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六章坍塌

第二百八十六章坍塌 (1/4)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0 21:57  字數:6947

蕭老國公性子急躁,見自己外孫兒遲遲抱不得美人歸,要幫他一把。

可惜,他的好心,蕭湛不知道。

他還納悶,自己人住在玲瓏苑,怎麼會有人冒充「荀止」的名義讓小七給安容送信。

這不,醒的比安容早的蕭湛,見芍藥抱著小七笑的見牙不見眼,把手伸了。

芍藥頓時懵了。

她沒想到蕭湛醒了,明明傷的那麼重啊,怎麼也要昏迷個一兩天吧?

芍藥覺得自己可能闖禍了,荀少爺可是蕭表少爺的情敵啊,他住在姑娘的屋子裡,姑娘卻和別的男子書信往來,情意綿綿,這是給他戴綠帽子!

芍藥搖頭。

蕭湛眼睛一凝。

芍藥就腌菜了,用小眼神去戳床上睡的正香的她家姑娘。

床上嬌人兒沒反應。

蕭湛手一動,一銀錠子朝芍藥飛過去。

芍藥手腕一疼,小七飛了。

蕭湛伸了手,小七便落在他胳膊上。

蕭湛解下信件,瞅著那花箋,蕭湛眉頭扭了一扭。

下意識的,蕭湛以為是靖北侯世子的鬧劇。

可是連軒這會兒還在大牢里涼快呢,會是誰呢?

蕭湛認得蕭老國公的筆跡,就算認不得,上面也還有他的署名。

蕭湛慶幸,慶幸自己方才自己警醒了一下,不然真的要被外祖父給坑慘了。

這會兒能說他就是荀止嗎?

安容對他和對荀止的態度,明顯就是天差地別。

本來就是對他意見頗多了,這要再來一個欺騙,他估計會被直接轟走。

蕭湛毫不猶豫的把信捏成了粉末。

哪怕他知道這事忙不了多久,外祖父能說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蕭湛不信,荀止能俘獲安容的心,他就不行。

不過蕭湛心底還留著兩個大疑團。

昨兒東延太子用劍指著他說,他心愛的姑娘已經是他的人了,這話是什麼意思?

蕭湛以為東延太子將安容怎麼樣了,才會不顧一切的往武安侯府跑。

一來是想確認安容無虞,二來便是找暗衛趙成。

他下令讓他守著安容的安全,怎麼見不到他的人影?

話說這會兒,趙成也嚇個夠嗆。

昨兒芍藥找他辦事,沒想到回來發覺院子里有一條血跡,雖然只有幾滴,可那明顯就是有人從府外躲到玲瓏苑來了。

而且沒有出去。

暗衛細細的搜查,搜查到的結果讓他大吃一驚。

那人,居然躲在玲瓏閣里!

暗衛還擔心安容有事,那樣他就是萬死也難辭其咎了,幸好喻媽媽氣色不錯,沒有安容出事的跡象。

可是有人躲在玲瓏閣,這事他就不能不管。

這不,趙成發覺屋子裡只有芍藥,海棠下樓時,趕緊跳上了樓。

然後,他就瞧見自家主子吩咐芍藥給他倒茶。

趙成有些懵了。

因為他主子的造型實在是叫他想笑不敢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怎麼睡在四姑娘的床上?

難道,老國公已經等的不耐煩,將他打暈丟四姑娘床上了?

暗衛覺得自己真相了。

眸底流露出一絲絲的同情。

蕭湛眉頭隴緊,出聲問道,「有事稟告?」

芍藥背對著趙成,一聽蕭湛的話,忙轉身回了頭,一看是趙成,嚇的她沒差點就把手裡的茶盞給丟了。

她的親娘啊,荀大哥的暗衛和蕭表少爺正面對上,別打起來才好啊。

芍藥趕緊把茶盞擱下,轉身把趙成拖走了。

趙成,「……。」

「他為什麼在這裡?」趙成問道。

芍藥重重一嘆,「此事說來話長,但我可以保證,他和我家姑娘是清白的,托你幫著查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趙成一門心思全在自己主子身上呢,聽了芍藥的話,他的眉頭更皺了。

有沒有搞錯啊,都睡一張床上了,身上還穿著四姑娘的……衣服?

這還是清白的?

「你糊弄我的吧?」趙成不信。

芍藥有些生氣了,她說話從來都是可信的,「我騙你是小狗,蕭表少爺昨兒逃命來玲瓏閣,若不是我家姑娘心善,救他一命,他這會兒早死了,哪還能搶你主子給我家姑娘的信啊。」

趙成眼珠子瞬間瞪圓,「你再說一遍,他搶了我家主子給四姑娘的信?!」

芍藥重重的點頭。

趙成擔憂了,「四姑娘的醫術靠譜嗎,有沒有喂錯葯?」

沒有吃錯藥,主子為何搶他自己寫的信,絕對是吃錯藥了,否則沒法解釋啊。

芍藥可不是無緣無故的告訴趙成這話的,她說這話的目的是,讓趙成回去告訴荀止,方才的信她家姑娘沒收到。

要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重新寫一份。

芍藥表示,讓小七送信不靠譜,讓趙成拿了給她,她偷偷給安容。

趙成聽得很無力。

他這個暗衛要被主子和未來主子夫人玩壞了。

兩人在書房嘀嘀咕咕說了一堆。

蕭湛眉頭是隴了又隴,很乾脆的吩咐道,「給我拿一套衣服來。」

趙成是暗衛,主子有吩咐時,他下意識的回道,「是。」

然後,轉身便走。

芍藥傻傻的看著趙成,跑過去抓了他的袖子,翻白眼道,「你傻啊,他又不是你主子。」

趙成微微一鄂,不走了,他退後幾步瞅著蕭湛,嘴角難得有笑道,「蕭表少爺,你衣服很漂亮。」

說完,趕緊溜。

芍藥若無其事的從蕭湛跟前路過,跑安容床邊站在,等安容醒過來。

「倒水,」蕭湛吩咐道。

芍藥有些黑線,這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