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一章悶哼(求粉紅)

第二百九十一章悶哼(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3 10:48  字數:3778

安容知道,自從大夫人禁足之後,侯爺幾乎就沒有在大夫人屋子裡睡過,甚至連沉香院都沒有邁過步。

大姨娘和二姨娘那兒倒是歇過幾晚,只是沈安芸和沈安姒一個比一個能鬧,侯爺去,聽到的都是抱怨、求情、訴苦,他覺得煩,躲著呢。

這些天,侯爺除了睡在三姨娘那裡,就是睡在楊姨娘那兒,再不就是外書房。

次數多了,楊姨娘懷孕也正常,侯爺把她放在心上也合情理。

再退一步說,妾室打架,還誤殺了人,這罪名也不小了。

「大姨娘和二姨娘死了沒?」安容比較關心這個。

芍藥搖了搖頭,神情頗惋惜,「沒有。」

當時,那些丫鬟婆子緊緊的抓著侯爺的手,就在她暗自拍手叫好,覺得侯爺會氣的一用勁,三太太和四太太趕到了。

芍藥覺得很鬱悶,這是大房的家務事,三太太、四太太湊什麼熱鬧。

況且,這事關係到三姑娘摔斷腿,老太太已經交給大夫人管了。

她都沒來啊!

大姨娘、二姨娘說到底只是個妾,侯爺殺了也就殺了,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

芍藥瞅了瞅天色,道,「侯爺將大姨娘和二姨娘帶走了,要連夜審問呢。」

芍藥想到一件事,忙道,「聽府里的丫鬟說,二姨娘會火急火燎的上門找大姨娘算賬,是因為大夫人的貼身丫鬟墨菊去找了二姨娘,不知道說了什麼事,二姨娘就氣急敗壞的衝出了門……。

安容聽得眸底直泛冷光。

還能說什麼事?

自然是大姨娘害的沈安姒摔斷腿的事了,她是成心挑事呢,真是哪哪都有她!

她稍微一挑撥離間,就害的楊姨娘沒了命,就連原本還有些叫人同情的二姨娘,也犯了錯,等著被罰,被父親嫌棄了。

安容要去瞧瞧侯爺是怎麼審理大姨娘她們的。

喻媽媽攔住她道,「夜已經深了,夜露重的很,姑娘就別去了,讓芍藥帶小丫鬟去,有什麼事聽清楚了再回來告訴姑娘也一樣。」

芍藥連連點頭。

這事要是發生在白天,姑娘去聽也無妨,這大晚上的,又是侯爺妾室打架,姑娘去會惹人說閑話。

哪有女兒管父親房裡的事的?

芍藥不辭奔波辛勞,又帶著夏兒、秋兒趕去正院。

屋內,安容有些心不在焉。

喻媽媽見她那樣兒,便轉移安容的視線,催促道,「姑娘,這千層底的鞋,要七日之內做完呢,姑娘沒時間耽擱……。」

安容點了點頭,接過鞋底,一針一針的繡起來。

蕭湛坐在那裡看書,時不時的抬眸看一眼安容。

見她嗦手指,疼的眉頭直扭,蕭湛的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就非得一定要你做?」

安容瞥頭看了蕭湛一眼,不是早說過這些得她做么,怎麼還問?

安容還是點了點頭。

等她收回眸光時,瞥到小几上的兵書。

安容每戳破一回手指,就要歇好一會兒才能繼續。

安容放下鞋底,拿起兵書,看著書名兩個大字:戰論。

安容隨手翻開,一股墨香撲鼻而來。

安容喜歡這樣的墨香味兒,乾淨、舒適。

安容對兵法不大感興趣,她只是覺得干坐著,有些彆扭。

可是翻了兩頁後,安容眉頭隴緊了。

這字,似曾相識。

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書從哪兒買的?」安容好奇的問道。

蕭湛隨手翻了一頁兵書,頭也不抬道,「這兵書國公府世代相傳,你手中的書是我自己謄抄的。」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大。

這是他寫的?

她為什麼覺得眼熟的很,好像經常瞧見似地?

除了湛王府大門上的對聯外,她還從沒瞧見過蕭湛的字,為何覺得眼熟?

安容望著兵書走神。

她最近沒看幾本書,只是和荀止有過書信往來,好像荀止的字和蕭湛的如出一轍?

安容越回想,越覺得相似。

可是她要肯定,安容又有些猶豫了。

是不是她瞧錯了?

安容想對比一二,偏偏荀止給她的信,她怕留著惹禍,全給燒了個乾淨。

安容拿著書的手,慢慢的握緊。

心有些慌亂不安。

她不止一次懷疑蕭湛和荀止是同一個人了,每次一有這樣兒的念頭,就被她強行摁了下去。

若是其他人,安容還能懷疑筆跡相似是偶然。

世人敬仰崇尚書法大家,從小就臨摹他的字帖,久而久之,字跡就像誰的。

可是蕭湛的書法,饒是周少易都難臨摹,只能做到形似,而神不似。

蕭湛發覺安容在走神,伸手在她眼前輕輕晃動,安容理都沒理他,麻溜的下了小榻,去了書桌旁。

因為心不在焉,差點將蕭湛的書糊地上去,幸好海棠眼疾手快,接住了。

海棠著實受了不小的驚嚇。

這可是蕭表少爺親筆所寫,國公府世代相傳的兵書啊,要是弄壞了,可怎麼辦啊?

蕭湛遠遠的瞧著,見安容拿起一張花箋。

他的臉瞬間漆黑如炭,眸底隱隱有火苗串燒。

尤其是安容讓海棠抓了小七過來,把信塞進竹筒,然後放飛了小七。

夜,朦朧月色下,小七朝空中飛去。

它落在玲瓏苑的牆壁上,趴在那裡,有些摸不著頭腦。

朝國公府的方向看了看,又朝玲瓏閣望了望。

小七知道誰是它的主子。

可是最近,它已經有些暈了。

信他是送到了臨墨軒,可是取信的人,從蕭湛變成了蕭老國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