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二十二章下葬

第三百二十二章下葬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4 20:39  字數:3743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嫁嫡》更多支持!

孫媽媽瞅著畫像,連連點頭,「可不是,奴婢也瞧著和二少爺般配的很。」

沈安溪和安容兩個是滿臉黑線,哭笑不得。

這廂大哥的親事還沒解決,祖母又惦記上了二哥。

二哥有中意的姑娘好么,爹爹娘親都知道,也都不反對,只叮囑二哥要恪守禮教,否則爹爹會扒二哥兩層皮。

二哥連大哥的親事都管了,要是知道祖母幫他做媒,還不得嚇壞啊,回頭還得來求她,等祖母下定主意了,再說的話,祖母肯定更不高興。

沈安溪見老太太對畫中姑娘越看越是喜歡,忙上去道,「祖母,二哥有中意的姑娘呢。」

老太太抬眸看著沈安溪,眉頭輕皺,沈安溪忙又加了一句,「娘親也知道。」

孫媽媽拿著畫像,聽了沈安溪的話,忙笑道,「三太太這回瞞的可真夠嚴實的,這麼大的事,也不跟老太太透個話兒,不知道是哪家姑娘?」

孫媽媽說完,想起之前沈安閔險些被三老爺打的事,好像涉及烤魚烤肉,府里有傳言說是二少爺和姑娘私相授受,可是三太太不是說,二少爺那是和人聊吃的嗎?

沈安溪輕撓額頭,瞅著一屋子的丫鬟,她輕搖了搖頭,「娘親不許我亂說,祖母,一會兒娘親回來,你讓娘親和你仔細說,我知道的不多,娘親二哥他們怕我嘴太快,不告訴我。」

沈安溪眼神頗哀怨,那是一種不被信任的感覺,很不好受。

三太太今兒回娘家去了,早的話會回來吃午飯,老太太又看了看畫中姑娘,擺擺手,讓孫媽媽把畫像收好。

孫媽媽笑著應下了。

安容見老太太又把心思放在給沈安北挑媳婦上了,覺得頭有些疼,好像不坦白是不行了。

她擺擺手,讓屋子裡的丫鬟全部退出去。

老太太望著安容,眉頭輕挑,安容上前挨著老太太坐下,道,「祖母,大哥他皮薄,有些話不敢和祖母您說,要我來說呢。」

老太太皺眉,「北哥兒膽子幾時這麼小了,不敢和祖母說,還得你來,祖母是能吃了他還是會打他板子?」

安容攔著老太太的胳膊,輕輕的撒嬌道,「誰知道呢,回頭祖母見了大哥,要狠狠訓斥他,大哥好像也有了中意的姑娘。」

老太太眉頭隴的更緊了,「北哥兒也有了中意的姑娘?他不是在瓊山書院讀書,一心求學嗎?」

安容輕點頭。

她知道老太太不喜歡小輩在親事上自己做主,忤逆她,不過嫁人、娶媳婦是一輩子的大事,總要自己喜歡才行,哪怕明知道老太太不高興,安容也要開口。

「誰府上的姑娘?」老太太問道。

「周老太傅的孫女兒,」安容聲音清脆如雨滴碧荷。

老太太一時沒聽清楚,問道,「誰府上的姑娘?」

安容搖著老太太的胳膊,道,「是周老太傅嫡次子所出嫡女,周婉兒。」

老太太望著安容,安容繼續道,「大哥在瓊山書院求學,周婉兒是老太傅的孫女兒,她去找自己的祖父,大哥見過她。」

只是見過,可還沒有表達過愛慕之意。

安容可不想老太太誤以為沈安北在書院只顧談情說愛,不讀書了。

老太太聽得眉頭輕蹙,周老太傅的孫女兒只是不必說,只是她從來沒有想過沈安北要和周府結親。

「輩分不對,」老太太輕聲一嘆。

周婉兒比沈安北低了一輩。

安容就知道,老太太知道這事,反對的理由只有這一個,不過安容已經想好說辭了。

安容笑問道,「祖母,你說皇上和父親是算平輩,還是晚輩?」

「胡鬧,哪有臣子跟皇上論輩分的?」老太太輕聲呵斥。

安容撅著嘴,搖了搖老太太。

老太太便招架不住了,「若是真要算,自然算平輩。」

安容眸底一亮,「祖母,您忘了,皇上可是周老太傅的學生呢,算起來,大哥還是他最小的師弟呢,父親憑白高了皇上一輩,這輩分原就是不對的。」

老太太聽了安容這話,手裡撥弄的佛珠頓住,好像,這輩分是有些不對勁。

安容笑道,「既然這輩分原就有些問題,那大哥娶周婉兒就不是什麼問題,再說了,前朝大儒衛長風不也曾死前託孤,將自己的孤弱孫女嫁給了自己的弟子么?」

安容記得,那弟子比孤女還大十歲呢,大哥可只比周婉兒大兩歲。

老太太還是有些繞不過彎來,沈安溪則笑道,「不是說『學無長幼,達者為先』嗎?」

學習不分年齡大小,誰懂得誰就是老師。

安容嘟著嘴道,「其實輩分這事,要真細究起來,那京都可亂的很呢。」

別的且不說了,皇宮那是最亂的!

有姑母身在後宮,覺得勢力太薄,就將自己的表侄女選進宮,一同伺候皇上。

姐妹二人,一個嫁給皇上為妃,一個嫁給駙馬他弟弟。

更有奇葩的是,有娶妻不成,二十年後娶人家女兒的。

樁樁件件,不勝枚舉。

安容不覺得沈安北娶周婉兒是個大問題,只要有人彈劾,她就有話堵回去,連皇家都這樣隨意了,憑什麼要求他們一定要中規中矩的?

反而是周婉兒,天知道,她是不是喜歡大哥啊,萬一不喜歡,想再多也是白瞎。

安容和沈安溪你一句,我一句,說的老太太頭都有些暈乎了。

她擺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