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二十九章花燈

第三百二十九章花燈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7 15:55  字數:3856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嫁嫡》更多支持!

馬車剛到東街口,車夫正要拉住韁繩,旁邊一輛馬車撞了過來。

直接撞了馬肚子,馬揚起蹄子,車身後仰。

馬車內,安容和沈安溪兩個坐著躺槍,無辜的撞了腦袋。

沈安溪揉著腦袋叫疼,小廝便道,「四姑娘,永寧侯府的車夫故意撞咱們的馬車!」

沈安溪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她一把掀開車簾,就見旁邊一輛馬車,車轅上站著一個姑娘。

柳綠雲羅緞,霞粉曳地裙,金絲織綉,精緻奢華。

她眼神倨傲,又是站著的,有種居高臨下,蔑視人的神情。

她看了沈安溪一眼,便把目光投向了安容,重重的哼了一聲,唇瓣翻飛,蹦出來四個挑釁意味十足的字。

「不過如此!」她語氣帶著輕蔑。

她是永寧侯府嫡女,上官萼雲。

她娘便是趁著靖北侯夫人懷胎勾引了永寧侯的表妹。

看著她,安容是極度的無語。

她好像從來沒有和她說過一句話吧?

前世也沒有說過一句。

卻惹來人家一句「不過如此」。

這種憑空出現的敵意,安容真是欲哭無淚,更多的還是氣悶,「上官姑娘,我們惹到你了嗎?」

上官萼雲冷然一笑,「看你們不順眼,不行嗎?」

安容瞬間氣爆。

沈安溪的火爆脾氣徹底憋不住了,「行!我也看你不順眼了,我今兒不把你揍的你母親都不認識你,我給你姓!」

沈安溪可不是嘴上說說,要不是安容拉著她,她肯定跳下馬車去打上官萼雲了。

見過挑釁的,還沒見過這樣挑釁的,她以為她是哪根蔥呢,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是天仙,人見人愛呢!

沈安溪氣的心口直起伏,安容拉住她,緊緊的盯著上官萼雲。

她知道上官萼云為何看她們不順眼,是因為蕭湛。

永寧侯要蕭湛認祖歸宗,他一旦認祖歸宗,那永寧侯世子之位就非蕭湛莫屬了。

永寧侯夫人這些年受了多少窩囊氣啊,他們母女三人是最不希望蕭湛回永寧侯府的。

安容已經和蕭湛定親,現在只差商議出嫁之日。

永寧侯要想認回蕭湛,現在是最好的時機,不然等蕭湛把安容迎娶回蕭國公府,他這個做爹的可喝不到兒媳婦孝敬的茶了。

上官萼雲之所以這樣挑釁安容,不過是想惹怒安容,讓安容不想回永寧侯府。

安容覺得可笑,上輩子永寧侯就差沒跪在湛王府跟前了,蕭湛都不為所動,只說他不是他的兒子,他壓根就沒想過認永寧侯。

偏有那麼些人,當一個侯爵是寶貝,人人稀罕。

安容望著上官萼雲,一句話就將她氣的跳腳,「再不順眼的人,看久了都會適應,你這樣看我不順眼,我覺得我應該去永寧侯府常住,等你慢慢適應。」

安容嘴角的笑看似溫和,其實沒有多少溫度。

上官萼雲的臉有些扭曲,她咬牙切齒道,「我娘是不會讓你們進永寧侯府的!」

安容黑線,她和上官萼雲的想法壓根就不在一條線上,誰要進永寧侯府了?這種莫名其妙被人敵視的感覺真是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她們母女到現在,都還弄不清楚自己的立場,不是她們要不要蕭湛回永寧侯府,而是蕭湛願不願意回去。

她以為她們能擋得住蕭湛的腳步?

蕭湛會在乎她們的死活才怪了。

要不是蕭國公府存了心的想活活氣死永寧侯,讓他親眼瞧瞧,蕭國公府的女兒便是和離了,照樣能活的滋滋潤潤,風生水起,他永寧侯算個什麼東西,只要蕭國公府願意,捏死他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就這樣,蕭湛還被她們敵視著,現在還存心的來挑釁她,安容真是為她們的厚臉皮所折服。

她譏諷一笑,想起前世永寧侯夫人說的話,安容語氣也帶了挑釁,「若是我們一定要進,是不是要從你和你母親屍體上踏過去?」

上官萼雲怔在那裡,因為這是她沒有說出口的話。

安容笑意更深,「這樣的威脅對我沒有用,對蕭湛就更沒有用了,你若不信我有這個狠心,你可以躺下,我踩給你看。」

沈安溪站在一旁,氣死人不償命的加了一句,「我長這麼大還沒踩過人呢,我也要踩,跟她廢話那麼多做什麼,我們帶來的人多,直接打趴下,踩了再說,我看她很、不、順、眼!」

最後四個字,沈安溪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

看誰不順眼,就可以揍誰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上官萼雲氣的眼眶通紅,一副受了極大委屈的模樣。

沈安溪懶的理會她,在她面前裝哪門子柔弱,便是以前她身子弱,弱的連話都說不了幾句,她都很少哭,她挑釁在前,還委屈了,她們又沒有長一顆憐香惜玉的心,就算有,誰憐惜她?

沈安溪拉著安容轉身,結果一轉頭,就瞧見一張消瘦但清秀的臉龐。

沈安溪眼珠子瞬間睜大,越睜越大,聲音裡帶了不可置信,「你怎麼也在?!」

馮風左右望望,確定沈安溪是在跟他說話,他才道,「是老爺太太讓我出來玩的,順帶照看你和四姑娘。」

沈安溪臉頰通紅,心底狠狠的埋怨了三老爺三太太兩句,才道,「誰要你照看了,你別跟著我們!」

「我已經答應老爺太太了,」馮風有些鬱悶,他不知道怎麼得罪了沈安溪,她好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