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九章丟臉

第三百零九章丟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9 09:35  字數:3727

戲,還是那日徐太后瞧的戲,就是那首引起徐太后共鳴的《馬娘》。

鄭太后聽說徐太后喜歡這戲,今兒特地也來聽上一聽。

誰想,這戲和上回徐太后聽得有些出入。

前面大部分都相同,後面結尾的時候加了不少。

後面寫繼子繼女反擊,馬娘訴說自己苦衷連連,繼子繼女幡然悔悟,對她孝心有加,好吃好喝的供養她。

本來這裡就是大結局的,但是後面加了一齣戲。

馬娘病了,繼子繼女還有她親生兒女都在床前,誰來伺疾,這是個問題。

按理該馬娘親生兒女來,可是長子卻是繼子。

而且是葯三分毒,馬娘捨不得自己的兒女吃那個苦,讓繼子繼女來。

起先幾次都是繼長子來的,噓寒問暖,孝心讓老爺感動,再看幼子站在一旁,睜著眼睛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覺得幼子不及長子一半。

就讓馬娘的親生子來。

然後,重頭戲來了。

馬娘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兒子不是長子,沒法繼承家業,將來的日子會凄苦的多。

就想毒死繼子,將家產留給親生兒子。

可是卻偏偏出了意外,老爺把毒藥端給了她兒子。

當時,她已經病入膏肓,口不能言。

看著親生兒子將毒藥抿入口中,然後笑的端給她。

剛走到床邊,兒子便七竅流血,氣絕身亡。

馬娘眼角有淚,手伸的高高的,最後悲痛欲絕之下,過世了。

這才是真正的結局,起先的結局不過是馬娘騙繼子繼女,寬他們的心。

鄭太后看完戲,拍著手,笑對徐太后,「這是哀家叫人補充的結局,徐太后覺得如何?」

徐太后沒差點氣死過去,卻不得不咬牙切齒的道,「好,極好。」

鄭太后便笑了,「哀家不過是臨時起意,時間倉促,難為他們還演的這麼入神,不過有件事,哀家不得不提醒一聲,有些事還是要查清楚再下懿旨的好,偏聽偏信,那是毀自己的名聲。」

徐太后回京只下過一道懿旨,鄭太后又請她看這麼一齣戲,傻子都知道和大夫人的事有關。

徐太后端茶不語,其實暗地裡已經給貼身公公使眼色,讓他去打聽了。

等得知大夫人的賢惠都是裝出來的,是算計的,徐太后的臉頓時陰了下去。

再後來,徐太后就訓斥大夫人了,把懿旨收回來。

芍藥說的繪聲繪色,安容聽的是大快人心。

芍藥捂嘴笑,「聽說大夫人剛回到沉香院,就暈倒了。」

安容把銀票遞給海棠,笑道,「我就不信她還辦法恢復誥命封號。」

芍藥低笑,「除非她下回救個皇子。」

就算真救了皇子,芍藥想,蕭表少爺肯定也有辦法讓她的如意算盤泡湯,有皇上做後台的感覺好爽。

不過芍藥是真同情蕭湛了,像他那般的人物,居然在親事在,被姑娘一再嫌棄,姑娘要好好反省了。

畢竟太后是皇上的親娘啊,姑娘有太后撐腰,孝字當先,皇上也不敢忤逆太后啊。

芍藥覺得做一桌子紅燒肉還不夠,要做十天半個月才行。

芍藥敢想敢說,海棠一臉黑線,「你和蕭表少爺有仇吧,連著吃十天半個月的紅燒肉,估計往後都厭惡紅燒肉了。」

芍藥紅著臉撓額頭,訕笑道,「反正姑娘是要嫁給蕭表少爺的,往後十天半個月下一回廚就成了唄。」

芍藥說的小聲,她可不敢惹惱安容,她怕安容打她。

連蕭表少爺都不敢躲啊,她就更不敢了,芍藥笑的見牙不見眼。

一天之內,蕭湛幫了安容兩回,安容不可能不投桃報李。

這不,吩咐芍藥道,「去大廚房多領些菜回來,再讓婆子把廚房好生收拾一番。」

芍藥清脆脆的應了一聲是,然後下樓辦事去了。

安容則坐在那裡,想一會兒給蕭湛做什麼菜答謝他比較好。

這廂,安容在廚房燒菜。

那廂,蕭湛在和蕭老國公說話。

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聽了蕭湛減少「路損」的辦法,大呼妙絕。

不過鄙陋之處也不可忽視,蕭大將軍道,「這樣一來,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路損,只是鹽商運送糧食去軍營的時間不定,只怕糧草時多時少,而且軍中原本就有貪墨現象,難保不會在鹽引上動手腳。」

軍中貪墨大多是在官銀上動手腳。

俸銀是官銀,護送到軍營後,要融化,然後把大銀錠子分成一個個的小銀錠子。

就是這分開的過程,缺斤少兩。

蕭大將軍最見不得這樣的伎倆,每年,都會逮住三五個,殺之,以儆效尤。

可是,人的貪婪之心是禁不住的,如野草,這裡不長,那裡長。

蕭老國公道,「貪墨一事在所難免,能免了糧草損失最好,一會兒我會把這辦法寫了奏摺遞給皇上。」

說完,蕭老國公眉頭挑了一挑,「湛兒,這主意不錯,早前怎麼沒聽你提起?」

蕭湛不敢居功,「是安容告訴我的。」

蕭老國公驚訝不已,「沈四姑娘想出來的?」

蕭湛點頭。

蕭大將軍眉頭一挑,極少夸人的他都忍不住道,「當真是個妙女子。」

蕭老國公有些惋惜,「可惜是女兒身,不然留在老夫身邊調教,將來也能做湛兒的左膀右臂。」

「我可以自己調教,」蕭湛道。

蕭老國公擺擺手,伸手端茶盞道,「你就算了,我可不想一個活潑機靈的外孫媳婦變的跟你一般冷冰冰,她這樣就好,沒事了,你回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