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八章然後

第二百八十八章然後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2 16:18  字數:3796

安容微微挑眉,眸底帶笑,但是臉上卻滿是迷茫的看著蕭湛。

「你不喜歡吃青菜么?」安容裝傻問道。

蕭湛沒說話。

她不傻,怎麼可能聽不出方才他問那話的意思,明擺著就是不喜歡才說的。

安容便笑了,「給你送飯菜來的暗衛明顯辦事不利啊,主子不愛吃的才還端來做什麼,只是給你看么?」

安容對端菜來的暗衛本來很隨意,但是那張紙條來惹人氣呢,什麼意思嘛,這是她的閨房,她還能沒飯吃,搶他主子的飯?

安容才不會承認她方才有過這樣的想法,正是因為被戳破了,所以更惱了。

總之,這是你的暗衛給你送來的飯,自然都是你可心喜歡的,我給你夾哪個都成。

談不上打探過你的喜好。

蕭湛被安容問的語咽。

低頭盯著碗里的青菜,眉頭漸漸皺隴。

這菜好像不是給他準備的。

至少不全是給他準備的,不然暗衛不可能端青菜來。

蕭湛再掃桌子一眼,幾乎可以篤定了。

暗衛是依照安容的喜好上的菜。

安容心情很好,用筷子夾了塊肉丁,塞嘴裡,輕輕的咀嚼著,然後望著蕭湛,那清澈的眸底就一個意思:我可是給你面子吃了,你總不至於不給我面子吧?

「你至於么,我給你夾的又不是砒霜,」安容實在憋不住了。

這話,安容前世就想說了,今兒總算是問出口了,也算是了了一個心中疙瘩。

安容只是想刺激一下蕭湛,可是蕭湛的回答差點讓安容噴飯。

「砒霜比這個好吃,」蕭湛回答。

安容斜了他一眼,「要不要我給你炒盤子砒霜來,清蒸也行啊。」

可是蕭湛的回答再次讓安容淚奔。

「武安侯府的砒霜是麵粉,」蕭湛笑道。

海棠伺候在一旁,憋笑憋得肩膀險些脫臼。

蕭湛的意思是,小炒也行,清蒸也行,總歸比青菜好。

這得多反感吃青菜啊?

安容眼珠子一轉,一抹流光轉瞬即逝,卻差點閃著蕭湛的眼,讓他瞧的有些錯不開。

安容打定主意了,就要他吃青菜,好好的折磨折磨他。

「你要在我這裡住幾天?」安容問道。

蕭湛給自己夾菜,「傷好為止。」

安容暗暗呲牙,你這傷已經好差不多了好么,賴在她閨房不走,有損你湛王冷冽深沉的形象好么!

安容懷疑,她的重生,讓蕭老國公滿意她,從而逼的蕭湛走上了一條歪路,就成現在這樣,有點無賴了。

安容望著他,輕咬筷子,問道,「被蕭老國公逼,你什麼感覺?」

蕭湛抬眸看著安容,深邃的眸底有抹光亮,「外祖父他是為了我好。」

安容嗓子一噎,覺得和蕭湛有些無話可說。

好像跟他一比,她特別的不孝順。

她也知道父親和祖母是為了她好。

可是那也不應該逼著她嫁一個她不願意嫁的人啊,安容覺得蕭湛有些愚孝,要努力說服他才行。

安容斟酌了下道,「我知道你孝順蕭老國公,可是成親是一輩子的大事,豈能隨意馬虎,一定要自己中意才行,不然將來後悔了怎麼辦?」

安容還打算說一堆,可是抵不住蕭湛一句話打斷她。

「我不會後悔,」蕭湛沉冷的聲音就像入冬的冰溜子,「只有娶你,我才能一輩子有嫡妻。」

安容眼珠子瞪圓,好像心底忽然堵了一團氣,「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不克你,」蕭湛解釋道。

安容怔了一怔,她記得有流言說蕭湛克妻,娶誰,誰死。

可是前世清顏明顯是死在沈安玉他們手裡的啊,又不是他克的。

雖然跟他也有關係,是因為他太俊朗,太吸引人,才害得沈安玉傾心,導致了清顏的被害。

安容想著,就忍不住小聲嘀咕了。

蕭湛耳力很好,聽到安容說他是禍水,蕭湛的臉都黑成了一塊大黑炭。

尤其是安容理直氣壯的說,「就算我命好,你也不能來禍害我啊,你去禍害別人去吧?」

安容眸底有話:我求你了。

蕭湛忽然覺得嘴裡的飯菜味道有些不對勁,他好像被安容氣的把青菜往嘴裡塞了。

安容緊緊的盯著他。

蕭湛吐也不是,不吐又難受。

最後一狠心,給吞了下去。

然後黑著臉瞪著安容,「我禍害不死你,你會醫術。」

安容立馬拔高了聲音道,「我的醫術是跟清顏學的!」

言外之意,就是你更禍害不死清顏。

蕭湛臉黑的很厲害,隱隱有了怒意,他將手裡的筷子重重的擱下,「她已經嫁人了!」

蕭湛擱筷子,安容嚇了心撲騰一跳,可也沒有他說的話來的更叫她驚嚇。

「怎麼可能,清顏怎麼可能嫁人呢,我上回還見過她!」安容不信。

蕭湛覺得有必要和安容說清楚,免得她來揪著這事不放。

蕭湛指著自己裸露的上半身,那些被包紮的傷口道,「你當我這些傷哪兒來的?」

安容被問的怔住,她一直想問他怎麼受傷的呢,在安容的認知里,極少有人能傷他啊。

「誰傷的?」安容急切的問道,她心底有個猜測,「是不是綁架了清顏的那些綁匪?」

安容問完,覺得有些不對,一般的綁匪怎麼能將蕭湛傷成這樣?

蕭湛沒想到安容會一針見血,猜的這麼的准。

他點了點頭,道,「是他們綁走了顧家大姑娘,也是他們傷了我,為首的是東延太子,他告訴我說,我心愛的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