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三章賢婿

第三百零三章賢婿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7 10:49  字數:3983

安容哪裡是急著回玲瓏苑自我反省,她是急著找蕭湛。

她越想越覺得徐太后懿旨的事不對勁。

上回,侯爺被護國公府和宣平侯府算計,氣惱之下,反將一軍。

這口氣,安容不信護國公夫人能咽的下去。

她卻偏偏幫大夫人說好話,幫侯府挽回名聲。

不是她成心的算計大夫人,就是大夫人答應了她什麼事。

而且,不是什麼好事。

安容有預感,那是一個大坑,稍不留神,侯府就萬劫不復了。

邁步上樓的時候,安容還在想,大夫人的命真的夠硬,只怕蕭湛都比不得她。

誥命封號被奪了,她都能有辦法恢復,這是一般人做的到的嗎?

安容有些無能為力了,她要請蕭湛來克她。

應該能請的動吧?

安容如是想,可是上樓,左右前後一找,哪裡有蕭湛的人影兒?

安容清澈眸底帶了些疑慮和擔憂,他不是先回來的嗎,她在松鶴院耽擱了那麼久,他居然還沒回來。

海棠瞧安容撅嘴,臉上寫滿了失望之色,笑道,「姑娘,蕭表少爺真的沒回來。」

安容臉微微紅,方才海棠就說蕭湛沒回來,是她不怎麼信。

芍藥也不怎麼信,可她更不信蕭湛會閑的無聊和安容躲貓貓,與他氣質不符好么,上回差點沒嚇死她。可是,「蕭表少爺說先回來的啊,怎麼可能比姑娘還晚呢。難道傷口又崩開了?」

就算崩開了,還有暗衛呢,扛也扛回來了啊。

他不會是回蕭國公府了吧?

還是半道又遇到刺客了?

芍藥有些害怕。

那些刺客太兇殘,完全不將人命當成一回事。

芍藥抬頭去看安容,見安容坐下來喝茶,姿態嫻雅,芍藥眉頭輕扭。方才姑娘還那麼急著找蕭表少爺,怎麼忽然就不急了呢?

安容有好么好急的。急又沒什麼用,她只要知道蕭湛的命很硬就行了。

命硬的人,誰遇上誰倒霉。

想到這句話的時候,安容正在喝茶。忽然猛的咳嗽了起來,她這話是不是不對啊,她也遇到蕭湛了啊,貌似沒有倒霉?

芍藥幫安容拍後背,才拍了一下,樓下傳來砰砰砰聲。

海棠忙丟了手裡的活,噔噔噔下樓。

片刻後,海棠上來了,有些急切的對安容道。「姑娘,長公主府小世子被綁架了。」

安容還沒有說話,芍藥便嘴快道。「怎麼又是綁架啊?」

海棠搖頭,她怎麼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綁架的,「好像綁架小世子的人與綁架顧家大姑娘的同一伙人。」

安容怔在那裡。

東延太子怎麼可能綁架小世子呢,他不是在公主府嗎,難道東延太子闖進長公主府了?

莫非蕭湛晚歸,與小世子被綁架有關?

安容真擔心蕭湛的傷了。小世子是長公主的心頭肉,他被人綁架。長公主還知道會擔憂成什麼樣子,蕭湛肯定要盡全力救小世子。

安容翹首以盼,可是蕭湛遲遲不歸。

安容壓下心中擔憂,努力納鞋底。

天邊夕陽無限好,晚霞絢爛。

安容站在迴廊上,眺目遠望,不知道何時,感覺到身後有股子涼意。

安容回頭,便見蕭湛朝她走過來。

他身上穿的不是她在大昭寺瞧見的錦袍,很乾凈,似乎還能聞到清淡香草味。

安容穿著一身淡紫色衣裙,裙上綉有小朵的淡粉色梔子花,三千青絲隨意的挽了一個鬆鬆的髻,斜插一隻白玉簪,嫻雅中帶著幾分隨意。

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雪膚溫潤如玉,柔光若膩,朱唇不點而紅,嬌艷若滴,腮邊兩縷髮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

蕭湛一時看怔了眼。

直到安容喚了他好幾聲,才回過神來,略顯窘迫的將眸光透向遠處。

安容隨著他視線望去,只見屋頂上落了兩隻交頸白鴿。

看著兩隻光天化日下旁若無人秀恩愛的鴿子,安容忽然想起一句話:秀恩愛,死的快。

你們兩個給我低調點兒,萬一我猜錯了,蕭湛不是荀止,不是你們的主子,把你們炖湯了怎麼辦?!

安容把蕭湛拉回屋內,問道,「你怎麼這會兒才回來?」

蕭湛看著安容用兩個手指夾著他的袖子,臉色微微抽,他只是瞧見小七小九,她就這樣擔憂了。

他要是說炖了小七小九,她是不是要哭求他饒過它們?

等進了屋,安容趕緊鬆手,臉色赤紅,走過去給蕭湛倒茶。

蕭湛端起茶盞輕啜了兩口,這才回安容道,「回侯府途中,遇到東延太子綁架祈王,我……。」

安容聽得一鄂,忽然出聲打斷蕭湛,「不是長公主府小世子嗎?」

蕭湛點點頭,「祈王先被抓,小世子隨後被抓,中間還有……。」

安容聽得嘴角猛抽,東延太子傻了吧,綁架一個就夠了,他不但有先有後,還有中間。

還有堂堂親王世子被人嫌棄,也真是夠丟臉的,不過安容覺得東延世子有眼光。

事情是這樣的。

東延太子離開大昭寺後,在半道遇到祈王,就順手把他抓了,後來在街上,碰到庄王世子挑事,就抓了庄王世子,庄王世子不安分,又吵又鬧,東延太子一怒之下,把他丟豆腐渣里了,當時小世子和小廝路過,正巧見到這一幕,好了,樂極生悲。

東延世子手一囫圇,把他給綁架了。

好吧。小世子也活該倒霉,誰叫他眼尖了。

蕭湛想救祈王,誰想小世子喊了一聲。「蕭湛哥哥,我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