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七十五章紅豆

第二百七十五章紅豆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7 13:24  字數:3676

沈安閔嚇了好一通,但是事後想想,也覺得不錯。

要是他跟三老爺三太太說,「烤魚」是弋陽郡主。

三老爺三太太會信才怪,指不定還會罵沈安閔敗壞弋陽郡主的閨譽。

但是安容說,三老爺三太太信。

兩人也沒說不許沈安閔和弋陽郡主再書信往來了,沉默,代表了縱容。

安容朝沈安閔道喜。

沈安閔則直接把話題轉到了沈安北身上,「大哥,我的事爹娘不管了,你的事呢?」

沈安北狠狠的捶了沈安閔一拳。

才巴巴的看著安容,也不知道怎麼說。

安容便心底有氣了,大哥,你懂什麼叫近水樓台先得月嗎,她是周老太傅的孫女兒,你就不知道跟著周少易屁股後面進周府串門嗎?

串著串著,不就熟了?

臉皮太薄,可就別怪她出餿主意了。

「大哥,人家都抱你胳膊了,你叫她對你負責唄,」安容臉不紅氣不喘道,

沈安北眼珠子瞬間睜大。

一屋子的丫鬟婆子眼珠子沒差點瞪出來。

安容覺得還不夠,她琢磨著要把荀止送給她的《列女傳》送給沈安北,讓沈安北拿去送給周婉兒。

沈安北恨不得轉身便走,再說下去,他都懷疑安容要他直接將生米煮成熟飯了。

「我是你親大哥啊,」你這不是將我往火坑裡頭推嗎?

安容努了努鼻子,「大哥,你就是臉皮太薄了,你現在還是在學院里,你這樣進入官場哪行啊?」

沈安北沉默了。

安容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好幾眼,轉身去找沈安溪去了。

進門,安容便見到沈安溪一雙哀怨的眼神。

「四姐姐,你都沒把我當親姐妹,二哥的事,你都不告訴我,」沈安溪恨恨道。

安容笑著走過去,「我以為六妹妹你知道呢,那可是你親哥,又天天見面,你還天天往他書房跑。」

這樣都不知道,還來質問她,委實不應該。

沈安溪頓時不說話了,撅著嘴道,「二哥他不信任我!」

安容笑道,「也不怪二哥不信任你,誰叫你有話都跟三嬸兒和祖母說的了,二哥哪敢告訴你啊?」

沈安溪嘴巴更撅,「我保證不說還不行么?」

安容捂嘴笑,「二哥肯定怕你威脅他給你做吃的。」

沈安溪徹底腌了。

「那『烤魚』是誰?」沈安溪問道。

安容搖搖頭,「我不說,你去問二哥去。」

沈安溪氣的要拿帕子打安容,誰想一動,肚子就一陣揪疼。

沈安溪臉紅了,「娘說我長大了,長大的感覺真不好受。」

說完,斜了安容一眼,眸底有笑。

安容臉也紅了,要不是她肚子難受,安容真想撓死她。

沈安溪笑話她第一次來初潮,嚇哭的事。

安容跺跺腳,轉身走了。

從西苑出來,安容沒想到會在半道上碰到沈安姒。

安容眉頭輕皺,她不是應該陪著祖母看戲嗎,怎麼會在這兒?

安容繼續往前走。

沈安姒站在那裡等安容,等安容走近,她抬起綉帕擦拭鼻尖。

手背上,有兩條結痂的疤痕。

安容瞧的好笑,那是她吩咐冬梅偷信件的罪證,之前一直用帕子捂著,這會兒倒好意思給她看了。

安容沒有福身,只那麼看著沈安姒。

沈安姒眉頭一扭,頗帶了些責怪的意味道,「四妹妹,你怎麼和我那麼見外了,連慣常的問候都沒了?」

安容手撥弄一旁的樹葉,笑道,「以前,侯府姐妹情深,連嫡庶都不分了,這幾日,我重溫了一下侯府家規,上面寫著,庶出要給嫡出見禮,我想三姐姐沒忘記吧?」

沈安姒臉色一僵。

她不知道怎麼回答安容了。

說忘記了,那她就要重溫侯府家規。

說記得,方才說的那話可就太可笑了,她一個庶出的姐姐,哪有那個臉皮叫嫡出的妹妹給她見禮?

安容就那麼站著,等著沈安姒給她福身。

「家規我都記得,只是以前一直都是四妹妹你先給我福身……,」沈安姒笑道。

安容低低冷笑,「是啊,以前都是我先不守規矩,以至於有些人都忘記我才是侯府嫡女了,什麼樣的手都敢往我屋子裡伸,我是心軟,才只下了些痒痒葯,我若狠心,會直接要了她的命!」

沈安姒臉色又難看了三分,她瞥了芍藥一眼,才看著安容笑道,「四妹妹何必說風涼話,你算計了我,何必再往我傷口上撒鹽。」

安容望著沈安姒,「我算計了你?你倒是說說,我是怎麼算計你的?」

沈安姒望著安容,頗詫異道,「冬梅送信給我,不是四妹妹你的算計?不是四妹妹你借刀殺人,想挑起大姐姐和大夫人的仇恨,憑白讓我做了那個壞人。」

沈安姒語氣哽咽,像是質問安容,又像是在訴苦。

她被人害了,還誤解了安容,她想要查出幕後黑手。

安容看著沈安姒,很想上去掐掐沈安姒的臉皮,看看它到底有多厚,有多麼的結實。

安容笑了一笑,「三姐姐你的臉皮撕下來都能當磚用了。」

沈安姒驀然怔住,眼神微冷。

芍藥則捂嘴笑,她好想說,除了六姑娘的臉皮,府里其他姑娘的臉皮都能當磚用。

安容不想和沈安姒廢什麼口舌,她知道沈安姒為什麼急著辯駁。

她一箭三雕的算計非但沒有成功,還惹了一身的麻煩。

第一個便是老太太,偷她的信件,還栽贓嫁禍,老太太厭惡她。

第二個便是大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