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三章白菜

第二百九十三章白菜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3 20:39  字數:3823

芍藥說了一堆。

安容覺得肯定還有些事,是芍藥不知道的。

就拿沈安姒招認,誰她自願幫大夫人的,這事說出來有人信嗎?

戲檯子不低,摔下來,那是有可能臉先著地的,萬一大夫人沒有接住她怎麼辦?

這樣危險的事,沈安姒會自願做?

她只能是被逼的。

而且她都傷成那樣了,哪怕是破罐子破摔,她也要拉個墊背的才對。

安容覺得,大夫人肯定是威脅了沈安姒什麼。

這個威脅極有可能是二姨娘,如果沈安姒敢說實話,大夫人絕對有一千一萬種辦法讓遠在莊子上的二姨娘生不如死。

沈安姒不可能坐視二姨娘不管,她落得今日這般,將來只有依靠二姨娘了,只有自己的親娘才能始終如一的待自己,不論女兒是貴還是賤。

「三姑娘沒有幫二姨娘求情?」安容問道。

芍藥點點頭道,「求情了,三姑娘說,她這輩子都會是侯府的拖累,侯府不會容她住一輩子,她希望腿傷好轉了些後,搬去莊子上和二姨娘一起住,母女兩個青燈古佛,了此殘生。」

說實話,沈安姒哽咽著嗓子說這些話的時候,芍藥差點哭了。

真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要不是她們那麼的鬧騰,那麼的作死,以老太太的心慈手軟,三姑娘還能沒一個好的歸宿?

以前心高氣傲瞧不上裴家七少爺,嫌棄人家庶出的身份,現在好了,換別人嫌棄她了。

真是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過就算沈安姒是自願的,大夫人意圖欺騙大家,這個罪也不小了。

侯爺下令關大夫人半年的足,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放大夫人出沉香院一步。

這廂安容心情很好,那邊海棠急急忙邁步過來,「姑娘,蕭表少爺的傷口好像全崩了,血流不止。」

安容嘴角的笑頓時滯住,側過頭,去瞧坐在小榻上的蕭湛,心底憋的慌。

傷口崩了,那都是他自找的!

傷口原就縫過線了,這要崩了,那得多疼啊,那些線就像是刀在刮他的肉。

安容想著,心就軟了下去。

她起身朝蕭湛走去。

海棠端了銅盆清水來,芍藥拿了烈酒來。

安容狠狠的剜了蕭湛幾眼,然後幫他擦拭身子,消毒,縫合傷口。

前前後後忙完,半個時辰過去了。

安容腰都彎疼了。

「你別再亂動了,傷口再崩開,我不會再管你了,」安容說狠話道,「我會把你敲暈,直接丟樓下去!」

蕭湛聽得有些黑線,就憑她也能打暈他,他就算傷的只剩一口氣,也不至於這樣吧?

安容知道他心中所想,呲牙道,「我打你,你敢還手嗎?」

蕭湛,「……。」

「我還能躲,」蕭湛無奈道。

「躲貓貓么?」芍藥站在一旁,兀的加了一句。

屋子裡,氣氛瞬間凝固了。

海棠憋的肩膀抖如篩子,幾次差點破功,她是咬著自己唇瓣,強逼自己忍著的。

安容臉色抽了又抽,不用懷疑,她又在腦補蕭湛躲貓貓的景象了。

本來形象已經夠接地氣了,這會兒直接從十八變成了三四歲稚兒了,指不定還追著她喊,「姐姐,我要吃糖。」

安容憋不住了,捂著肚子,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蕭湛臉黑如鍋底。

「我不躲了!」蕭湛氣道。

一雙寒如鐵的雙眸直接掃向芍藥,芍藥差點嚇哭。

她忙躲到安容背後,恨不得把自己舌頭咬掉才好,她這喜歡隨便亂接話的毛病什麼,遲早會要了自己的命啊,她怎麼能不長眼的開蕭表少爺的玩笑呢。

芍藥怕死,覺得後背涼颼颼的。

她伸手拽了安容的衣袖,求安容救她。

安容瞪了蕭湛,「不許你嚇我的丫鬟!」

其實,安容想說的是,「要不咱們玩躲貓貓吧?」

想著,安容就能樂半天了,調戲湛王的感覺著實不錯。

安容越想,嘴角的弧度越大,彎都彎不下去。

蕭湛斜了兩人一眼,拿起兵書,仔細翻看著。

海棠瞅了瞅夜色,已經到了安容歇息的時候了,蕭表少爺精神極好,他還要看書,可怎麼辦啊?

對了,蕭表少爺還要吃宵夜。

他要吃什麼宵夜?

海棠不敢問蕭湛,只能問安容。

安容扭眉,她怎麼知道蕭湛要吃什麼宵夜?

說到宵夜,她也有些餓了。

「吃混沌吧,」安容想了想道,又抬頭看蕭湛,「你沒意見吧?」

說著,見蕭湛抬頭,眸光深邃,安容忽然覺得臉一紅,她幹嘛要問他,他又不是客人,給他什麼他就該吃什麼才對,哪有他挑事的份。

所以,安容脖子一昂,又加了一句,「有意見也沒用。」

蕭湛覺得安容問他有沒有意見,目的就是為了說最後一句,嘴角輕輕上揚。

「我隨意,」他笑道。

安容眼稍一挑,笑的有些賊,「這可是你說的,那我讓廚房準備青菜混沌。」

蕭湛,「……。」

芍藥站在一旁,還是有些怯怯的,方才得罪了蕭湛,她覺得及時彌補。

芍藥道,「姑娘,廚房沒有青菜。」

安容臉一哏。

芍藥又道,「有白菜。」

這兩個菜,在芍藥看來,差不多,至少廚房婆子說,兩個菜價格一樣。

安容問蕭湛,「你吃白菜嗎?」

「不吃。」

聽到蕭湛說,不吃白菜,安容就高興了,「就白菜混沌吧。」

蕭湛眸底夾笑,繼續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