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二章反省

第三百零二章反省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7 03:47  字數:3719

大夫人可是貨真價實的後娘啊。

之前偷安容的秘方,簡直是天良喪盡,為人所不齒。

可後來瞧戲的時候,似乎又不像那麼回事,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一個當家主母,手無縛雞之力,卻努力救傷的庶女,想以一己之力去抬戲台,這要換成旁人,有幾個做得到啊,庶女而已,在她們心中,跟死個丫鬟區別不大。

庄王妃覺得大夫人就跟戲裡的馬娘一樣,是有苦衷的,是面苦心甜。

庄王妃說,護國公夫人配合,真是把大夫人誇的是有口難言,受盡委屈。

徐太后就是後娘啊,當年她也受了不少的委屈,感同身受。

然後,便有了大夫人恢復誥命的懿旨。

沈安溪聽得嘴撅的高高的,徐太后真是吃飽了撐得慌,事情都沒查清楚,就胡亂下懿旨,這不是給侯府添亂嗎?

懿旨大夫人是接的爽快,感激涕零,可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老太太和侯府其他太太就擔憂不已了。

這是欺瞞太后啊!

老太太手撥弄佛珠,斂眉,神情不知所思。

安容站在一旁,她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天知道大夫人被禁足,還能和庄王妃和護國公夫人勾搭上。

安容絞盡腦汁的想,想著想著就想到了蕭湛身上。

安容現在對蕭湛可是依賴的很,不知道他怎麼看這事?

可是侯府的事,樣樣都麻煩他,是不是不好?

屋內,陷入寂靜。

外面,青衣小丫鬟進來,福身笑道,「老太太,四老爺回來了,還把表姑娘帶了回來。」

安容臉色一冷,她沒想到自己那麼阻攔一下,四老爺還是把柳雪茹帶回了侯府!

四太太出去相迎,沈安溪也想要出去,可是見安容站著不動,她也不動了。

柳雪茹克她呢。

其實武安侯府屬虎的不止沈安溪一個,還有沈安玉。

不過並不是什麼屬虎的都克人,而是正午過後,凌晨之前出生的老虎才克人。

下山虎傷人。

沈安玉的命也極好,她凌晨出生,不克誰。

沈安溪是夕陽落山時出生的,只是她本身極弱,克不了人。

柳雪茹就不同了,她和沈安溪出生時辰相差無幾,命理極硬。

四老爺進屋後,對老太太道,「我也知道算命先生叮囑的話,只是茹兒在柳家受盡流言,我不過是待了幾日都聽不進去的,憐她孤小,就帶回了侯府來。」

四老爺的意思是,侯府不多久就分家了,到時候三房會分出去,沈安溪和柳雪茹不會住在一起,就算相剋,也影響不了。

四老爺要把柳雪茹留在侯府,跟在老太太身邊養。

柳雪茹雙眼紅腫,臉色蒼白,哭聲極小,有梨花帶雨之姿。

老實話,老太太瞧她這模樣,真是憐惜不已。

尤其是四老爺說柳雪茹乖巧伶俐,懂事聽話,比他女兒都好,剛好能給安容做個伴兒。

老太太想想也是,沈安溪搬遠了,安容一個人住在侯府,略顯孤單,有個伴兒挺好。

老太太望著安容,安容很直接了當道,「還是給七妹妹作伴吧,我不用。」

說完,見大家都看著自己,安容覺得自己的話生硬了些,又道,「我都定親了,能在侯府待多久,雪茹表妹在侯府也孤單的很,還是跟在四嬸兒身邊吧,能給七妹妹做個伴,算命先生說了,會克祖母,這些事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好。」

看見她就煩,還要她天天見,只要想想,安容心底就冒火。

尤其是前世,祖母待她多好,結果呢,她明明知道大夫人她們心懷叵測,卻不告訴她,等所有人都死光了,再給她最後一擊。

要不是念在她最後坦白相告,沒讓自己死不瞑目的份上,安容連她侯府住兩晚的機會都不給!

安容哪裡不知道四老爺四太太的小算盤,話說的冠冕堂皇,還不是有自己的算計。

把柳雪茹接回侯府,養在老太太身邊,日子久了,情分就深了,將來肯定會給柳雪茹謀一份不錯的親事,還得搭送一大筆的陪嫁。

柳雪茹過的好,會不記得自己嫡親的舅舅舅母嗎?

這是讓老太太給他們縫製嫁衣裳呢。

安容很不高興,你要做好人自己做,別把別人當傻子,還說為了她好,前世這句話害苦了她!

一屋子人,就安容毫不遲疑的反對。

柳雪茹哭著走到安容跟前,紅著眼睛,嬌弱堪憐,「四姐姐,你不疼我了?」

安容在心底重重一冷哼,前世,你喂我砒霜的時候,又何曾憐惜過我?

安容親昵的幫柳雪茹擦乾眼淚,道,「茹表妹,有些事我不敢去嘗試,請你諒解我,不信,你問六妹妹。」

安容給沈安溪使眼色,沈安溪有些茫然。

老太太便問了,「什麼事不敢去嘗試?」

沈安溪恍然大悟,她懂安容要她說什麼了,沈安溪道,「祖母,今兒我和四姐姐不是去大昭寺求平安符了么,大昭寺的大師說,咱們侯府想平安,可不容易,大師說侯府會進一匹狼崽,雖然弱小,可他日長大……。」

說白了,就是侯府會養一匹白眼狼。

不保證是不是柳雪茹,可萬一是呢?

侯府已經夠亂的了,哪怕有一絲的可能,都要扼殺掉,反正人是四老爺接回來的,你就接回南苑住就是了,往後分家了,一起搬出侯府。

沈安溪輕聳肩,她不懂安容為何要她這樣和老太太說,不過她能覺察的出來,安容不喜歡柳雪茹,甚至可以說是討厭。

安容討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