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六章外放

第三百零六章外放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8 05:24  字數:6289

合歡花,葉纖密,圓而綠,似槐而小,相對生。

夜間成對相合,如夫妻歡好之狀,故而叫合歡花。

將這樣的花,綉在袖口,哪怕是在內袖口,萬一叫人瞧見了,多尷尬啊?

安容臉有些紅。

可是她抵不住裙裳的誘惑,跑內間換衣裳去了。

等她出來的時候,驚呆了芍藥和海棠。

只覺得眼前的人兒,飄然塵外,瑩潤如玉,秀白如雪,仿若佛前蓮台上的一瓣聆聽佛偈的玉蓮。

一身天藍色裙裳,下擺綉著蝴蝶穿花,隨風輕動,那蝴蝶彷彿能振翅遠去。

髻間僅一枚蓮花滴露玉簪,雖然簡單,卻別具一番韻味,映著那寒泉映月的剪水雙眸,連人的三魂七魄都能勾走。

尤其她欣喜轉動,裙擺翻飛時,那抹清麗中,透出一抹艷麗的光來,叫人無法不多看幾眼。

芍藥和海棠驚艷不已,拍手叫好。

可是安容轉著轉著,就停了下來,愣愣的看著書房不錯眼。

芍藥轉身回頭。

只見隔著珠簾,那邊站著個男子。

他身著天藍色錦袍,面罩天藍色面具,氣質華貴,眸中有驚艷之色。

芍藥再次驚呆。

荀少爺怎麼來了?!

芍藥回頭看了安容一眼,轉身打了珠簾,朝書房邁步。

站著珠簾外,芍藥獃獃的看著空蕩蕩的書房。

彷彿方才屋子裡壓根就沒出現過什麼人。

她身後,珠簾輕晃,彼此撞擊,有清脆聲傳來。

芍藥忙跑窗戶旁看去。

只見一道天藍色身影縱身遠去。

在牆邊,另一道玄青色身影躍牆而入。

芍藥,「……。」

完了。

「姑娘不好了!荀少爺和蕭表少爺遇上了!」芍藥驚呼道。

安容忙打了帘子過去。

玲瓏閣建的高,就看的遠。

安容瞧見牆角邊,荀止和蕭湛詳談甚歡。

安容搭在窗戶上的手,緩緩垂下,搭在兩胳膊間的披帛掉在地上。

安容退後一步,好巧不巧踩了上去。

海棠直覺得那一腳踩在她心尖上。

這披帛也是天蠶絲的啊,怎麼能這樣糟踐啊?

姑娘,你倒是抬抬腳啊!

牆角邊。

蕭湛眉頭皺緊,上下掃視蕭遷,「你這身衣裳……。」

蕭遷瞅了瞅衣裳,「沒什麼問題啊,祖父讓我穿著試試,也是祖父讓我來找你,給你送葯的,我不知道大哥你不在屋子裡。」

蕭遷碰了碰臉,面具戴在臉上難受。

蕭遷把葯塞給蕭湛,道,「沒事我就先回國公府了。」

等蕭湛點頭,蕭遷一笑,縱身一躍,便消失在了侯府。

蕭湛看著手裡的藥瓶子,極品的金瘡葯,只是外祖父讓蕭遷穿他的衣裳來侯府是何用意?

難道是惱他不聽話,不穿這身衣裳,覺得擱在那裡浪費了,讓蕭遷穿?

祖父會那麼閑的無聊嗎?

他怎麼覺得外祖父好像是故意的,故意給他出難題?

蕭湛搖搖頭,把葯揣懷裡,邁步向前。

等他躍上二樓時,安容還在內屋換衣裳。

芍藥和海棠把擺放的錦盒裝進大箱子里。

安容站在屏風後,手緊緊的握著裙裳,心亂如麻。

她嘴角一抹譏諷的笑。

她原先還擔憂荀止就是蕭湛,她該怎麼辦,結果呢!

荀止來玲瓏閣是找蕭湛,不是找她的。

安容望著手腕上的紫繩手鐲,覺得鼻子泛酸。

如豆般的眼淚掉落而下,剛巧落在紫繩手鐲上。

安容伸手去擦,也不知道指甲什麼時候有了斷痕。

勾起一抹絲來,原本精緻的紫繩手鐲頓時變的難看了起來。

安容氣的用手去掰指甲,一時沒注意。

好了,指甲連著肉,疼的她直呲牙。

聽到安容的叫疼聲,芍藥忙走了過去,問,「姑娘,你怎麼了?」

安容輕甩手指,「不礙事。」

芍藥忙捧了安容的手看,瞧她的指甲壞了,便皺眉道,「奴婢給姑娘修修。」

說完,一扭頭就瞧見亂七八糟的紫繩手鐲,頓時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再給姑娘你編個紫繩手鐲,」芍藥道。

安容點點頭。

芍藥麻溜的拿了剪刀來,幫安容把指甲修建好。

再將紫繩剪斷,安容坐在小凳子上,看著窗外的白雲走神。

芍藥拉開紫繩,眼珠子越睜越大,最後沒差點瞪出來,喊安容道,「姑娘,姑娘,你看木鐲……。」

安容被喚回神來。

芍藥將她的手抬著,讓安容能瞧見她的手腕。

只見她手腕上,那原本醜陋不堪的木鐲,此刻泛著淡淡的紫暈。

赫然一隻紫金手鐲。

安容驚呆。

對著手鐲轉悠半天,發覺有地方還透著一點點黃色,像是黃金。

「這……,」安容不敢置信。

芍藥拍著自己的臉頰,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怎麼可能有這樣奇怪的事,一隻醜陋不堪的木鐲,居然變成了紫金手鐲,而且精緻的叫人嘆為觀止!

好像看著它,心情就很平和,再大的怒氣都能平復下來似地。

「難怪荀少爺說這是他家傳之寶呢,」芍藥驚嘆道。

安容試了試,依然拽不下來。

芍藥犯難了,「這是人家的傳家寶,姑娘卻要帶著它嫁給蕭表少爺了。」

芍藥感慨完,只覺得後腦勺有些涼快。

芍藥一扭頭,便見蕭湛站在那裡,看著安容的手腕,一眨不眨。

芍藥差點沒嚇的坐地上。

安容忙用袖子遮住紫金手鐲。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