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七十九章招認

第二百七十九章招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8 10:30  字數:4193

沈安芸的孩子沒了,但是事情卻沒有了結。

這不,松鶴院正堂,宣平侯夫人的貼身丫鬟站在屋子裡,不卑不亢的望著老太太。

「沈老太太,我家夫人讓我來問一聲,府上二姑娘害得大姑娘動了胎氣,沒了孩子一事,該怎麼了結?」丫鬟質問道。

老太太的臉色當時就沉了下去。

安容站在一旁,聽得眉頭蹙緊。

三太太就先冷笑了,「孩子是在武安侯府動的胎氣不錯,可是孩子保不住了,這才回宣平侯府兩個時辰不到,孩子就沒了,怪誰?」

丫鬟望著三太太道,「自然是怪武安侯府,我家夫人說了,若不是世子二夫人在武安侯府動了胎氣,不會跪那麼一會兒,孩子就沒的。」

說完,丫鬟福了福身子道,「話,我已經傳到了,夫人還等府上給交代,告辭。」

丫鬟很高傲,從始至終都沒有自稱過奴婢。

二太太見丫鬟轉身,便陰陽怪氣的笑了,「好一個宣平侯府,才巴結上護國公府,就將武安侯府一腳踢開了,還學會了栽贓!」

三太太撇了二太太一眼,眸底滿是鄙夷。

丫鬟方才在的時候,她一句話不吭,等轉了身,她才罵,只會背後罵人。

三太太望著老太太道,「老太太,你看這事該怎麼辦?」

三太太知道宣平侯夫人為何這麼做。這是故意寒磣老太太呢。

當初老太太說過將沈安芸轟出侯府大門,再也不管她了,後來退讓了一步。結果沈安芸在府里動了胎氣,雖然孩子是罰跪沒的,卻是因為動了胎氣在前。

宣平侯夫人自己不願意要那個孩子,卻不願意背那麼個惡名聲,要武安侯府承擔。

老太太眉頭冷凝,眼睛掃向沈安芙和沈安姒。

「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到底有沒有伸過腳?」老太太眸光凌厲。語氣生冷。

沈安姒背脊一涼,她知道老太太沒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若是一會兒查出來,她們撒謊作假證,懲罰只會更重。

沈安姒覺得會被送去給宣平侯夫人。給她處置,到那時候,她的名聲還能好?

人又不是她害的,憑什麼她要受牽連?

沈安姒撲騰一聲跪下道,「祖母,我發誓,我沒有伸過腳,當時我望向別處,壓根就沒瞧見。我是聽到大姐姐叫疼才反應過來的。」

沈安姒委屈的道,生怕被老太太誤解了。

大夫人坐在那裡,嘴角勾起冷笑。眸底的寒意更甚。

安容實在是憋不住了,「三姐姐,你既然都沒瞧清楚,方才二姐姐說不是她的時候,你可是口口聲聲說大姐姐污衊你們。」

說完,安容對老太太道。「祖母,我看也不用審問二姐姐、三姐姐了。當時還有兩個丫鬟跟著,審問她們吧。」

丫鬟不說實話,有的是辦法讓她們招認。

三太太道,「可是沒過元宵,不可動刑見血,有些丫鬟,不動刑,是不會說真話的。」

安容輕笑道,「三嬸兒,你放心,不見血,我也能讓她們招認。」

很快,其中一個丫鬟就被叫了來。

安容只是隨口問了幾句,就讓芍藥拉著她到屏風後去了。

然後,另外一個丫鬟被拉了上來。

安容望著她,眸底有憐惜的笑,「方才二姑娘的丫鬟百合說是你伸腳擋了大姑奶奶一下,才導致她摔跤,動了胎氣,你可有什麼話辯駁的?」

丫鬟一驚,撲咚一聲便跪了下來,急急辯駁道,「不是奴婢,百合是污衊奴婢的,是二姑娘,是她伸腳攔了大姑奶奶,不是我!」

安容輕聳肩,轉身回頭,見到二太太如狼似虎的眼神。

方才,安容叫丫鬟來之前,叮囑屋子裡的人不許說話,她更直接擋在了二太太的跟前。

丫鬟瞧不見二太太的眼神,才誤以為百合說的是真的,不然二太太豈能由著安容說那話?

她雖然是丫鬟,卻惜命的很,主子犯錯,還不是她的主子,她憑什麼幫著背黑鍋?

老太太聽後,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沈安芙也在屏風處站著,聽到丫鬟招認出她,猛然扭頭看著沈安姒。

沈安姒根本就不怕,「你這樣瞪我也沒有用,你要怪就怪四妹妹,是她用計騙了翠雲,可不是我要她這樣說的。」

丫鬟過來請沈安芙。

沈安芙自知逃不過去了,便跪在地上哭道,「我不是故意撒謊的,是大姐姐走,我也走,我快了一步,她就勾到了我的腳,我是怕大姐姐有萬一,這才……。」

說白了,她就是怕擔責任才撒謊的,不是故意的。

二太太望著老太太,不以為意道,「安芸的孩子沒了就沒了,早前也說好的,她先出嫁,孩子要後生,既然選擇了,就要認命……。」

三太太聽得白眼直翻,「二嫂,你這還是長輩說的話嗎,二姑娘犯了錯,就該教育,哪有你這樣找理由的,是,大姑奶奶出嫁前,的確和宣平侯府有過商議,可是人出嫁了,就由宣平侯府做主了,宣平侯府若是改了主意呢?」

三太太話音剛落,外面,有小丫鬟進來道,「老太太,李將軍府老夫人來了。」

二太太聽得眼睛一亮,李老夫人來的正是時候。

可是她高興的太早了,老太太冷聲道,「是二姑娘惹的禍,你親自去宣平侯府給我解決了。」

二太太眼珠子猛然睜大。

安容在憋笑。見二太太不甘心的走,安容好心提醒她道,「二嬸兒。你記得多帶些銀票在身上。」

二太太腳步滯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