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一十八章玄青

第三百一十八章玄青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02 00:11  字數:3668

暗處,趙風很無奈。

不是他不殺小廝,而是小廝明顯是侯爺的心腹啊,小廝不會把這話告訴大夫人的,大夫人也不會找他打聽,殺他沒必要。

趙風輕身一躍,縱身離開。

玲瓏閣,書房。

趙風站在書桌前,將自己所聽到的事原原本本告知蕭湛和安容,包括殺了婆子的事。

暗衛殺人天經地義,他怕的是嚇住安容。

安容聽到趙風說,婆子說沈安姝不是侯爺的女兒,她眸底都迸出寒芒來。

大夫人給她爹戴了綠帽子不算,還養了孽種,父親被蒙在鼓裡,還將沈安姝如珠如寶的疼著,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尤其是想到沈安姝前世那麼對待老太太,還跟她搶侯爺的疼愛,老實說,現在安容恨不得扇沈安姝兩巴掌才好,她憑什麼耀武揚威的要這個要那個?!

安容壓住心底的憤怒,望著趙風道,「父親找不到李大夫,找李大夫的兒子,大夫人會不會殺他滅口?」

趙風望著安容,又望著蕭湛,搖搖頭,「屬下不敢擔保,那婆子死了,不知道大夫人知不知道婆子告訴侯爺了什麼。」

要是知道的話,對李大夫的兒子下手也未嘗不可能。

趙風覺得侯府的人,善良的善良到了極致,惡毒的又惡毒的令人髮指,如此極端的兩種人,居然安然無恙的活了這麼多年,太神奇了。

以大夫人的手段和心機,要想殺四姑娘,那是輕而易舉的事啊,她怎麼早前不動手?

現在四姑娘長大了,她再下手可就不容易了,尤其是這會兒四姑娘有主子護著,大夫人再厲害,能跟主子比么?

要不是顧慮太多,要不是這會兒四姑娘沒有出嫁,大夫人這會兒早身首異處了,誰有閑工夫跟她磨磨唧唧?

趙風心急啊,老太太是要殺大夫人,可是她得顧忌安容,顧忌沈安北。

要老太太對大夫人出手,最少也要幾個月呢,得安容出嫁,沈安北娶了媳婦,而且媳婦要懷身孕。

不然守孝三年,嫡妻有孕,那是不孝啊。

要是世子夫人一年半載的沒有音訊,那豈不是要留大夫人一直活著?

趙風扭眉表示,若真是如此,他會得心肌梗塞。

好在,四姑娘恨不得大夫人即刻就死。

蕭湛坐在那裡,抬眸吩咐趙風道,「讓人護好李大夫,務必讓他見到侯爺。」

趙風領命,轉身離開。

看著趙風的呻吟像箭一樣嗖的一下就消失不見了,安容心生羨慕,若是她也是男兒,她定學得一身本事,就不用處處仰仗蕭湛了。

安容正想的入神,蕭湛將一幅畫展開。

安容回過神來,瞧見她畫的畫被塗上了顏色,正是玄青色,花紋勾勒,精緻奢貴。

畫中男人,容貌俊朗出塵,一雙眼眸寒光四溢,不怒自威,讓人望之生畏。

蕭湛覺得,安容這幅畫,將他刻畫的淋漓盡致,入木三分。

他有些不懂,安容是取下過他的面具,可是他記得當時臉上塗著黑乎乎的藥膏,安容並沒有瞧見過他的全貌,他也沒有在她面前露過這樣的眼神,她卻能畫的這麼入神,好像曾經見過他容貌完好的模樣一般?

這種感覺很怪異,好像在他認得安容之前,安容已經認得他了。

「你好像很了解我,」蕭湛的聲音驀地傳來。

安容微微一怔,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了解他嗎?

她了解前世的他,但這一世,蕭湛已經顛覆了她的認知,她不敢說對他了解。

「你和我想像的不同,」安容回道。

「想像?」這兩個字讓蕭湛無奈一笑,「你想像中的我怎麼樣?」

「生長在天上之巔,懸崖峭壁之上一朵迎著冷冽寒風的雪蓮,」安容回道。

高貴、危險、冷冽、可望而不可即。

這是安容對前世蕭湛的認知。

「那現實中呢?」蕭湛笑問道。

現實中,安容撇撇嘴,「我還是不說了,我怕你聽了會生氣。」

顯然不是什麼好話。

蕭湛還偏就想知道了,安容這樣子,明顯是說他天差地別。

安容見他想知道,便笑道,「你這朵可望而不可即的雪蓮,被蕭老國公送給了我,包治百病。」

之前只能仰望,從沒有想過有採摘的那麼一天。

可是忽然,有一天,這朵人人渴望的雪蓮落到了她的手中。

恰好她又有一身的毛病。

這朵雪蓮就發揮效用了,也就是將一堆毛病的侯府收拾的服服帖帖。

說實話,安容覺得為難蕭湛了,讓他幫忙處理侯府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實在是大材小用了。

只是,看著畫,安容眉頭輕扭,「你為什麼喜歡玄青色的衣裳?」

蕭湛眸光落到書桌上,眸底有抹黯傷,「舅舅說,我的身世就像玄青色。」

安容怔然,蕭湛的眸光,她注意到了,感覺到他說這話時的脆弱,瞧的叫人心疼,甚至心中騰起一抹想抱緊他的衝動。

安容不明白了,她從沒有聽過,有人會用顏色來形容身世。

玄青色。

玄,乃黑色。

青,則是介於藍和紫之間,屬於暗色,有光澤。

他不是永寧侯的兒子么,身世很確定啊,怎麼蕭湛的話,像是不知道他的身世一般?

「蕭大將軍什麼時候說的?」安容好奇的問。

「三歲吧。」

「……。」

屋子裡氣氛一下子凝固了起來,安容訕笑兩聲,「三歲時候的事,我早不記得了,你記性真好。」

蕭湛沒有說話,不過神情早恢復一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