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九章他殺

第二百八十九章他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2 16:18  字數:4503

說完,安容巴拉巴拉吃飯。

海棠望著天花板,神情頗無奈。

姑娘對夫君的要求好低。

難道蕭表少爺家世才華還比不上青菜么?

海棠用眼角餘光瞄著蕭湛,不知道蕭表少爺會不會吃?

蕭湛哭笑不得。

他承認自己有些挑食。

整個大周,不吃青菜的男子少之又少,偏偏安容要嫁個討厭吃青菜,又願意為他吃青菜的男子。

「只要吃青菜就行,沒別的要求了?」蕭湛笑問道。

安容隴著眉頭,當然沒別的要求了,其他的你都會好么?

安容重重的點了點頭。

蕭湛笑的更歡,捏了安容的鼻子道,「其實,我有很多菜不愛吃。」

安容囧了,「挑食對身子不好。」

「你有這覺悟?」蕭湛挑眉淡笑。

安容呲牙,「我當然有了。」

蕭湛笑著點頭,「今晚的菜,估計會很特別。」

安容不懂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但見蕭湛將青菜夾起,塞嘴裡。

然後吞下去。

安容嘴扯了又扯,算你狠。

一頓飯,吃的還算可口。

海棠幫安容和蕭湛盛湯,樓道上傳來噔噔噔聲。

芍藥回來了。

瞧見安容和蕭湛兩個面對面吃飯,芍藥驚呆了。

居然這麼和諧,不應該啊。

姑娘居然有膽子和蕭表少爺共桌吃飯了,一會兒沒見,姑娘膽子見長啊。

安容也注意到芍藥回來了,瞧見她那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安容也覺得有些彆扭。

這好像的確不大可能發生在她身上。

可偏偏就發生了。

而且她好像並不怎麼怕蕭湛了。

更重要的是,她好像忘記了一件大事。

安容扭頭瞅著蕭湛,問,「你吃飽了嗎?」

蕭湛將湯喝了一半,將碗擱下,點點頭。

「吃飽了,」蕭湛心情不錯的回道。

下一秒,蕭湛的笑就僵硬在了嘴角上。

因為安容問,「現在可以談退親的事了么?」

吃飯之前,說好了,等吃完再談的。

回答安容的是,壓抑的怒氣,「真想掐死你。」

安容脖子涼颼颼的。

芍藥湊到海棠身邊,咕嚕嚕問了好幾句。

海棠表示,她也不懂安容和蕭湛是怎麼回事,一會兒很好,一會兒就吵起來,然後又莫名其妙的好了,反反覆復。

芍藥心生同情。

同情院外假山旁吃午飯的暗衛趙成,明明是荀少爺的暗衛啊,負責守護姑娘,誰想到姑娘卻在屋子裡和蕭表少爺吃的歡暢。

芍藥覺得她比安容更糾結。

她好像覺得蕭表少爺也很好,不比荀少爺差。

尤其是現在,他近水樓台,姑娘極容易就淪陷了啊。

芍藥沒有忘記荀止的傳家寶,安容手腕上的木鐲。

取不下來的人家的傳家寶啊。

芍藥深呼一口氣。

安容扭頭望著她,「事情打探的怎麼樣了?」

芍藥忙上前兩步,望著蕭湛,又看了看安容,不知道怎麼說。

安容斜了蕭湛一眼,很直白道,「當他不存在。」

蕭湛的嘴嚴的很,他又不會和別人說侯府的八卦,聽了就聽了。

芍藥腿有些軟,姑娘,你這話好傷人啊,一個大活人,臉還黑著,怎麼能當他不存在吶?

可是他不走,她總不好把姑娘拉樓下去說話吧。

所以,芍藥聽話的當蕭湛不存在了。

芍藥負責去查戲台坍塌的事,去跟福總管和幾個二門婆子打聽,總算是把人給問清楚了。

「那日在小廝回府之前,上午出門的一共有七個婆子,五個丫鬟,其中兩個是三太太的丫鬟,一個二太太的丫鬟,另外兩個在廚房伺候,是跟著婆子一塊兒出的門,」芍藥道。

芍藥巴拉巴拉一堆,包括那些丫鬟的名字都問了出來。

安容自動將三太太的丫鬟排除在外,鎖定二太太身上。

可是安容有些想不明白,二太太有什麼目的要害沈安姒?

沈安姒和她沒有利益衝突吧?

「沒有大姨娘的丫鬟?」安容問道。

芍藥搖搖頭,她問了,沒有。

海棠站在一旁,輕聲道,「奴婢覺得綠兒有些可疑。」

芍藥望著海棠,不解的皺眉,「綠兒?她不是三太太院子里的嗎,她為什麼可疑?」

海棠想了想道,「有一回,我從前院回來,被劉媽媽拉住說話,碰到大姨娘的貼身丫鬟和綠兒有說有笑的走過去,她們好像是同鄉。」

海棠也是猜測的,應該她們用同一種她聽的不大懂的話在交流,兩人關係很是親密。

海棠心細,話少。

沒有十足的把握,她不會輕易說。

老實說,大姨娘是最有嫌疑做這事的人,她是沈安芸的親娘。

沈安芸沒了孩子,這事雖然是宣平侯府做的過分,沈安芙有錯,可是歸根究底,還是沈安姒咄咄逼人在前。

若不是她偷拿了安容的舉報信,讓大夫人心底惱怒,沈安芸也不會和沈安姒發生爭執,導致她動了胎氣。

沈安芸出嫁了,大夫人的手再長,想伸進宣平侯府,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要報復沈安芸,最簡便的辦法就是拿大姨娘開刀。

大夫人和沈安姒合謀,不就是要幫自己恢復誥命封號,重掌侯府嗎?

這不是大姨娘願意看到的。

昨兒的事,她去做是最有動機的,既能報仇,又能毀了大夫人的算計,一箭雙鵰啊。

安容想了想,對芍藥道,「去問問綠兒。」

芍藥點點頭。

蕭湛坐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