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二十三章禍害

第三百二十三章禍害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4 20:39  字數:3645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嫁嫡》更多支持!

綠柳在一旁捂嘴笑,姑娘到底還是心軟了,知道外院小廝是沒有權利加菜的,綠柳便從腰間拿了五錢銀子給小丫鬟。

沈安溪臉頰窘紅一片,因為綠柳給了小丫鬟錢後,笑她,沈安溪恨不得去打她,結果一扭頭,又瞧見安容笑看著她,眸底那揶揄之色,更讓沈安溪臉上飛霞艷了三分。

「四姐姐,你可別誤會我,我可不是對他好,我是笑話他,吃哪兒補哪兒呢,」沈安溪急急忙解釋道。

安容哭笑不得,六妹妹死鴨子嘴硬的時候還真的挺可愛的。

「我什麼都沒說啊,」安容笑的更揶揄了。

說完,安容邁步向前。

沈安溪氣的跺腳,手裡的空谷幽蘭綉帕是扭了又扭,嘴撅的幾乎能懸壺。

向前走了百餘步,安容便瞧見了沈安芸。

今日的沈安芸穿了一聲鵝黃色裙裳,奢貴大方,只是臉色有些蒼白,眸底帶了哀痛之色。

她瞧見安容和沈安溪過來,微微一愣,隨即自嘲一笑,笑容有些驚心動魄,給人一種生無可戀的悲哀感。

「四妹妹和六妹妹是特地來笑話我的嗎?」她哀笑的問。

沈安溪呲牙,心道,誰有空來笑話你,自己不做叫人笑話的事,還反過來怨別人,就是笑話你也應該,再說了,我又沒有吃飽了撐的慌,我只是怕欺負四姐姐好說話。

安容則開門見山道,「我是問你絕子葯的事。」

沈安芸神情一斂,語氣頗不耐煩,「四妹妹眼睛不但尖的厲害,管的也寬,心腸還憐憫,你有這般閑工夫,怎麼不管管大姨娘,她被人隨意埋葬,怎麼說也是瞧著你長大的,你就能忍心了?」

安容真是被氣的不行,可是有人比她更氣,沈安溪的火爆脾氣一下子就頂不住了,「大姐姐,說話可憑良心,大姨娘她是作繭自縛,落得今日下場,還不都是為了你,你卻叫四姐姐來憐憫她,你呢,明知道大姨娘那樣做,被查出來,是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你還要她去做!」

沈安芸氣紅了雙眸,「大姨娘是我親娘,她生我養我,對我的好,我都知道,可是我出嫁後,侯府都不要我回來了,大姨娘要做什麼,我能管的到嗎?!」

沈安芸抽抽泣泣,用帕子擦眼淚。

沈安溪冷笑,大姨娘害沈安姒的事,她不知道,誰信,指不定就是她指使的。

「你少裝可憐,祖母是煩了你,侯府也不歡迎你,也不瞧瞧自己都做過些什麼,你不是覺得宣平侯府對你好嗎,侯府養育了你十幾年,沒見你孝敬疼你的祖母,才嫁進宣平侯府,就上杆子巴結宣平侯府夫人和小姑,是了,人家多疼你呢,連你肚子里懷著他們宣平侯府的種,還被罰跪在佛堂,生生把孩子給跪沒了!」沈安溪笑的越冷,她覺得沈安芸已經沒救了。

沈安溪越說,沈安芸的臉色就越差,就像她才好的傷疤,被人用力撕扯開一般。

安容拉住沈安溪的胳膊,給她搖頭,沈安芸不是那種能聽的進勸的人,她已經鑽進死胡同出不來了,宣平侯府那麼待她,她不會輕易忘了的。

老實說,安容希望沈安芸能忘記,那樣她才不會給武安侯府惹禍,侯府才不用跟著她屁股後面收拾爛攤子。

至於沈安芸推脫說她不知道大姨娘害沈安姒的事,不過是想逃避責任罷了,她說的也對,她已經出嫁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侯府也不疼她了,大姨娘做什麼,確實和她關係不大,她完全可以說是大姨娘疼她,幫她報復沈安姒。

說到底,一個個都是自找苦吃,自尋死路。

沈安芸氣的說不出話,最後望著安容,牙齒上下撞擊,眸底有恨意,「絕子葯,我是買了自己吃的,老太太不是說了不管我的死活嗎,怎麼又跑來管我願不願意生孩子了?!」

安容瞥了四下一眼,勾唇一笑,笑的有些冷,「你覺得你說這話我會信嗎?」

沈安芸重重一哼,「不信又如何,我吃什麼,你管的到嗎?!」

安容望著沈安芸,「你吃什麼我是管不到,但是你給別人吃,侯府就能管!」

安容說的沒錯,別人可不管沈安芸是不是被武安侯府嫌棄,外人只知道沈安芸是侯府嫁出去的女兒,她禍害自己可以,但是禍害別人,那就是武安侯府的罪,武安侯府得為她的錯承擔罪責。

就像大夫人偷竊安容秘方的事,武安侯府是看在安容過世的娘的面子上,沒上門質問,便是如此,都足夠建安伯府喝一壺的了。

沈安芸捏緊拳頭,「絕子葯,我已經給了孫媽媽,你還想我怎麼樣?!」

安容朝沈安芸走近一步,「丫鬟給孫媽媽的只不過是一瓶子麵粉而已,大姐姐,你該知道我,雖然不怎麼會醫術,卻也認得一些葯,麵粉和藥粉我還分得清楚,別跟我說,江湖郎中賣給你的原就是麵粉,十兩銀子買一瓶子麵粉,我會信嗎?況且,我親眼見丫鬟聞過絕子葯!」

最後一句,安容是詐嚇沈安芸的,丫鬟沒有聞藥粉,不過安容不信,這麼點細節,丫鬟都告訴沈安芸,再者,看葯原就是買葯的一部分。

沈安芸被安容步步緊逼,有些招架不住了,她停住了腳步,嘴角的笑冷的厲害,「我是騙了孫媽媽又如何,你能拿我怎麼樣?!我實話告訴你,那絕子葯現在已經沒了,我全給人餵了下去,我是親眼瞧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