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三章來訪

第三百三十三章來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10 15:17  字數:3523

周婉兒見安容那樣兒,忍不住偷偷笑,出來打圓場道,「今兒就不比了,你們都知道她方才摔下花台,受了不小的驚嚇,而且花船也小的很,只能比試琴藝之類,像跳舞就施展不開了,左右現在距離七夕還早呢,有的時間比試,大不了,哪一天我們上門討教好了。」

那姑娘看在周婉兒的面子上點頭了,安容今兒不在狀態,她就是贏了,也勝之不武。

沈安溪撅了撅嘴,「四姐姐,當百花神女是不是太麻煩了些,你把九轉琉璃燈摔壞了,到時候要是輸了,可怎麼辦啊?」

沈安溪很愁,琉璃這樣貴重的東西,京都罕見,不然九轉琉璃燈也不能當做百花神女的信物了,就是因為珍貴少有,現在損毀了,怎麼也要瞞到找到替補的吧,要是一兩個月找不到,那豈不是一兩個月都不能輸了?

沈安溪覺得這難度有些大,四姐姐能猜中二十七個謎語,不代表在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上都極為突出啊,京都有好些大家閨秀都有極其擅長的東西,便是八妹妹那麼小,在剪紙上都獨樹一幟呢,摘的百花神女的稱號是好,守不守得住是個大問題啊。

沈安溪覺得,回府之後,要是上門挑戰的人多了,就謊稱四姐姐病了,能躲幾天是幾天。

安容望天無奈,她真是自找苦吃,要是九轉琉璃燈是完好的,她直接輸了送人便是,現在卻不得不逼著她贏。

「輸了,只能拿你賠了,」安容望著沈安溪,撫額輕嘆。

沈安溪嘴撅的高高的,幾乎可以懸壺,四姐姐怎麼能把她當九轉琉璃燈賠呢,誰要她啊,人家要的是琉璃燈好么!

周婉兒招呼人上花船,安容瞧了瞧時辰,要是荀止來,他應該等在碧玉湖邊了,她得去見他。

所以,等周婉兒幾個上了船後,安容忽然捂著肚子,臉上帶了痛楚之色。

沈安溪忙道,「四姐姐,你怎麼了?」

安容道,「肚子里難受,怕是吃錯了東西,把肚子吃壞了,你先和周姑娘她們去玩,我一會兒再去找你們。」

周婉兒也過來了,道,「花船上有更衣的地方,你要不先上來吧?」

古代更衣,指的便是解手方便之意。

安容微微囧,好不容易尋了個好由頭,就是說花船上沒有方便的地方,她去找地方啊,結果花船上什麼都有,那花船瞧著並不大啊,安容猛搖頭,「我去前面找找柳大夫。」

周婉兒點點頭,結果花船里的姑娘出來了,同情的看著安容道,「你帶著丫鬟去行嗎,要不我們陪你去吧,左右今兒是打算玩通宵的,晚會兒再來花船上玩也一樣,還能泛舟湖上,抵足而眠。」

提出這個主意的應國公府大姑娘蔣麗珠,她一提出來,大家都拍手贊同。

安容,「……。」

這個主意差到極致了好么,別因為她改主意了啊。

見大家紛紛踩著踏板出來,安容嘴角輕動,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說她碰到了一群善良的姑娘,非得護送她去看大夫。

安容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撫額。

一路上都在怎麼琢磨把她們支開。

結果應國公府蔣大姑娘笑道,「我記得前面不遠就是回春堂,坐堂大夫姓李,雖然比不得柳大夫名震京都,醫術卻也不可小瞧了,沈四姑娘只是肚子不適,就不捨近求遠了吧?」

安容聽得一怔。

回春堂,不就是那個父親要找的李大夫的藥鋪子嗎?

他已經回來了嗎?

安容立馬錶示,就去回春堂了。

好了,回春堂就在百步遠,上面掛著兩個精緻的大紅燈籠,在輕輕搖曳。

安容的腦袋轉的更快了,一會兒要是李大夫在,她還想問兩個問題呢,她不想她們知道。

沈安溪扶著安容,步子走的有些快,安容發覺腦袋跟不上腳步,因為回春堂到了,辦法還沒想出來。

但是天無絕人之路,剛走到藥鋪子門口。

就有大家閨秀作嘔了,嘔的還很厲害。

安容回頭看著她,那姑娘擺手道,「不行了,我天生對藥物反感,一聞到就想吐,我就不進去了,我在一旁等你們。」

安容心上一喜,忙道,「你一個人怎麼行,藥鋪子里藥味兒重,你們就別進去了,陪著她先逛逛吧,到時候我們在花船那兒在見?」

安容這樣說,那些大家閨秀都點頭了。

花燈會多好玩啊,她們還想著能碰巧遇到個心儀的男子,哪裡捨得陪安容去藥鋪子里看大夫啊,實在是不好不去呢,這會兒連安容都這樣說來,她們當然應了。

安容不當將她們支開,連沈安溪都支開了。

沈安溪撅了撅嘴,「四姐姐,我不去玩,你要是肚子真疼的厲害,我就陪你回侯府歇著。」

安容聽得心裡軟成一灘,暖暖的道,「我沒事呢,六妹妹你就放心吧。」

說完,怕支不開沈安溪,安容對著沈安溪耳邊輕聲道了幾句,還對她一陣擠眉弄眼。

沈安溪聽得眼珠子瞪大,對安容連連點頭,「放心,我保證做到。」

不就是撮合周姑娘和大哥么,這有什麼難的,一會兒玩的盡興了,把她和弋陽郡主往大哥二哥那裡忽悠,不會浪費這樣的大好機會的。

沈安溪叮囑了芍藥和海棠幾句,然後和周婉兒她們玩去了。

安容大鬆了一口氣,為了撞疼好縮著的身子都挺直了。

抬腳,邁步進回春堂。

芍藥和海棠獃獃的看著安容,然後面面相覷。

之前她們懷疑安容是裝病,後來聽見蔣大姑娘說來回春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