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一十四章惦記

第三百一十四章惦記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31 03:04  字數:3743

會對二姨娘下手的,只有兩個人。

沈安芸和大夫人。

沈安芸小產,又加上大姨娘的死,對她打擊不小,她忍不住那二姨娘泄憤在情理之中的是,只是那時候她身子還沒有復原,應該還沒那個心情對二姨娘下手。

就算要報仇,也不急於這麼一時半刻,畢竟要殺一個人,還要做到滴水不漏,絕非一件容易的事。

只有大夫人,她才有這樣的本事。

只是安容想不通,大夫人就算要殺二姨娘,也不應該這樣急吧,人已經在莊子上了,還在受苦中,她要急著殺她做什麼?

安容想著,輕輕一聳肩,沈安芸和大夫人的想法,不是她能揣測的,因為她們的想法與她不同。

安容望著沈安姒道,「我盡量去查。」

沈安姒感激的看了安容一眼。

安容能感覺到她眸底的感激是真心真意的。

那句話說的對,日久見人心,只有安容能做到始終如一。

從玉竹苑出來,安容覺得陽光格外的明媚,雖然只在沈安姒的屋子裡待了小會兒,卻好像很久了一般。

芍藥望著安容,輕輕撅嘴,「姑娘真要幫三姑娘?」

「不是幫她,是幫我自己。」

不抓到大夫人確鑿的證據,根本就沒辦法將她繩之以法。

芍藥不懂,亦步亦趨的跟在安容身後。

走到岔道口。芍藥遠遠的瞧見孫媽媽過來,笑道,「孫媽媽回來了。」

安容抬眸望過去。便見孫媽媽帶了個小丫鬟過來。

安容想了想,抬腳走了過去。

孫媽媽見安容過來,忙福身給安容請安,她知道安容擔心什麼,笑道,「四姑娘放心,奴婢將葯拿回來了。」

安容笑道。「孫媽媽辦事,祖母都放心。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只是沒有瞧過絕子葯,想看看。」

孫媽媽忙從懷裡掏出一個藥瓶子,遞給安容。顏色和安容在街上瞧見的一樣,都是青花瓷的,至於花紋是不是一樣,當時離的遠,安容沒瞧清楚。

安容打開藥瓶子,輕輕嗅了嗅,清澈的眼眸微凝,再聞,眉頭又扭緊了些。

孫媽媽瞧了便有不好的預感。忙問,「這葯怎麼了?」

安容有些不敢確定的一嗅再嗅,最後乾脆倒到手心。聲音有些飄遠,「好像是麵粉。」

孫媽媽愕然,眼睛睜大,連眼角的皺紋都拉緊了些,「怎麼可能是麵粉呢?」

安容搖頭,她也不知道。當這瓶子里裝的,的的確確是麵粉。怎麼聞都聞不到一絲一毫的藥味兒。

孫媽媽自己嘗了一些,她倒不怕這是絕子葯,她一大把年紀,夫君早死,就算這真是絕子葯,她嘗了也不礙事,只是一口的麵粉味,孫媽媽的眉頭便扭緊了,「我是親眼瞧見丫鬟從袖子

里掏出來的啊。」

安容把藥瓶子還給孫媽媽。

芍藥早忍不住義憤填膺了,俏目瞪圓,「都說江湖郎中喜歡騙人,愛賣假藥,肯定是那江湖郎中騙人!」

孫媽媽猜也是這樣,大姑奶奶又不知道她會登門要丫鬟才買的絕子葯,她根本就沒有作假的機會。

孫媽媽趕著去回稟老太太。

安容心中的感覺越發不妙,江湖郎中會賣假藥,但不會把麵粉當葯賣,居家婦人,還能分不清哪個是葯,哪個是麵粉嗎?

安容期望是江湖郎中賣了假藥,是郎中存了良善之心,將麵粉當做絕子葯賣。

芍藥見安容這麼糾結,忍不住笑道,「姑娘想知道那郎中是好是壞,奴婢去找他就是了。」

安容白了芍藥一眼,「你忘了,那郎中說了明兒就離開京都,指不定這會兒就走了。」

若是賣了假藥,他沒必要走,要知道絕子葯的效果,少說也要幾個月呢。

芍藥想想也是,麵粉又不害人,沒必要逃。

安容邁步回玲瓏苑。

剛上樓,便聽到有清凌凌倒茶聲,不像是喻媽媽,也不像是海棠。

安容快走兩步,便瞧見蕭湛將茶壺擱下,端起茶盞輕輕撥弄。

安容眼睛輕眨,邁步走過去,問道,「你今兒沒離開侯府嗎?」

「出去了一趟,」蕭湛回道。

他抬眸望著安容,深邃如夜空的眸底有些璀璨光芒,光芒中滿含懷疑和探究,他打量安容,似乎想鑽進安容的腦袋裡去一探究竟,想瞧瞧她為什麼對別人就那麼敏感,對他就遲鈍的叫人癲狂。

安容在他對面坐下,問道,「之前我求你幫我查大夫人,你有沒有派暗衛看著她,還有有沒有瞧見今兒殺碧玉碧春的刺客?」

安容一溜煙問完,然後睜著一雙清澈明亮的雙眸看著蕭湛,很期待蕭湛的回答。

可是蕭湛偏偏張不開嘴。

他在猶豫,有些齷蹉不堪的事,他不想安容知道。

可是不讓她知道,又似乎說不過去,原本她就在懷疑了,自己不告訴她,她也會去查。

蕭湛遲疑了片刻,決定據實以告。

再開口之前,蕭湛擺手把芍藥和海棠支開了。

安容眼睛瞪大,眸底寫滿了不解,海棠和芍藥是她的心腹,連他睡在她屋子裡的事都知道,還有什麼要瞞著她們的?

海棠和芍藥看著蕭湛朝她們擺手,差點嚇呆,二話不說,趕緊溜下樓。

等兩人走後,蕭湛才道,「碧玉和碧春是趙風殺的。」

安容驚站了起來,漂亮的雙眸睜的圓實,「你讓他殺的?為什麼?」

蕭湛搖頭。「不是我讓趙風殺的,是不得不殺她們。」

蕭湛伸手把安容拉坐下來,細細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