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四章毒蠍

第三百零四章毒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7 15:49  字數:3765

蕭湛一聲女婿太過直白,驚呆了丫鬟,驚的安容不敢再和他對望。

安容起身納鞋底去了。

誰想剛坐下,好了,晚飯送來了。

芍藥偷偷捂嘴笑,絕對是蕭表少爺的暗衛,心向著自家主子呢。

一頓飯,吃的有些忐忑,安容沒有開口,蕭湛也沒有說話。

他好像在想事情。

想的還不是一般的入神,安容偷偷把紅燒肉和青菜對換了個位置,他都沒發覺。

等發覺吃的是青菜的時候,那眉頭緊皺的模樣。

對著青菜和紅燒肉,眉頭隴的緊緊的。

安容咬著筷子,一副你怎麼有些怪怪的表情的看著蕭湛,很無辜,無辜的蕭湛都不好意思懷疑她。

至於那顆被咬了兩口的青菜,被吐了出來。

安容撇撇嘴,這是得有多討厭吃青菜啊。

可偏偏蕭國公府送來的菜,頓頓有青菜。

安容實在憋不住了,問蕭湛,「你在想什麼事情呢?」

蕭湛給安容夾菜,聞言道,「一些公務。」

顯然不欲多談。

安容也知道自己幫不上蕭湛,沒再追問,悶頭吃飯。

誰想蕭湛以為他沒說,安容生氣了,便又解釋道,「糧食從集齊,到送到邊關,路上要派人護送,以防被人打劫,小心謹慎不說,等送到邊關的時候,糧食多還好,要是少,估計連一半都不到,舅舅讓我想辦法解決『路損』。」

路損,路上的損耗。

安容聽的愣愣的,難怪他想的入神了,這路損是必須的啊,總不能護送糧草的將士們不吃飯吧?

「要是他們不吃飯就好了,」安容呢喃出聲。

海棠聽得嘴角輕抽,抬手扶著額頭,不吃飯,都餓死在路上了,別說一半的糧食了,就是一粒糧食都送不到邊關好么。

可是下一秒,海棠就把胳膊放下了,因為蕭湛說,「我也是這樣想的。」

安容正吃飯呢,聽到蕭湛的話,猛然一嗆喉,沒噎死過去。

蕭湛嚇了一跳,忙給安容盛湯,用一種責怪的眼神看著安容,「小心點吃。」

安容眼神很哀怨,她只是隨口說著玩的,你卻是當真了啊!

這樣的大事,卻形同而戲,她能不嚇嗎?

「那他們吃什麼?」安容喝了幾口湯,不那麼難受後,問道。

蕭湛想了想,「吃他們自己的。」

只要不吃運送的軍糧,那軍糧就不會損失,舅舅的目的便達到了。

只是,他們護送軍糧,為何不吃軍糧?

只要給一個合理的理由,蕭大將軍交給蕭湛的問題,便能迎刃而解。

安容扯嘴角表示,他那是在異想天開。

將士們吃的都是軍糧好么,從來沒有吃自己的。

除非運送軍糧的不是將士。

可這麼大的事讓外人去送能行?

請人送,那也是要付銀子的好么,而且付出的更多。

安容決定默默吃飯,不打擾蕭湛的思緒。

一頓飯吃完,安容去樓下遛食,一刻鐘後上樓,海棠攔著安容道,「蕭表少爺在沐浴。」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他怎麼沐浴的?!」

「……用姑娘的浴桶。」

安容驚呆了,滿臉赤紅,她想到那日她沐浴被蕭湛闖進來的事,不敢上樓了,繼續下樓溜達。

心中忍不住嘀咕,他不是回了蕭國公府嗎,還換了衣裳,怎麼就不順帶沐浴呢,而且他傷的不輕,怎麼沐浴?

傷口不能浸水好么!

安容在院子里溜達過來,溜達過去。

心裡急的很,夜已經很深了,她點燈游花園很怪異好么。

而且院子里的丫鬟都納悶了,丫鬟拎了熱水上樓,姑娘卻不沐浴,在樓下徘徊不安,這不應該啊。

小半個時辰後,安容這才上樓。

走到屏風處,安容便瞧見蕭湛頭冒雲霧的場景。

白霧裊裊,騰空而散。

像極了鳥獸銅爐里的熏香,安容最喜歡的就是去捉那熏香,這會兒瞧見蕭湛頭頂冒白煙,有些手痒痒。

蕭湛抬眸看過來,道,「陪我對弈一局。」

安容一笑,打了帘子進去。

夜,深沉沉。

翌日,安容醒來時,蕭湛已經不在屋裡了。

安容扭了扭眉頭,望著丫鬟,「他人呢?」

海棠掏出一張紙給安容,搖頭道,「不知道呢,奴婢早上醒來時,就不見蕭表少爺人了,卻在書房發現了這個。」

紙上寫了幾個字:晚上回來。

安容呲牙,真是夠忙的,蕭國公府沒旁人了,明明傷成那樣,還事兒一堆。

安容把紙丟火爐里,伸了個懶腰,由著丫鬟伺候梳洗。

安容還以為蕭湛有事忙,早飯得吃侯府的飯菜,誰想剛洗好臉,書房便傳來動靜。

過去一看,可不是食盒么。

一頓早飯,安容吃的格外的歡。

芍藥和海棠相顧無言,要是蕭表少爺知道姑娘這麼高興,肯定能氣傷。

不過也能理解,姑娘怕蕭表少爺,雖然沒以前那樣懼怕的見了就繞道走,可也拘謹的很。

就比如吃飯吧,喜歡吃的菜,都不敢多夾,尤其是擺在蕭表少爺跟前的菜,姑娘幾乎都不敢去夾。

今兒的早飯,估計是姑娘吃的最歡快的一次了。

膽小,不解釋啊。

吃完了早飯,安容帶著海棠去松鶴院。

在半道上,安容就瞧見了沈安溪,見她快步走過來,安容有些挑眉。

「六妹妹,你這麼急做什麼?」安容不解的問。

沈安溪拉著安容就往回走,「快回玲瓏苑,方才五妹妹她們朝玲瓏苑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