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九章亂跑

第二百九十九章亂跑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6 08:28  字數:3795

沈安溪搖頭,眸底略帶疑惑,「我不知道呢,方才我還瞧見有人和她說話了,她可真是傲慢,對人愛答不理的,好像別人欠她錢不還似地。」

沈安溪表示,這樣的人她很不喜歡,甚至可以說討厭了,極難相處,讓安容離她遠一點兒。

綠柳翻白眼,要四姑娘離她遠一點兒,就不應該告訴她好么。

姑娘這麼一提醒,四姑娘不去找顧家大姑娘才怪了。

安容正擔憂清顏的身子,朝傾公主去哪兒了,既然沈安溪瞧見了,她當然要去問一問的,怎麼說,那日顧家母女還上門質問過她。

只是安容心中還有些納悶,沈安溪不喜歡清顏,怎麼方才說起她時眸底帶笑,好像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安容問道,「清顏方才是不是有什麼事?」

沈安溪齜牙道,「京都有幾個大家閨秀和四姐姐你一樣,受了慢待,就一笑置之,算了的,一般人都會當場還了的好么,跟上回二姐姐對大姐姐那樣,那姑娘伸腳了,顧家大姑娘摔了一跤。」

那樣傲慢的人兒摔跤,沈安溪心情當然好了。

安容要去找朝傾公主,沈安溪不樂意的嘟著嘴,磨磨蹭蹭的走著。

安容只好陪她晃晃悠悠了。

後頭,芍藥在套綠柳的話。

綠柳性子緩和,和芍藥玩的開,芍藥七轉八轉的一問,好了,綠柳什麼話都告訴芍藥。

就在安容去找瞎眼神算的時候,沈安溪找大師算了算八字。

算出來的結果和沈安溪希望的大相徑庭。

大師說沈安溪和馮風的八字相合,乃天造地設的姻緣,夫妻和順,白首偕老,更重要的是兒孫滿堂,子孝孫賢。

綠柳說的時候,那叫一個眉飛色舞,恨不得即刻告訴三太太才好。

這樣的相合的八字,可是極難見到的,沈安溪將來出嫁,會過的很舒坦很舒坦。

綠柳說完,朝芍藥撅了撅嘴,「這話我只敢跟你說,也只會跟你說,要是有旁人知道了,絕對是你泄密的,你會連累我被姑娘……。」

綠柳吐了吐舌頭,意思是她會被沈安溪拔舌頭。

芍藥拍著胸脯保證,「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外人的,除了我家姑娘。」

綠柳放心的笑笑,兩人玩笑起來。

主僕幾個朝前走,見前面熱鬧轟轟的,芍藥忙走了過去。

瞧見有兩個婆子將一個大家閨秀抬走,芍藥便拉著一旁的香客問,「出什麼事了?」

那香客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呢,好像好好的那姑娘就喊腿疼,面容扭曲的倒在了地上,疼的直打滾,可憐千金之軀……。」

沈安溪則隴著眉頭,「好像是陳家姑娘,就是她橫了顧家大姑娘一腳……。」

才過了多大一會兒啊,她的腿就疼了,這是報應嗎?

沈安溪背脊一涼,望著莊嚴肅穆的大昭寺,心中再不敢有抱怨之言。

而且,她方才心底還罵了人,現在覺得滲的慌,不行了,她要多去給菩薩燒幾柱香,就算她不願意嫁給人家,也不能咒人家吃飯噎死啊。

看著沈安溪疾步走遠,安容摸不著頭腦,「六妹妹,你去哪兒?」

沈安溪回頭道,「我有些事,一會兒來找你。」

說完,趕緊拎著裙擺跑。

安容則朝另外一邊走去。

走了沒一會兒,安容便在涼亭子里瞧見了朝傾公主。

她正吹著手心的傷。

感覺到有人過來,朝傾公主微微一怔,沒有理會安容,繼續吹傷口。

眸底有痛色,還發怒了,要是在北烈,估計又是誅人家九族了。

見安容在她對面坐下,朝傾公主頗有些不耐煩,「找我有事?」

安容輕撫額頭,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她說話可真沖,安容也就不和她拐彎抹角了,「顧家說你被人綁架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朝傾公主臉色帶怒,「什麼綁架?!人家那是救我一命!那日我去顧家找你,回來就有人上門行刺我,東延太子告訴我那是蕭家的暗衛!」

說著,朝傾公主更怒,「我幾時惹到蕭家了,和顧家結親的是他們,退親的還是他們,最後還要殺我!」

安容心底翻起驚濤駭浪來,「蕭家派人殺你?怎麼可能呢?你確定?」

說著,安容又望著朝傾公主,「你聽信東延太子的話,懷疑蕭家?」

朝傾公主重重一冷哼,「好人壞人我分的清!」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眉頭隴緊,「東延太子不是什麼好人,你應該離他遠一點兒。」

安容的話音未落,一抹寒光閃了下她的眼睛。

等安容睜開眼睛的時候,鋒利深寒的劍峰正對她的脖子。

「你說誰不是好人?」男子的說話聲帶著冰冷怒意。

安容背脊發涼,側過頭去看男子。

男子一身黑衣勁裝,臉色冰冷。

不過他身側站著的男子,卻是劍眉星目,樣貌堂堂,模樣甚是俊朗,而且瞧著有些眼熟。

安容都不用回想,就知道他是東延太子了。

朝傾公主方才才提及東延太子,這人不論是衣著還是容貌都符合他的身份。

安容沒有說話,本來東延太子就不是什麼好人。

只是安容略微有些心寒,就算朝傾公主佔了清顏的身子,卻沒有繼承她一絲的良善。

任是讓人拿劍指著她,她也沒有半句求情的話,而且她問的話更是叫人毛骨悚然。

「她死了沒?」朝傾公主問。

東延太子吧嗒一聲將摺扇打開,笑道,「還沒死,不過也快了。」

朝傾公主重重一哼,瞅著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