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一十九章中毒(4K,,粉紅

第三百一十九章中毒(4K,,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3 12:39  字數:4829

看見二老爺臉色突變,額頭上還有豆大的汗珠,二太太心也提了起來,問道,「出什麼事了?」

說著,二太太把身子前傾,想瞅瞅信上寫了些什麼。

二老爺把信紙一疊,臉色極差的他,火氣也格外的大,「不該你管的事,少管,今晚我睡書房,不必等我。」

說完,二老爺邁步轉身。

身後,二太太是氣的直扭帕子,什麼叫不該她管的事少管,他不是她的夫君嗎?!他要是出了事,她下半輩子指著誰去?!

丫鬟過來扶著二太太,低聲道,「太太,像是出了天大的事了,方才奴婢瞧見老爺轉身時,那臉黑的能滴墨,他不讓您知道,肯定怕您擔心。」

丫鬟一勸說,二太太心底的怒氣是消了一半,是啊,老爺素來疼她,不願意她為了別的事勞心操神,自己還怨他,著實不該,只是能讓老爺色變的事,那絕非是小事啊,二太太在心中祈禱,別是出了什麼大事才好。

再說,二老爺轉身時,臉當即就冷了下來,拿著信的手攢緊,狠狠的用力,再用力,大有要將信捏的粉碎的感覺。

等到了書房,二老爺坐在椅子上,看著信半晌出神。

這是庄王爺的筆跡。

卻又不是。

這樣矛盾的事,讓二老爺越加的憤怒。

有些事,侯府不知道,外人不知道,但是他卻心底清楚的很。

庄王爺不可能給他寫這樣的信,因為他和庄王爺暗地往來極隱秘,庄王爺支持他,不可能給他寫這樣的勒索信!

可是筆跡是庄王爺的無疑,二老爺心中有兩個猜測。

一是,這信是有人冒充庄王爺寫的。

二老爺不信庄王爺這樣別具一格的字,會有人喜歡,會特地的臨摹,只有庄王爺養的幕僚才會,他曾親眼見過庄王爺的幕僚將奏摺遞到庄王爺手裡,庄王爺看過後,簽上自己的大名的,那字跡和庄王爺的一模一樣!

這信,莫非是那幕僚寫的?

能接觸到庄王爺的字,還能臨摹出一封勒索信出來,絕對和庄王爺走的近。

二老爺眸底閃過一抹殺機。

第二,這信確確實實是庄王爺寫的,卻不是勒索信,而是警告信。

警告他別太過分,敢去碰侯爺的底線。

只是這猜測,二老爺想了一下,便放棄了,肯定是那幕僚寫的無疑。

二老爺望著手裡的信,將信撕成兩半,一半留著,一半揉成了粉末。

他起身走到一副畫後,將畫挪開,裡面有暗格。

二老爺取出夜行衣,更上後,出了書房,縱身一躍,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趙成守在書房外,瞅著二老爺的輕功,眉頭輕扭。

他一直以為二老爺武功平平,不值一提,沒想到輕功會這麼的高,侯府還真是卧虎藏龍啊。

他勾唇一笑,緊隨其後。

二老爺武功雖高,可是趙成是暗衛,最擅長的便是藏匿,如影隨形,是以,一路上,二老爺也沒有發現他。

一宿無話。

第二天,安容醒來的時候,正見蕭湛在書房寫字。

安容由著丫鬟伺候穿戴,眉頭輕扭,「他這麼早就有事忙?」

海棠低聲道,「蕭表少爺起的極早,自己換了葯,就有暗衛來稟告,說是二老爺和庄王爺關係極其親密……。」

海棠越說臉越紅,惹的安容扭頭看著她,別怪她想歪了,是海棠這副表情太惹人遐想了。

二老爺和庄王爺!!!

安容眼珠子瞪圓,不敢置信。

半晌之後,海棠低聲道,「庄王爺玩孌童,二老爺還給送了庄王爺兩個……。」

安容,「……。」

安容臉黑了,玩孌童這麼變態的事,人人都該鄙夷,譴責,二老爺居然還投其所好!

而且,庄王爺是不是太變態了,人前是道貌岸然的君子,和庄王妃舉案齊眉,人人羨慕,人後玩瘦馬,現在居然還玩孌童!

安容無暇想太多,她記得昨兒蕭湛冒充庄王爺的筆跡給二老爺寫了勒索信,這不是勒索勒到馬蹄子上去了?

安容邁步朝蕭湛走去,蕭湛寫了五封信,信上的內容如昨日給庄王爺的信一般無二。

安容挑了挑眉頭,到嘴邊的話還是咽了下去,她嘴角緩緩勾起笑容,他這是要玩壞二老爺呢,不同的字跡,每一個都是他招惹不起的人物,他必須乖乖的認了。

安容不信,每日一封這樣相同又不同的勒索信,二老爺還能招架的住。

安容轉身繼續洗漱、梳妝。

海棠幫著戴玉簪,安容注意到桌子上有個錦盒,她眉頭挑了挑,指著錦盒問,「這是……。」

海棠忙回道,「這是昨兒奴婢從李家鐵鋪買回來的匕首。」

安容臉色微僵,伸手打開錦盒。

錦盒之內,安然放著一把精緻卻不失霸氣的匕首,上面點綴了些紅寶石,華貴異常。

安容拿起匕首,抽出來,頓時一股子寒氣撲面而來。

是一把絕好的匕首!

海棠笑道,「老李鐵匠說,這把匕首是他最得意之作,說是裡面有寒鐵,匕首划過肌膚,有冰凍之感,原是想留著做傳家之物的,姑娘要,便讓與姑娘了,沒有要銀子。」

海棠其實對匕首沒有什麼感覺,不過蕭表少爺是極喜歡這把匕首的,姑娘送這個給他,他絕對滿意,要不是昨兒出了事,她早把匕首送到安容和蕭湛跟前了。

海棠想,這會兒安容該送了吧,她覺得蕭湛在等安容送他。

誰想,安容把匕首放回錦盒中,打開抽屜,把錦盒塞了進去。

海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