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二十四章家產

第三百二十四章家產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4 22:53  字數:3666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嫁嫡》更多支持!

芍藥性子機靈,又愛八卦,沈安溪好奇疑惑的事,就是她要打聽的,她早將這些事打聽的一清二楚。

要芍藥說,宣平侯府大姑娘林萱兒也是夠倒霉夠可憐的,但是有句話說的真對,可憐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沈安芸什麼樣的人,芍藥也算了解一二,那是半點虧吃不得的人,她進門敬酒那天,對宣平侯夫人是孝順有加,對她這個小姑更是疼的不行。

雖然沈安芸是報著目的的,可是能讓她捨得算計來的玉錦閣價值不菲的頭飾,那得多難啊。

結果倒好,林萱兒收了沈安芸的頭飾,起先對沈安芸也好,不是因為喜歡沈安芸,而是覺得沈安芸出手闊綽,親近她有好處得。

誰想,沈安芸就送了她一套頭飾,就在沒有了,有時候林萱兒會誇沈安芸頭飾漂亮,言外之意就是喜歡了,要沈安芸送給她,沈安芸都當沒不知道。

後來,沈安芸惹怒了老太太,宣平侯夫人登門,起了要給宣平侯世子娶正妻的想法。

挑來挑去,挑中了護國公府大姑娘蘇明芷。

這中間,還夾了一段算計,還險些讓護國公府和宣平侯府鬧掰,那時候,林萱兒是喜歡極了蘇明芷,就把對武安侯府的氣撒到沈安芸身上,還說她小氣,比不上蘇明芷大方。

蘇明芷送了林萱兒好幾回禮物了,沈安芸不過才一回。

沈安芸是氣的牙根痒痒,沒在背後少罵林萱兒是豬腦子,蘇明芷送她的不過都是些小玩意,連她送的頭飾零頭都算不上,她卻喜歡蘇明芷,不滿意她。

那時候,沈安芸就對蘇明芷心底存了氣,也不怪她氣,都說吃人家的最短,拿人家的手軟,林萱兒收了厚禮,還這樣,著實不應該。

偏巧,這些話最後傳到了林萱兒耳朵里。

豬腦子,這個形容詞讓林萱兒徹底厭惡了沈安芸,兩人從姑嫂親厚,變得相看兩厭。

再後來,沈安芸小產了,心底已經將宣平侯府恨了個底朝天,林萱兒還上門奚落,說她不自量力,也不瞧瞧自己是哪根蔥,這無疑是在沈安芸心口補刀。

看著床邊站著的林萱兒,沈安芸心底產生了報復的念頭。

不止是報復林萱兒,還有宣平侯夫人。

世上只有親娘才疼自己的女兒,她受傷小產,最心疼的還是大姨娘。

宣平侯夫人不當她是回事,不讓她做母親,不讓她生下自己的孩子,那她就讓她女兒嘗嘗這輩子無子之痛!

沈安芸知道京都有江湖郎中專門賣害人的葯,有一次她逛街的時候,親耳聽見有人向江湖郎中打聽,江湖郎中介紹了一堆,每一種都能讓人生不如死。

負責買葯的丫鬟,有些膽小,她也怕沈安芸闖下大禍,到時候她們這些陪嫁丫鬟都得死。

所以她準備了兩手,一瓶子麵粉,一瓶子絕子葯。

她是想拿麵粉糊弄沈安芸的,能糊弄過去最好,糊弄不過去再說。

偏巧遇到了孫媽媽,丫鬟膽小啊,就把麵粉給了孫媽媽。

這不,沈安芸就怒了,死丫鬟,撒謊都不會,不會說摔了嗎?!

生氣過後,就要掌丫鬟的嘴,還要丫鬟再出去買,這回再叫人發現了,定扒她兩層皮。

小丫鬟無奈,就把絕子葯掏了出來。

第二天,沈安芸拿了銀子讓丫鬟去買蜜餞,極品的蜜餞,一兩銀子兩顆,是林萱兒最喜歡的,便是她一個月,也吃不到兩回。

沈安芸特地吩咐丫鬟招搖些,買了一大包回來。

果然,蜜餞買回來沒一會兒,林萱兒就登門了。

當時,沈安芸剛喝完葯,正拿蜜餞壓住嘴裡的苦澀味兒。

這不見林萱兒來了,沈安芸便道,「早前聽你說這種蜜餞好吃,我今兒特地讓丫鬟買了些回來,好像味道有些不對,吃著一般,你嘗嘗丫鬟是不是買錯了。」

林萱兒愛吃蜜餞,聽了沈安芸的話,二話不說,拿起蜜餞就嘗了起來,笑道,「是這個沒錯。」

沈安芸苦笑,「最近胃口欠佳,吃蜜餞都吃不出甜味了,你若是喜歡,就多吃些吧。」

林萱兒求之不得。

她一口氣吃了八九個,沈安芸瞧她愛吃,笑道,「一盤子有不少,我讓丫鬟分成兩份,你一份,再給夫人一份吧。」

丫鬟是當著林萱兒和她丫鬟的面將蜜餞分開的,一大盤子正巧分成兩小盤子。

沈安芸的心機很深,下了絕子葯的蜜餞被林萱兒全吃了,打包帶走的都是五毒的,她吃,宣平侯夫人也吃。

就算到時候,丫鬟們指認她,她也能脫罪,因為宣平侯夫人就是證據,再說了,毒是下在蜜餞上的,是她服藥時用來壓住味道的,你小姑嘴饞吃什麼,中毒那是活該!

芍藥巴拉巴拉把這些說完,安容和沈安溪兩個面面相覷。

沈安溪撅了撅嘴,道,「我怎麼覺得林萱兒是活該?」

你就算不喜歡沈安芸,你也別拿沈安芸和護國公府大姑娘比較啊,還是在比較送的禮物,好歹也是侯府正兒八經的小姐,是大家閨秀,活像宣平侯府短了她頭飾穿戴似地。

你就算比較,也是比較禮物的價值吧,沈安芸送的多,還比不得人家送綉帕來的好,別說心眼小的沈安芸了,換做是她,她也能氣的吐血了,眼皮子太淺。

還有,沈安芸是因為小產的事遷怒,這事,沈安溪無話可說,做祖母的太狠心,連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