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二章傷口

第二百九十二章傷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3 20:39  字數:3830

海棠站在一旁伺候,瞧見這一幕,臉紅的把臉挪向別處。

安容感覺到蕭湛呼出的鼻息,噴洒在她的胸口,那灼熱的氣息,讓她的臉瞬間漲的發紫。

安容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趕緊從小榻上下來。

「把後背對著我,」安容拍著蕭湛的肩膀道。

饒是安容努力保持鎮定,她的說話聲還是有些顫抖。

蕭湛乖乖的側過身子。

看著蕭湛的後背,海棠倒吸了一口氣。

血肉模糊。

沒有比這更貼切的詞了,怎麼會傷的這麼重了?

安容也生氣了,瞪著蕭湛的後腦勺,「傷口蹦了,你怎麼不說,什麼時候的事?」

「吃午飯的時候,」蕭湛如實道。

安容氣的恨不得去敲蕭湛的腦門才好。

他是不是從來都不聽醫囑?

之前傷到胳膊,柳大夫就說他不聽話,胳膊差點廢了。

現在又是!

明明知道吃飯,抬胳膊會拉開傷口,他怎麼不說一聲!

偏偏他側向內側,丫鬟都不敢瞅他,都沒人知道。

真是活該受罪。

安容氣極了,用力去戳蕭湛的傷口。

蕭湛倒抽了幾口氣,忍不住道,「你想守寡不成?」

安容手戳過去,聽到蕭湛的話,一時愣住。

好了,下手沒輕沒重,要不是戳偏了一些,估計蕭湛會疼的跳起來。

蕭湛看著安容,眉頭扭得緊緊的。

安容呲牙,「你不是不怕疼嗎,讓我戳幾下怎麼了?」

蕭湛把後背對著安容,「你隨便戳,一會兒我要吃宵夜。」

話題轉的太快,安容有些轉不過彎來,「什麼意思?」

「你喂我吃宵夜,」蕭湛沒想到他後背傷了,安容會那麼氣憤,早知道就讓她喂飯了,他要吃宵夜補起來。

安容作勢要打蕭湛,真是會順杆子往上爬,屋子裡有丫鬟,卻還要使喚她,愛吃不吃。

安容生氣,卻不能把蕭湛怎麼樣,只能在蕭湛後背傷上做文章了。

不對,是繡花了。

安容重新縫合傷口,將傷口縫成一朵花。

海棠,「……。」

海棠低頭看著地毯,表示她什麼也沒瞧見。

安容對於自己的傑作甚至滿意,雙層的花瓣,縫合度很高,就算崩壞一層,還有一層呢。

這還不夠,安容還讓海棠拿了大紅的束腰來。

蕭湛瞧的臉都黑了,望著大紅束腰半晌,在安容過來時,他挑眉一笑。

「今夜,就要我做新郎了?」蕭湛一副迫不及待的神情。

安容頓時覺得牙關有些痒痒,耳根子更是燒的厲害。

可是大紅束腰系在胸前,真的有些像新郎官。

安容有些騎虎難下了,包紮不是,不包紮也不是。

包紮意味著認同蕭湛做新郎了。

不包紮,豈不是她退縮了?

還好有海棠,她出來打圓場道,「這束腰奴婢之前好像掉地上過,怕是髒了,奴婢換條新的了。」

海棠接過束腰要走,安容道,「你幫他包紮吧。」

海棠沒有拒絕,包紮不是什麼難事,可是等她回來時,蕭湛的眼神,明顯就是要安容包紮的意思。

海棠只好來請安容了,「姑娘,蕭表少爺一定要你給他包紮傷口呢。」

安容聽了就來氣,「憑什麼?」

憑什麼他要住玲瓏閣,就住玲瓏閣?

憑什麼要她幫著包紮,她就得幫著包紮?

她又不是他家小丫鬟,任他呼來喝去!

安容骨頭很硬,大有寧死不屈的架勢。

可是蕭湛一句話,她就歇菜了。

蕭湛說,「我明兒娶你回國公府給我包紮。」

等成他的嫡親,就有足夠的理由要她幫著包紮傷口了。

而且,他還可以為所欲為。

她沒有拒絕的權利。

看著蕭湛那似笑非笑,我不是開玩笑的神情,安容真是能被他氣暈。

以前,蕭湛在安容眼裡是個無所不能的男子,生人勿近,仿若神祗。

現在,蕭湛在安容眼裡就是個地痞無賴,好像一下子就接了地氣。

不愧是靖北侯世子的親大哥,比他有過之而不及。

想起靖北侯世子,安容抬眸看著蕭湛,「靖北侯世子找到了么?」

話題轉的太快,太出乎人的意料。

蕭湛眉頭皺了皺,有些不悅,「你想他了?」

安容很大方的點了點頭,她確實有些想靖北侯世子了,不想到靖北侯世子,怎麼會提及他?

「不比較,不知道靖北侯世子的好,」安容輕聲感慨,

言外之意,就是你這個大哥稍遜一籌,比不上弟弟。

蕭湛陰著臉,沒有說話。

安容就想氣他了,「你不會又想警告我,如果再提及靖北侯世子,就送靖北侯世子去千里之外吧?」

蕭湛氣笑了,伸手抓著安容的下顎,「好一張伶牙俐齒的嘴。」

安容想掙開,可是越掙,下顎越痛,她不得不屈服。

清澈的眸底夾雜了細碎的淚花,欲落不落。

蕭湛用那帶著繭子的指腹輕輕的摩挲著安容嬌艷欲滴的唇瓣。

就是這張嬌唇,昨夜喂他吃粥。

那濕潤的觸感,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他有些按耐不住,想再重溫一遍。

或者說,讓那種朦朧的感覺變的更真實一些。

蕭湛從來都是行動派,腦中這麼想,事實也這麼做了。

等他自己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把安容拉到他懷裡,親上了。

海棠驚呆了。

手裡的綉帕悄無聲息的落下,眼睛瞪的圓圓的,嘴巴更是張的能塞進去一個鴨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