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一十二章靜靜(求粉紅)

第三百一十二章靜靜(求粉紅)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31 03:04  字數:4857

不得不說,弋陽郡主真相了。

小世子不哭不鬧,還真的是想趁機出去玩,京都外面的世界和他想像的很不一樣,連軒哥哥都為了玩離家出走了,可見京都外面有多麼的好玩了,他要好好玩玩,才不負此行。

小世子膽子大的很,從來就不知道何為懼怕,他身份高貴,在京都,有幾個人比得上他,又有誰能給他懼怕?

便是那些皇子們,都要靠後,小世子的身份確定無疑,將來是郡王,若是將來建功立業,再進一步,那變會封為親王,那些皇子們可都搖搖欲墜著呢,雖說是皇上的兒子,可不是每個皇子都叫人稀罕。

參與奪嫡,僥倖成功,那是九五之尊,手握生殺大權,人人奉承恭迎討好,若是失敗,十有八九是送命的下場,甚至比送命更凄慘,流放苦寒之地,駐守陵寢之類。

文武大臣大多會巴結皇子,但是皇子會轉過頭巴結小世子,好討得長公主的歡心,在他們奪嫡路上,給他們予以支持。

便是這會兒,小世子被綁架,那些皇子們都不會坐山看好戲,而是積極幫忙營救。

再說了,小世子聰慧的緊,不吵不鬧,才能討人喜歡啊,撒嬌才有好吃的,這是連軒教他的秘訣。

再退一步說,就算真惹惱東延太子又如何,他不就把人丟豆腐渣上么,豆腐渣那麼軟,又摔不壞,他怕的人家把他丟半路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而且,小世子也沒餓著,東延太子不給他買,他自己就不會買了么?

身上有長命鎖,有荷包,有玉佩,哪個都能換雞腿。

最重要的是,小世子的嘴很甜啊,把朝傾公主哄的高高興興,一口一個姐姐你真美,別說一個雞腿,就是雞腿攤子,小世子要,朝傾公主都捨得買給他。

離京之旅,就是這樣歡樂,除了夜裡想家,小世子有些想哭。

但是他總是會回家的,回家之後,姐姐不陪他玩,娘親爹爹進宮,又不帶他,他天天跟小廝玩,實在無趣的緊,所以思念又淡了很多。

這不,這會兒路過酒釀丸子攤鋪,聞著那淡淡的米酒香,小世子抓著朝傾公主的手,指著小鋪子道,「連軒哥哥說那個吃了也美容。」

東延太子站在一旁,額頭是青筋暴起,望著心動的朝傾公主,咬牙切齒的開口,「一路走過來,十個攤子有九個能美容,一個讓人瘦身,你信嗎?」

「我信啊,我要吃,」朝傾公主指著攤鋪,要東延太子買。

東延太子無奈擺手,就有暗衛上去買酒釀丸子了,小世子和朝傾公主坐在小攤子上。

等酒釀丸子端上來,小世子很殷勤的把自己那份分給朝傾公主和東延太子,還很嘴甜的說,吃的越多,就越漂亮,男人也一樣,會俊朗翩翩。

看著東延太子臉色越來越好,小世子暗自撇嘴。

以前他對連軒哥哥的話都是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覺得他都是糊弄小孩子的,沒想到都是真的。

女人喜歡聽好聽的,只要說能變漂亮,她腦子就不轉了。

男人要難糊弄的多,不過只要把他喜歡的女人哄高興了,他的不高興就不重要了,用連軒哥哥的話說,就是靠邊站,沒有他說話的權利。

連軒哥哥說,不能小瞧了女人,因為男人的娘親、媳婦都是女人,像他外祖父,父親口中大周最霸道不講理的蕭老國公,連軒哥哥說,蕭太夫人在的時候,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呢。

小世子抬眸望天,琉璃般璀璨的眸底有一抹小凄涼。

做男人好辛苦,在家要聽娘親的,長大要聽媳婦的,怎麼聽話的總是男人?

身為小男子漢,小世子覺得東延太子很可憐,所以又把酒釀丸子分給了他兩個。

祈王坐在他身側,眉頭扭了又扭,「為什麼沒有我的份?」

小世子扭頭看著他,一副你好意思開口要吃的,我卻不好意思給你吃的害你的表情,還有些恨鐵不成鋼道,「你比我見過的哥哥都胖,要減肥了。」

祈王,「……。」

朝傾公主笑噴。

祈王很無奈,對小世子道,「你應該叫我王叔。」

小世子隴鼻子,一副我雖然小,但我可不是好糊弄的表情,他鄙視了祈王一眼,理直氣壯道,「王叔都長了鬍子。」

祈王,「……。」

他就不能是年輕的王叔嗎?

就因為沒跟其他王爺一樣長了鬍子,就該是哥哥嗎?

這小子懂不懂什麼叫輩分啊,一路走過來,他都要以為他是人精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呆萌的時候,居然以鬍子定長幼。

東延太子則對祈王笑道,「確實是富態了些,這一路上,可以多鍛煉一二,權當減肥。」

祈王嘴角猛抽,他胖點怎麼了,他就胖了,祈王一抬手,很任性的對小攤販喊道,「再來兩碗酒釀丸子。」

喊完,對東延太子笑道,「能吃是福。」

「能吃是福,太能吃是豬,」小世子嘆息,「太墮落,沒救了。」

祈王,「……。」

手好癢,他要忍不住要揍這臭小子了怎麼辦?

東延太子輕勾唇,夾起一個酒釀丸子,笑道,「人為魚肉,我為刀俎,才是福氣。」

祈王眼神微凝。

小世子很歡樂,好吃好喝好玩,比在公主府還要自在。

公主府,長公主、長駙馬,還有清和郡主等,都以為他在吃苦頭,憂心忡忡。

尤其是,知道小世子沒有雞腿吃後,清和郡主和長公主都食難下咽了。

弋陽郡主捂著肚子,輕咬唇瓣,她早上習慣吃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