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二章挑戰

第三百三十二章挑戰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9 17:33  字數:3913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嫁嫡》更多支持!

京都許多年前曾選過十大美男,後來就沒有再選了,今年的花燈會上再選,那熱鬧程度,比選百花神女有過之無不及。

偌大一個比試台,台下是里三層外三層,是人擠人,人壓人。

已經擁擠到,安容還沒有進去,就發現了有扒手。

那偷竊的速度,拽著人家腰間的荷包,一拉一拽,就到手了。

「我要是去偷,今兒肯定能賺三四百兩,」芍藥無語道。

就算瘋狂,好歹也要注意點腰間的荷包吧,偏又這麼的喧鬧,芍藥扯著嗓子喊抓賊,愣是淹沒在呼叫聲中。

安容給七福使了個眼色,七福就帶人過去抓那小偷了。

小偷從懷裡掏出七八個荷包出來,也不知道誰是誰的。

七福把青色荷包還給那看客,結果還被誤會是小偷,七福真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把荷包丟給了他,還奉上了一句話,「活該被人偷!」

說完,捧著那些個荷包望著安容,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安容擺擺手道,「拿去分給介面那些乞丐吧。」

七福點點頭,轉身離開。

很快,鑼鼓就敲響了。

比試台上走過來一個中年男子,他笑道,「各位請肅靜,請聽我說,大家都知道,京都上一回選十大美男還是在十八年前,當今的皇上排第二,第一是定親王爺,第三是顏親王,第四是蕭大將軍,第五是……去年,我就有意想重選美男,一直在遲疑,在猶豫不決,今兒百花神女有了著落,花台蕭條了很多,一年才一度的元宵佳節,怎麼能不熱鬧呢,這便有了選美男!」

男子頓了頓,朝前走了幾步笑道,「京都的世家少爺,皇子郡王,各位多少也有過目睹,我挑選了四十位德才兼備的美男子,繪其畫像,一會兒會展示出來,在場的各位,只需購買一朵絹花,丟給你們最喜歡,覺得最俊朗的少爺,所得絹花最多者,為美男之首!」

男子侃侃而談。

絹花也分種類,而且種類不少,有價值十兩的,有價值一兩的,有價值五錢的,也有價值十文錢,五文錢,一文錢的。

男子說完,那邊便有好幾個小廝抬著絹花過來。

安容瞧了好笑,這哪是選美男啊,這是趁著選美男的機會掙錢呢,偏還有許多的人跟著起鬨。

這不,連沈安溪都驚叫了,「四姐姐,大哥二哥也在呢,你看!」

安容抬眸看去,沈安北和沈安閔還真的在,畫像畫的還很傳神。

畫像上的男子,安容都認得,至於是不是當的上德才兼備,安容一笑置之。

因為庄王世子也在上面,安容覺得,他要是能當的上,京都的世家少爺,容貌不錯的都能選上了。

清和郡主很乾脆,吩咐丫鬟道,「拿二百兩,去買二十朵珠花來。」

弋陽郡主連連道,「我也要,我也要,葵香,你去買。」

沈安溪也點頭,「綠柳,你也去買。」

說完,然後望著安容,言外之意,四姐姐,你不支持大哥二哥,可就說不過去了。

安容黑線,這樣的虛名,有銀子就能奪,有必要爭嗎?

「芍藥,你去買十朵,還有一兩銀子一朵的,多買些,」安容吩咐道。

幾個丫鬟喜滋滋的排隊買珠花去了。

著實等了一會兒,丫鬟才把珠花送來。

安容幾個邁步上台階,去欣賞那些美男子們,看的順眼的,就投他們珠花。

一路走過去,最先見到的是靖北侯世子,安容投了兩株。

再就是瑞親王世子,安容投了三株。

不怪安容偏心,瑞親王世子比靖北侯世子靠譜啊。

再接下來,安容瞧見的是宣平侯世子。

當時,林萱兒拿了一把珠花,挨個的丟裡面去,瞧見安容過來,眸光落到安容手裡的珠花上,笑道,「你也過來投我大哥呢?」

按理,宣平侯世子是安容和沈安溪的大姐夫,投他幾朵珠花也應當。

可是安容不樂意,宣平侯世子還達不到她心目中對美男的定義。

「路過,」安容很客氣道。

林萱兒嘴角的笑瞬間僵硬,她冷笑一聲,「都說武安侯府四姑娘最是出手大方,沒想到也不過如此,難道投自己大姐夫一票就那麼難嗎?」

「不難,」安容輕笑,她正巧見護國公府幾位姑娘過來,笑道,「還是讓護國公府姑娘投你大哥吧。」

說完,安容饒過她走了過去。

沈安溪也走了,不過她停了一下,從芍藥手裡拿了一朵一文錢的珠花,丟給了宣平侯世子。

林萱兒差點氣爆。

沈安溪昂了昂脖子,像一隻無聲無息鬥勝的公雞。

沈安溪就是故意的,本來瞧見她,她就想起沈安芸給她下絕子葯,毀她一輩子的事,覺得她可憐兮兮的,誰想她居然開口說那話。

別以為丫鬟沒瞧見,她的丫鬟就買了幾朵珠花,全投給了宣平侯世子,從她大哥二哥跟前走,怎麼不見她支持一下?

還怪四姐姐不支持宣平侯世子,也不看看他,他哪裡德才兼備,俊朗不凡了,當初梅花宴上,裴七少爺可是耍他幾條街呢!

同樣是中了迷迭香,人家就寧願凍死也不辱人家姑娘的清白,他逮著便下口。

想到裴七,沈安溪忙過去找,然後丟了一朵十兩銀子的,又抓了一把一兩銀子,五錢銀子的。

綠柳獃獃的看著沈安溪,「姑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