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七十二章念頭(求粉紅)

第二百七十二章念頭(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6 15:37  字數:3761

第二天起來,安容洗漱穿戴完,便去了松鶴院。

半道上,安容就聽說了柳老爺過世的消息。

安容告訴福總管那事,只是讓他阻止小廝腰上系著白綢緞來敲侯府的大門報喪。

大喜日子不能見白,見眼淚。

該報的喪事還得報,侯府還得派人去奔喪呢。

毫無疑問,這個奔喪最好的人選非四老爺四太太莫屬。

沒有不懂禮的小廝觸侯府的霉頭,老太太也不生氣,只是惋惜不已。

吩咐三太太準備奔喪用禮,讓四老爺四太太送去。

沒有人敢在這一天多提柳老爺的過世,而是逗趣老太太,讓老太太高興。

戲班子請了三天呢,今兒要繼續聽。

坐到位子上,沈安溪拉著安容,一臉慶幸後怕的道,「四姐姐,昨兒幸好咱們沒有出府玩。」

安容扭頭看著沈安溪,不解的問,「為什麼?」

沈安溪嬌美的臉皺起,嘆息道,「你不知道,昨兒大哥、二哥還出了府,在大街上,親眼瞧見街上高高掛起的燈籠架子倒了,砸了不少的人呢,尤其是庄王府惜柔郡主,聽說她差點被火燒死。」

安容眼珠子瞪圓,一臉不敢置信。

沈安溪撅了嘴道,「反正娘聽到二哥說這事,不要我元宵節出去玩了,四姐姐,你肯定也想不到出去了。」

沈安芙坐在一旁,聽到沈安溪的話,介面道,「這事我也聽說了,可憐惜柔郡主臉都燒傷了不少。」

沈安溪不樂意和沈安芙說話,側了側身子,安容搖了搖她的手。

到底是一府姐妹,就算心不合,面上也不能不合,這不是給外人笑話么,再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啊。

沈安溪看在安容的面子上,才回了一句,「不出府,就不會倒霉。」

沈安芙心上一松,她還真怕沈安溪甩臉子,不和她說話,忙笑著回道,「聽說是兩個地痞流氓引起的,惜柔郡主穿了金葉錦,在夜色下,更是光芒燦爛,引的宵小覬覦,下人和地痞打起來,鬧的台架坍塌了,上面掛著的燈籠都著了火,將惜柔郡主的裙子都燒了許多,聽路人說,燒出來兩片金葉子呢。」

沈安溪嘴撅著,伸手轉悠著茶盞,似是心不在焉道,「財不露白,太招搖的人總是要倒霉一些。」

沈安芙連連稱是。

沈安芙哪裡不懂沈安溪話里的意思,一是說惜柔郡主金葉錦太招搖,太晃眼,惹禍上身。

其次,未嘗不是暗指大夫人偷竊安容秘方的事,罵安容不長記性,幫她說話呢。

六妹妹的心眼,真不是一般的小,沈安芙算是領教了,要不是娘親和父親對她耳提面命,她以為就憑她打她們,事兒就那麼算了?

沈安芙勾唇暗笑,得罪了那麼多人,她還想往後有好日子過,只能說她太天真,太傻。

沈安溪端茶輕啜,不欲多言。

沈安芙又要和安容說話,結果發現安容在走神。

沈安溪發覺沈安芙望著安容半晌,她也發現了安容在走神,伸手在安容跟前晃了好幾下,也不見安容有反應。

沈安溪嘟了嘟嘴,推攘了安容一下。

「啊?」安容反應過來道。

沈安溪嗔笑罵道,「四姐姐,你想什麼呢,走神成什麼樣子了?」

安容臉頰微微紅,沒有說話。

看到安容臉紅,沈安溪就自動以為安容在想荀止了,沒再追問了。

安容沒有想荀止,不過想的卻是荀止的真身蕭湛。

安容想到了一件大事。

那便是密道里那二十幾個大箱子。

安容還記得箱子打開時,那金光燦燦的樣子,結果轉瞬間又湮滅成了灰。

方才沈安溪她們說起金葉錦,安容想起來了,若果那一瞬間,她沒有看錯的話。

那箱子里裝的十有八九就是金葉錦!

二十多年過去了,錦緞腐爛成灰,可是金葉肯定會完好無損啊。

只是掩藏在灰塵里,她和蕭湛沒注意到罷了。

安容方才走神,就是在想這事。

她想進密道查看一二。

可是她怕裡面有刺客,她沒有忘記蕭湛的叮囑,沒事不要進入密道。

安容坐不住了。

安容和沈安溪低語了兩句,便起身去找沈安北。

沈安北聽了安容的話,眉頭微微一扭,「寫信給蕭湛拜年?」

安容點點頭,頗有些不好意思。

沈安北一手探安容的額頭,一手對比自己的,一副安容肯定是病了,不然怎麼說胡話的表情,甚是擔憂。

沒病,她會好好的要他給蕭湛拜年么?

她可是一定要退掉蕭湛的親事的!

安容越發的不好意思,她拍掉沈安北的手道,「我沒病,我只是找個理由和蕭湛說幾句話而已。」

沈安北長長的笑了一聲,他知道安容不是那麼閑的無聊的人,果然有事呢,「有話和大哥直說就是了,還用拐彎抹角?」

安容點點頭,也很長長的嘆了一聲,結果惹來沈安北拍腦門,「新年第一天就嘆氣,不好。」

安容撅了撅嘴,「寫不寫?」

沈安北默,他敢不寫么?

沈安北寫了份請帖,寫了幾句祝賀的話,再就是聽安容的話寫了兩個讓他摸不著頭腦的字:羊皮。

沈安北不懂,但是蕭湛懂。

他給安容的地圖就是羊皮的,羊皮代表了侯府的密道。

雖只有兩個字,卻是告訴蕭湛侯府密道有事,她急著找他。

安容陪著老太太坐了一會兒,算算時辰,才借口回玲瓏苑。

安容帶著芍藥離開,半道上,安容吩咐芍藥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