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五章眼神

第二百八十五章眼神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20 21:57  字數:5122

夜,寧靜而綿長。

屋內的燈燭靜靜的燃燒著,發出嗶啵聲。

安容在納鞋底,千層底的鞋,納起來很費力。

安容還從來沒有這樣辛苦過,以前也做過千層底的鞋給蘇君澤,不過鞋底都是丫鬟納的。

若不是這鞋是威長侯夫人說讓她親手做,她恨不得假手於丫鬟了。

因為,鞋底納的實在太丑,針腳根本就不密。

安容想重新做一雙,可是喻媽媽說,這樣就很不錯了,第一次納千層底的鞋都這樣。

安容有些不信,喻媽媽讓她明兒問老太太。

海棠、芍藥拎了熱水上樓來,喻媽媽過去幫著抬。

剛將熱水倒進浴桶里,喻媽媽伸手探探溫度。

窗戶傳來吱嘎一聲響。

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從窗戶處倒進來。

嚇的喻媽媽和海棠直驚叫。

叫聲太大,驚了安容,安容又一次將手指戳破了,疼的她趕緊用嘴吸。

芍藥饒過屏風,給安容招手道,「姑娘,出事了!」

安容微微一鄂,趕緊把鞋丟小几上,下了小榻。

「出什麼事了?」安容問道。

芍藥沒有說話,拉著安容就去瞧。

彼時,喻媽媽和海棠兩個已經將倒地的人翻了過來,瞧見那銀白色,泛著冷光的面具,都怔住了。

安容臉都嚇白了。

喻媽媽便問。「這是不是蕭表少爺?」

芍藥點頭如搗蒜,「就是蕭表少爺,就是不知道怎麼傷成這樣了。」

要不是他是跳窗進來的。要是在路邊發現,她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死了。

喻媽媽聽到芍藥確認他是蕭湛,就急亂如麻了,姑娘可是和蕭表少爺定了親,退親的可能微乎其微,要是蕭表少爺死了,那姑娘豈不是要背負一個克夫的惡名?

別怪喻媽媽這樣想。蕭湛的命夠硬,已經有人說他克妻了。要是和安容定親,然後死了。

不用說,安容的命硬的,絕對沒人敢來娶了。

蕭湛不能死。

喻媽媽趕緊讓海棠扶著蕭湛起來。一邊吩咐芍藥,「去告訴侯爺一聲,請大夫來。」

芍藥有些嘴抽,「喻媽媽,你急糊塗了不成,侯爺這些日子都歇在外書房,二門早關了,而且大晚上的,上哪兒找大夫去?要是蕭表少爺能找到大夫。就不會來找姑娘了。」

芍藥望著安容,能救蕭湛的,只有她。

安容沒有絲毫的猶豫。便讓喻媽媽把蕭湛扶到她床上去。

喻媽媽有些猶豫,大家閨秀的閨閣,讓外男來已經很出格了,這要還歇在床上,要是讓人發現了,姑娘還要清白可言?

喻媽媽望了望蕭湛。最後還是沒將不合適這三個字說出口。

將蕭湛扶上了床,喻媽媽讓海棠去樓道口守著。別讓人上來。

剛吩咐完,喻媽媽就發覺芍藥往床底下爬,已經進去半個身子了。

「芍藥,你快出來,」喻媽媽有些臉黑。

芍藥沒說話,等她出來時,從床底下扒拉出來一個小箱子,笑的見牙不見眼。

她藏東西,怎麼可能叫大夫人派來的人找到?

這箱子里有各種各樣的葯,有些是買來的,有些是安容調製的,便是解毒藥粉,這裡面都有一小包。

芍藥對自己了解的很,毛手毛腳的,還喜歡丟三落四,她怕把藥粉弄丟了,所以分了一小半出來存著。

安容瞧的愣住,她還擔心沒有葯可以救蕭湛,她還以為葯全部被大夫人搜走了。

這會兒有了葯,就好辦了。

安容要幫蕭湛脫衣服,可是手剛伸到腰帶上,只覺得手一麻,像是被電了一下。

安容手收了回來,臉紅了。

喻媽媽拿了剪刀過來,沒有發現安容的異樣道,「這傷像是有段時間了,傷口一直在流血,也不知道葯夠不夠用。」

芍藥則把針線穿好,送上。

安容卻吩咐道,「去拿烈酒來。」

安容穩住心神,拿起剪刀,將蕭湛殘破的衣服剪的亂七八糟的,然後一撕,蕭湛上半身就光了。

傷口有些多。

安容細細檢查了一番,有些傷口有大半個小指深了。

但是好像都避開了要害。

他之所以傷的這麼重,是流血太多造成的。

若不儘早止住傷口,他會血流而亡。

安容拿酒水給蕭湛擦拭傷口,烈酒的刺激,讓他昏迷中還在蹙眉。

安容用酒水洗手,然後用針線把蕭湛的傷口縫好。

芍藥在翻箱倒櫃,最後氣呼呼的跺腳,「那包紮傷口的綢緞肯定是被她們拿走了!」

喻媽媽忙道,「隨便哪個,只要能包紮,先拿來用用。」

安容縫了半天,臉頰上都是汗,用袖子擦了一擦,拿了葯給蕭湛敷上。

芍藥把包紮帶送上。

安容看著自己的束腰,上面還綉著蘭花,眼珠子瞪大。

芍藥有些臉紅,「奴婢只找到了這個。」

那些沒用的布條,樓上沒有。

安容也顧不得其他了,趕緊幫蕭湛裹上,粉紅色的束腰,看著極彆扭。

安容鬆了一口氣,喻媽媽卻道,「還有大腿呢,好像也傷了。」

安容臉瞬間熱了起來,因為蕭湛的腿傷的地方有些特殊,要是幫著包紮的話,那是要解下內褲的。

安容不說話。

喻媽媽也知道為難安容了,拿了剪刀把蕭湛受傷處剪開,看著那傷口,喻媽媽有些心驚,本以為只要上藥就可以了。沒想到這麼嚴重。

喻媽媽不敢動手。

最後還是安容來了。

縫製傷口時,安容手背碰到了不該碰的東西,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