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一章犯愁

第二百八十一章犯愁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9 21:36  字數:3811

武安侯府門前,來往的人不少,兩個姑娘在門口說話,確實不合適。

安容請朝傾公主進府。

福總管伺候在一旁,有些不解了,早前派人來吩咐,以後顧家大姑娘來,不見的是四姑娘,這會兒急急忙忙跑來,還跑的滿頭大汗的還是四姑娘。

而且顧家大姑娘根本對侯府不屑,四姑娘似乎也不怎麼待見她,卻這樣看似和平,實則波濤洶湧的相處著。

說句心裡話,福總管覺得顧家大姑娘好像捏著四姑娘什麼把柄。

等進了侯府,朝傾公主遲遲不開口,安容更不耐煩了,「有話就說,我是很心急,當我知道真正心急的那人是你。」

安容懷疑過,朝傾公主佔了清顏的身子,真的清顏應該在北烈。

她很想派人去北烈查查,可是她找不到人,她在等北烈使臣進京。

她很著急清顏不錯,可是安容卻很清楚,不論清顏在什麼地方,她總能活的很好。

朝傾公主就不同了,她離開故土,還有人佔了她公主的身份,她的急能跟安容一樣?

朝傾公主氣的咬牙,見四下沒什麼人,當即就怒道,「我是很急,她佔了我公主的身份,哄騙我的父皇母后!」

安容聽得一愣,迫不及待的問,「你確定她是真的清顏?!」

朝傾公主重重一冷哼,「我怎麼知道,我打聽到的顧清顏木訥膽小,卑微懦弱,可是你告訴我的顧清顏哪哪都好,什麼都會,真的顧清顏到底是怎麼樣子的?」

朝傾公主很憋悶,很煩躁,她繼承了顧清顏的記憶,她以前的確是一個木訥膽小的人,這一點顧家上下都能作證。

可是安容告訴她的顧清顏,她並不了解,卻偏偏和她得知的現在的北烈朝傾公主性子一模一樣。

性子溫和,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皆有涉獵,而且還會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

不用懷疑,那個肯定就是安容所認識的顧清顏了。

安容很激動,清顏還活著,她生怕她死了,以後見不到了。

朝傾公主煩的要命,卻碰到安容笑的燦爛,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她現在是北烈公主,是你隨隨便便就能認識的顧清顏嗎,你高興個什麼勁兒?!」

一盆冷水,從頭淋到腳。

安容嘴角的笑僵住。

朝傾公主朝涼亭走去,坐在那裡,狠狠的撕扯著手裡的綉帕。

「我要換回我的身份!」朝傾公主道。

安容也坐了下來,茫然的看著朝傾公主,「怎麼換?」

朝傾公主被問的嗓子一噎,要是知道怎麼換,她早換了!

兩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

朝傾公主希望做回她的公主。

安容希望清顏能回來。

兩人一樣的目的,一樣的一籌莫展。

最後是異口同聲的嘆息。

最後還是安容先出聲,「當時,你是怎麼到大周來的?」

朝傾公主白了安容一眼,她早說過她是怎麼來的,還問,也不嫌囉嗦,「我是餓暈來的,別叫我再餓了,我試過了,除了餓的頭重腳輕,眼冒金星之外,一點用處都沒有。」

安容沒有說話,她在想自己是怎麼重生的。

她覺得她和朝傾公主都是臨死才有這一番機遇,所以安容提議,「要不你撞牆試試?」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眸底寫滿了憤岔,「叫本公主去撞牆?要是在北烈,你已經死了十回了。」

安容真不想搭理她,都到這份上了,還一口一個公主,「你要是在北烈,我一句話都不會跟你說。」

說完,安容頓了頓,「別頂著清顏的容貌,一口一個本公主,我聽著彆扭,還有,你性子囂張,仗著北烈皇帝寵愛,為所欲為慣了,清顏幫你積累好名聲,你卻在大周敗壞她的名聲。」

朝傾公主氣的拍桌子,偏桌子是石頭的,拍的她手心疼。

「幫我積累好名聲?你怎麼不說她頂著本公主的封號,享受榮華富貴不說,我還在顧家天天跟一群粗鄙之人在一起,吃著粗茶淡飯呢!」朝傾公主一肚子火氣。

安容輕飄飄的掃了她一眼,見朝傾公主要端茶盞,安容很麻溜的將茶盞拉了過來,「對吃慣了山珍海味的公主來說,我侯府的茶也是粗茶,你還是別喝了吧。」

朝傾公主又想說誅九族了,最後一哼,伸手把茶盞給搶了回去。

安容瞧了便笑,「看你面色紅潤,想必在顧府過的還不錯,粗茶淡飯比山珍海味更養人呢。」

朝傾公主喝了兩口茶,覺得心裡堵的慌。

侯府外院招待人的茶,都比她在顧府喝的茶要精緻。

但是與她以前在皇宮喝的茶,那是天差地別。

她一定要回宮!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安容被問的噎住,她早說了,她不知道啊。

「要不,你就安心在顧家等著,我想清顏肯定要回來的,」安容想了想道。

朝傾公主看安容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樣了,「在顧家,我還沒瞧見誰寶貝顧清顏了,可是在北烈,父皇母后還有太子哥哥,都是將我捧在手心裡疼的,我不信她捨得回來。」

這話倒也是。

清顏是不大喜歡顧家。

可是大周有她的夫君啊,她不會來怎麼行?

安容想著,要不要告訴蕭湛,他嫡妻現在是北烈公主?

這個念頭在安容腦子裡才轉了半圈,安容就搖頭了。

這不可能。

就算他願意娶,蕭老國公爺不願意啊。

再說了,安容也不願意清顏認賊作父,北烈可是大周的敵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