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一十三章絕子

第三百一十三章絕子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31 03:04  字數:4955

安容往一旁走了兩步,正好見到丫鬟的臉,正是沈安芸的貼身丫鬟春蘭。

安容見那江湖郎中從藥箱子里拿了一瓶子葯給春蘭。

春蘭給了他一個不小的銀錠子,瞧樣子,有十兩。

江湖郎中接了銀子,在手裡掂了掂,然後笑著揣袖子里去了。

春蘭拿了藥瓶子,轉身去別處。

安容越看眉頭越皺,沈安芸小產了,就算宣平侯夫人不喜歡她,怎麼也要給她請大夫吧?

多年的姐妹,安容對沈安芸了解的很,她並不相信江湖郎中的醫術,總說那是騙子。

這會兒卻叫丫鬟來找江湖郎中買葯了,還一瓶子葯價值十兩?

安容邁步朝江湖郎中走過去。

她手裡拿著十兩銀子,直接遞到江湖郎中跟前。

江湖郎中的眼睛都直了,伸手去拿。

安容把手收了回來,問道,「方才那丫鬟買了什麼?」

江湖郎中望了安容一眼,眸光落到安容手裡的銀錠子上,眸底有些猶豫之色,「我答應那丫鬟替她保密。」

「是嗎?」安容輕輕一笑,笑聲有些綿長,「我只是好奇而已,不說那算了。」

說完,安容轉身。

江湖郎中手心癢的很,見安容真走了,想著那十兩銀子就那樣飛了,心裡怎麼想怎麼後悔。

最後,快步追上安容,笑道,「好吧,我說,明兒我就離開京都。」

言外之意,就是他說了便說了,要是那葯真出了什麼事,也是找不到他作證的。

安容點頭一笑。

江湖郎中便道,「之前那丫鬟買了一瓶子絕子葯,說是她們家少奶奶之前小產,差點送了命,往後再不想生孩子了,我就賣了她一瓶子。」

安容聽得眼睛瞪圓,半晌沒反應過來,江湖郎中一伸手,就把安容手裡的銀錠子拿了過去,一溜煙跑了。

芍藥氣煞了,姑娘還沒說讓他走呢,他就拿錢跑了,虧得她之前還覺得這江湖郎中不錯,不為錢財所動,沒想到愛財不算,還賣拿起子害人的葯!

弋陽郡主瞅著那消失在人群里的江湖郎中,扭頭望著安容,「我怎麼聽著像是在說你大姐姐,宣平侯世子二夫人?」

安容點點頭,「就是她,我只是想不通,她怎麼會想要服絕子葯。」

芍藥有些同情道,「肯定是宣平侯府傷了大姑奶奶的心,為了迎娶世子夫人進門,就不將她肚子里的孩子當回事。」

要不是宣平侯府做的過分,沈安芸肚子里的孩子不會沒了。

有正妻壓在頭上,就算真生下孩子,也不會被人當成一回事。

可是,做女人,不生孩子,是不是太奇怪了些?

絕子葯可不是避子葯,吃了就那段時間不會懷孕,那會是一輩子的事啊,等將來再想生,可就機會渺茫了。

芍藥覺得沈安芸是在氣頭上,做事莽撞了些,遲早有後悔的那一天。

而安容覺得,沈安芸不是那樣的人,她從沒有見過她不為自己著想過,在內宅,不論是嫡妻還是小妾,有了孩子,就等於有了個靠山,宣平侯府不是不要她生孩子,只是不讓她在嫡妻跟前生而已。

安容敢篤定,這絕子葯,沈安芸不是給自己準備的。

安容懷疑是給世子嫡妻準備的,可是護國公府大姑娘似乎還沒有定下嫁期,這會兒就準備絕子葯?

安容覺得有必要把這事告訴老太太,沈安芸闖禍,害了別人,最後還得武安侯府給她收拾爛攤子。

安容和弋陽郡主回馬車,然後直奔侯府。

兩人有說有笑的邁步進侯府,卻見福總管急急忙的走過來,神情有些不安。

見安容和弋陽郡主走過來,忙行禮請安。

安容瞧了便問道,「福總管這樣急,可是出了什麼急事?」

福總管點點頭,「侯爺讓奴才去告訴裴度少爺一聲,上回他追查的刺客可能還藏匿在侯府中。」

安容微微一愣,上回那刺客不是死在了密道里嗎,怎麼還有,「有人瞧見刺客了?」

福總管搖了搖頭,「那倒沒有,是大夫人屋子裡的大丫鬟碧玉、碧春,被人一劍封了喉,侯爺查看過,兇手武功極高,所用的兇器也是暗衛才用的輕薄軟劍。」

聽到碧玉、碧春兩個被殺,安容半晌都沒回過神來,這兩個丫鬟是大夫人一手培養的心腹,隨便哪個都能獨膽一面,前世碧玉隨著沈安玉嫁進了三皇子府,因為避諱沈安玉的名字,改名碧柳,這一世,居然死了?

福總管急著出門,跟安容告退。

而侯府里的小廝則忙著找刺客藏匿之所。

弋陽郡主撅了撅嘴,她今兒真是倒霉透頂,怎麼到哪兒都混不到一頓飯吃,武安侯府出了這樣的事,她怎麼好意思留下來,弋陽郡主嘟著腮幫子道,「府上有事,我就先回王府了。」

安容也不敢多留弋陽郡主,萬一刺客要是蹦出來,傷著了弋陽郡主,她怎麼和瑞親王府交代?

安容轉身送弋陽郡主離開,道,「改日我再請你來侯府玩。」

弋陽郡主點點頭。

等送走了弋陽郡主,安容便趕回內院。

半道上,芍藥不解的望著安容,「之前蕭表少爺不是說幫姑娘查大夫人嗎,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刺客藏在哪裡?」

安容眉頭輕隴,她想不透,為什麼刺客要殺了碧玉、碧春兩個呢,兩個丫鬟而已,就算做了什麼,也是奉大夫人命令行事啊,要殺也該殺大夫人才對吧?

侯府,被一層陰霾所籠罩,人人自危。

安容剛邁步進正屋,就受了一通驚嚇。

夏荷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