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章待客

第二百八十章待客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8 21:59  字數:3723

安容說的很細緻,眼睛望著的也是涼亭。

沈安溪臉頰通紅不說,似乎腳腕也特別的熱了,最後狠狠的一剜安容,剁著腳跑了。

結果跑了沒幾步,沈安溪又回來了,氣呼呼的看著安容道,「我今晚也做夢,肯定會夢到我未來四姐夫。」

說著,她呲牙咧嘴道,「一個戴著面具,兇巴巴的殺人如麻的四姐夫。」

丟下這一句,沈安溪提起裙擺便跑。

綠柳在後面緊趕慢趕。

安容,「……。」

芍藥已笑瘋。

肩膀抖成篩子,還得死命的憋著,最後實在憋不住了,笑出了聲。

六姑娘好可愛。

不過她說的帶著面具兇巴巴的四姐夫是誰?

蕭表少爺和荀少爺都戴著面具呢。

安容滿臉黑線的轉了身,走了百餘步後,身後有熟悉的輕喚聲。

安容回頭。

就見到,陽光下照耀下,沈安北邁步走過來。

「大哥,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安容納悶的問。

大哥要去拜訪周老太傅,還得見見那些師兄們,這麼快回來,不正常。

沈安北望著安容,眉頭輕扭,「我和父親去周老太傅府上,本來聊的很高興,誰想周老太傅瞧見你送的迴文圖後,就不理我和父親了。」

不但不理會他和侯爺,就連後面去拜訪的沈安北的那些師兄們,周老太傅一概不見了。

沈安北能說,他被N雙眼睛轟的體無完膚嗎?

他和侯爺能活著出周府已經是命大了。

那些人以為他和侯爺惹毛了周老太傅,周老太傅遷怒旁人,誰都不見了。

他和侯爺解釋了好半天呢,那些師兄知道他送了周老太傅好東西,不是好東西,周老太傅不會這麼入迷。

然後一問,那是他手抄的。

好了,九大師兄點名了,趕明兒送拜訪禮就要那個。

沈安北很無語,很無奈,沒見過這樣的師兄們,年紀大小不一的,都這麼的霸道。

哪有點名要禮物的。

可是個個都牛氣哄哄的,不答應又不行,答應又怕耽誤安容的事。

這不,沈安北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問安容,「那畫能送他們嗎?」

安容鼻子一聳,真恨不得罵一聲傻。

多好的事啊,還不趕緊一口應了。

人家點名要的,送去了,人家高興不說,咱們還省錢啊,府里準備的,精緻昂貴不說,人家還不一定稀罕呢。

安容忙不迭的點頭,「送,必須送。」

沈安北就知道安容不會拒絕,他來主要目的不是這個,而是,「那圖,我昨兒研究了兩個時辰,好像很特別,雖然才幾十個字,可是好像能得不少首詩,裡面到底藏了多少首詩?」

安容被問得臉一窘,「大哥,你要是好奇,就自己研究去吧,我只找到五六十首,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

沈安北臉皮一抽,他沒想到自己得到的會是這樣的答覆,「那迴文圖,你從哪兒得來的?」

安容白了他一眼,「當然是看書知道的了,不然我能夢到啊,本來我打算讓你送給周婉兒的,可是這圖太難得了,最後還是覺得送給周老太傅好一些。」

要不是侯爺太喜歡了,安容也不會臨時改主意送給周老太傅。

說完,安容掀開眼皮望著沈安北,「我讓你打聽的事,你打聽的怎麼樣了?」

沈安北點點頭,「打聽清楚了,周姑娘的母親確實有陰雨天就犯頭疼的毛病,周少易的父親下雨就會膝蓋疼,厲害的時候甚至不能走路,周老夫人則是……。」

安容囧了。

「大哥,我只讓你問了周姑娘的爹娘啊,沒讓你問這麼多,」安容哭笑不得。

沈安北汗顏,「不是我要打聽的,是周少易,是他聽到我打聽周姑娘爹娘身體情況時,主動告訴我的,還說我有個『二弟』,瀟洒不羈,喜歡醫術,而且很有造詣,讓我幫著說說情,把周府那些磨難人的病給治好……。」

明擺的,周少易就是成心的刁難他。

安容揉太陽穴,她只是想幫著沈安北拍拍未來岳父岳母的馬屁,沒打算將周家所有人的馬屁全都拍一遍啊。

拍的好就好,拍的不好會誤事啊。

大哥辦事就是不靠譜,問個話,也能被周少易發現。

安容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道,「我也不敢保證能治的好,不過那些陳年舊疾,我倒是記得不少方子,你讓周少易將具體病情寫了拿給我看看。」

沈安北忙道,「我也是這樣跟他說的,他說寫字太麻煩,他知道的也不全,他告訴我,讓我找柳大夫,他全知道。」

安容吐血,牙齒磨的咯吱響,「寫字太麻煩?!幫他家人治病,他還嫌棄麻煩?!」

沈安北默,見安容氣的不行,沈安北才不得不道,「瓊山書院一半的學子被他逼著寫過太傅布置的功課。」

安容黑線,聲音有些找不著調,「外界傳聞周少易寫的一手好字,無人不可模仿,這就是原因?」

沈安北搖頭,「那倒不是,他確實能模仿別人的筆跡,而且真假難辨,他說,他就是為了讓人幫著寫功課特地訓練的。」

安容已無話可說。

「大哥,你肯定也幫著寫過了?」安容扯著嘴皮問。

沈安北不得不乖乖的點頭,說起這事他也是一肚子火氣,「不寫不行,他拿給周婉兒寫情書威脅我。」

不幫他寫功課,他就模仿他筆跡給周婉兒寫情書,沈安北就是氣的吐血也得寫啊。

因為周少易將情書寫好了,加在書本里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