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二十六章蠻橫

第三百二十六章蠻橫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6 03:58  字數:4323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嫁嫡》更多支持!

清晨,寒露微重,清風徐徐,摩挲著樹葉颯颯作響。

大槐樹上,早起的鳥兒相互依偎在一起,嘰嘰喳喳的歡叫著,打破寧靜。

伴隨著細碎輕柔的腳步聲,緊閉的窗柩輕輕打開。

被擋在窗柩外的一縷輕柔的晨曦,悄悄的灑落在床邊。

朝陽升起,燦爛的光芒在錦被上移動,像是一隻大手在撫摸綉被上清秀的芙蕖,直到碰觸到一張柔嫩白皙的臉龐。

女子睡顏慵懶,熟睡中的人兒似乎在做著什麼美夢,薔薇色的唇瓣微微上弧。

感覺到光線有些刺眼,熟睡中的人兒挪了挪身子。

可是怎麼挪,也避不開那燦爛的春日。

安容輕撅了下嘴,緩緩的睜開雙眸,清澈水潤的眸子似醒非醒,似乎下一秒就能睡過去。

「姑娘,你睡醒了?」這時,一聲清脆呼喚傳來。

芍藥走過來,正巧將陽光擋住,安容側了側身子,咕隆一聲,沒有說話。

芍藥輕聳肩,正要把紗帳擱下,讓安容繼續睡。

樓道口,傳來重重的上樓聲。

喻媽媽上來,一邊打了珠簾,一邊問,「姑娘睡醒了沒,昨兒姑娘叮囑你早些喊她起來,喊了沒有?」

喻媽媽特地說的大聲,昏昏欲睡的安容,徹底被吵醒了。

是啊,今兒是要早起的。

安容忍著睡意,撐著床榻起來,聲音還帶著一絲未睡醒的慵懶,「我這就起來了。」

芍藥見安容醒了,忙去拿了鞋過來。

大紅墜珠綉金蓮花皮靴,穿在安容腳上,顯得她的腳嬌巧玲瓏。

海棠捧著安容今兒要穿的衣裳過來,煙霞雲錦繡白色狐狸毛,紅白相映,穿在安容身上,更是襯托的安容那如玉白皙的膚色翻著光芒。

今兒的安容梳著瑤台望月髻,頭髮烏黑而蓬鬆,膚白細膩的好似剛剝殼雞蛋,額頭光潔而飽滿,柳眉若黛,一雙輕輕上挑而晶亮的眸子,眸色微懶,卻明凈清澈、燦若繁星。

平素安容都是不施粉黛,今日稍微抹了些許胭脂,整個人便耀眼了起來,她輕輕一笑,便好像瞧見了清風皎月、明珠仙露。

真真是玉不足以喻其骨,秋水不足以顯其神。艷比雲岫出巫山,麗掩春水浮皎月。

「姑娘今兒可真美,」芍藥驚呆道。

喻媽媽嗔了芍藥一眼,「怎麼說話的,姑娘以前就不美了嗎?」

芍藥連連搖頭,「那不同,姑娘以前都不愛打扮,今兒格外的美……。」

芍藥話沒說完,她瞧見安容打開錦盒,拿出一把精緻的匕首,塞進皮靴里。

芍藥眼睛瞬間睜大,姑娘怎麼隨身帶著匕首這樣危險的東西啊,那不是送給蕭表少爺的回禮嗎?

喻媽媽背對著安容,不知道安容的動作,只覺得芍藥的反應過激了些,她回頭時,安容已經站直了身子了。

喻媽媽正巧瞧見安容手腕上的紫金手鐲,眉頭輕輕一挑,笑道,「姑娘這一身打扮,該戴紅玉鐲。」

安容轉悠了下手腕上的紫金手鐲,笑道,「不用了,我覺得這個就挺好。」

那邊,秋菊已經和冬兒將早飯擺好,過來請道,「姑娘,可以用早飯了。」

安容坐下,用早飯。

吃到一半的時候,安容抬眸道,「今兒元宵,府里從午後開始放假,估計都會出府去玩,玲瓏苑的丫鬟,一人賞五錢銀子,讓她們也玩個痛快。」

芍藥幾個頓時喜笑顏開,忙福身道謝。

用過早飯後,安容便出了玲瓏苑。

芍藥手裡捧著個包袱,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

路上,瞧見不少丫鬟婆子手裡拎著花燈,在府里四下懸掛起來。

安容想起那次在玲瓏苑扎花燈,最後打群架的事,明明不過是最近才發生的事,卻好像發生了許久一般。

安容迫不及待的過完元宵,等明兒侯府分家。

分家之後,該怎麼處置二老爺,安容饒不了大夫人,同樣饒不了二老爺。

正想著呢,便聽到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

沈安溪和沈安歡笑嘻嘻的走過來,兩人手裡都拎著一盞花燈,形如蓮花,栩栩如生。

「四姐姐,這是八妹妹送我的蓮花燈,漂亮嗎?」沈安溪笑問道。

安容瞅著那等,眸底都迸出光來,「著實不錯呢,八妹妹的手真巧。」

沈安歡臉頰微紅,很是害羞,她把手裡的花燈遞給安容道,「這是我送給四姐姐你的。」

安容瞅著那燈,薄紗所制,六方花燈,上面還畫著蓮蓮有魚,著實漂亮。

安容接過花燈,是越看越喜歡,笑道,「多謝八妹妹了。」

安容的話音未落,那邊就傳來丫鬟的輕呼聲,「七少爺,你慢點兒跑,仔細摔著。」

安容轉身,便瞧見一個小圓球奔過來,一把抓了她手裡的花燈道,「我要。」

語氣一如既往的霸道,只是有些討人厭,好像安容拿了他心肝寶貝不還他一般。

花燈精緻玲瓏,但有一個缺憾,那就是不結實。

沈安孝一抓,安容便覺得花燈要壞,她便鬆了手,沈安孝拿了花燈,就高興了。

安容的臉卻沉了下去,可以說是陰沉沉的。

若是以前,安容對沈安孝多少都會忍讓些,畢竟他身體里留著她父親的血,是她的弟弟。

但是自從知道大夫人和二老爺有染之後,安容再看沈安孝的眼神就冷了,她不確定沈安孝是不是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