個月,七活八不活,我九妹妹八個月便出生,身子骨一直無礙,到現在才不適,是何緣故?」

安容撒了點小慌,她實在不好問的太直白了。

李大夫微微一鄂,道,「我記得府上九姑娘並非早產,而是足月生的,事情過了這麼久了,府上大夫人還瞞著嗎?」

安容聽得一怔,直接驚站了起來,嚇了李大夫一大跳。

安容自知反應過激,復又坐了下去,她望著李大夫,忍著顫抖憤岔的聲音,問,「你確定我九妹妹不是早產?」

李大夫點點頭,笑道,「四姑娘不知道這事,情有可原,這事知道的人不多,是這樣的,當初大夫人暈倒,是我父親去替她把的脈,當時便診出來大夫人有兩個月的身孕,只是那會兒武安侯府才出孝期一個月,守孝期間,按理是不能*房的,傳出大夫人有兩個月身孕,對侯爺的名聲不大好,父親便說是一個月,但是私下告訴過大夫人,已經兩個月了,是以大夫人八個月產子,在外人瞧來是早產,其實是足月的。」

安容聽得眼珠瞪的圓圓的,幾乎能掉下來。

沈安姝不是早產所出,她是足月的,她竟然是足月的!

侯府上下都說她是有福氣命大的,她才出生那會兒,祖母更是疼她疼的不行,為了她能活命,求佛珠,求平安符,求這個求那個,到頭上,她居然是足月所生。

安容嘴角的笑有些凄涼,有些無奈,還有些憤岔!

李大夫一家是好心,可是偏偏好心辦了壞事。

若是他坦言相告,她和二老爺的姦情又怎麼可能會瞞到今日?!

上輩子,父親、三叔他們更不會被大夫人和二老爺這對姦夫陰婦害的凄涼不堪!

安容苦笑一聲,她想責怪李大夫,可是她責怪不出口,人家也是為了父親好。

李大夫站在那裡,看著安容,發覺安容的臉色變了又變,心裡便有些打鼓,他好像並沒有說錯話吧?

「四姑娘?」李大夫輕喚一聲。

安容抬眸看著李大夫,緩緩起身道,「今兒麻煩李大夫了,我沒什麼事了,先告辭。」

李大夫摸不著頭腦,送安容出藥鋪。

站在人影傳動,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安容微微抬眸,她覺得眼角有些酸澀。

希望明日父親知道這個消息,不會氣暈。

芍藥和海棠幾個亦步亦趨的跟著,兩人都很不解,她們不知道沈安姝的身世有問題,只覺得安容這樣,完全是吃飽了撐得慌,九姑娘是早產還是足月生,有什麼好關心的?

芍藥見安容心情不好,催著安容道,「姑娘,我們快些去碧玉湖吧,那兒肯定很熱鬧。」

安容擦掉眼睛的淚珠,點點頭,去辦自己的事。

這裡距離碧玉湖有些遠,安容走的小道,也花了不少的時間。

但是到約定的地點,愣是不見一人。

蕭湛不在,荀止也不在。

倒是一堆大家閨秀小家碧玉以及一堆清秀小丫鬟在放許願燈。

安容祈禱蕭湛和荀止能快些來。

但是這會兒,蕭湛還在自己的書房。

他沐浴了一番,對著鏡子瞧了瞧,發覺臉上的傷疤看不見了,便拿起玄青色錦袍穿在身上後,又穿上天藍色錦袍。

然後出府赴約。

可是剛出門,就被暗衛請去了外書房,去見蕭老國公。

當時,蕭大將軍也在屋子裡。

見蕭湛推門而入,見到他那張俊朗如神祗的臉,不由的都看怔了神。

被外祖父和舅舅這樣盯著,蕭湛頗不適應,他上前請安道,「外祖父,舅舅,你們找我來是?」

蕭老國公又多瞧了蕭湛兩眼,越看越覺得蕭湛的模樣和一人酷似,當即道,「看慣了你戴面具的樣子,乍一看,頗有些不適應了。」

蕭老國公如是道,蕭大將軍也點頭道,「還是戴面具的好。」

蕭湛眉頭輕隴,他感覺的出來,外祖父和舅舅有些怪怪的,之前他臉受傷,兩人可是急的不行,尋遍天下奇葯要幫他治好臉上的傷,就是為了他能擺脫終日帶著面具之苦,怎麼今兒能摘下面具了,卻又說戴著面具極好了?

蕭湛想問為什麼,可是蕭大將軍從袖子里掏出一張人皮面具,丟給蕭湛道,「沈四姑娘請荀止去赴約,你這樣去不大好,還是戴著面具去吧。」

蕭湛眼角輕抖,他還要一直瞞下去嗎,他會被另外一個自己給逼瘋的。

蕭湛搖頭,蕭老國公道,「聽你舅舅的話,你這張臉走在大街上,得迷暈多少小姑娘。」

這一句,直戳要害,蕭湛覺得帶面具還是有必要的。

他伸手接了人皮面具,轉身離開。

等他走後,蕭大將軍眉頭皺的緊緊的,望著蕭老國公道,「父親,湛兒他越長大越像他,以前臉沒好,湛兒不得不帶著面具,湛兒不喜歡面具,遲早會瞞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