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七十一章物色

第二百七十一章物色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6 12:36  字數:3644

不過,沈安溪年紀也不小了,有十三了。

也到了可以說親的年紀了,三太太笑看著老太太道,「安溪確實可以許人了,就算捨不得,也得幫著物色了,免得好兒郎都被人搶了去。」

聞言,老太太瞪三太太,就算急,也沒她這麼急的吧,安溪又不是嫁不出去,哪裡用得著搶?

安容坐在一旁,偷偷捂嘴,因為三太太自知失言,連啪自己的嘴,道她只是說笑的。

想起沈安溪的親事,安容就有些猶豫不決了。

她能那麼毫不猶豫的退掉大哥的親事,那是因為前世大嫂不好,退親是為了大哥著想。

可是六妹妹不同。

前世六妹妹嫁給了一個武將,官階雖然不高,但是人是三老爺挑的,忠厚仁善,那是將沈安溪捧在手心裡疼。

這一世,以沈安溪的身份,完全可以嫁的更好,便是前世,若不是三房沒落,沈安溪也不至於嫁給個武將。

安容想幫沈安溪謀一樁好親事,又擔心那些世家子弟紈絝氣息重,別說沈安溪了,就連她都反感至極。

沈安溪嫉惡如仇,不懂遮掩的直爽性子,實在不合適深宅內院。

安容只盼著她能安安穩穩的活一世。

所以,安容覺得沈安溪還是嫁給前世那個武將最好了,有一個將自己捧在手心裡疼,知冷知熱的夫君最重要,至於富貴榮華,有三老爺和他爹的幫襯,那武將前途不會差。

只是這一世,三房和前世不同了,三叔會去蘄州,會不會再遇到那個武將,誰知道?

安容有些惱前世對沈安溪關心不夠,對她所嫁的夫君更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是三老爺手下一名武將,再無其他。

安容抬眸望著三太太,糾結了好一會兒,實在忍不住問道,「三嬸兒,三叔認不認的一個叫馮風的小將軍?」

安容突然來這麼一句,三太太著實愣了好一會兒。

「馮風?」三太太呢喃了一聲,隨即抬眸道,「小將軍?」

安容點點頭。

三太太身邊的丫鬟就憋不住笑了。

安容扭眉頭,不懂這有什麼好笑的。

三太太搖頭笑道,「你三叔確實認得一個叫馮風的少年,骨瘦如柴,是你三叔在任上救的孤兒,他非得要報答你三叔的救命之恩,不敢敲門,在門前等了你三叔一整天,你三叔見他可憐

,就留他在府里,平時就幫著你三叔牽牽馬,後來你三叔見他還不錯,就教了他些拳腳功夫,後來還舉薦他入了軍營,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兵,可不是什麼將軍。」

安容還不知道馮風還有這段來歷,難怪對沈安溪那麼好了,是個重情義的人。

「那他現在人呢?」安容問道。

三太太笑道,「他啊,打定主意要報答你三叔,你三叔回京,他也跟來了,結果半道上,為了拉住馬車,腳給扭了,傷的有些重,直接去了藥鋪,前兒,還聽你三叔說,他腿傷好了,打

算保舉他去做城門衛,他偏要跟你三叔去蘄州。」

三太太還沒見過這樣的傻小子,為了報恩,就跟在三老爺屁股後頭,什麼臟活累活都做,話還很少。

不過三太太更好奇,「安容,你怎麼知道他的?」

安容撓了撓額頭,將三太太拉到一旁,低聲道,「三嬸兒,我是做夢夢見的,你方才說起六妹妹的親事,我想起來了,我夢到過六妹妹和六妹夫,六妹夫是個將軍,為人和善,六妹妹讓

他往東,他絕不敢往西呢,好叫人羨慕。」

三太太聽得錯愕,一雙眼睛險些沒瞪出來。

「你是說,馮風他是……?!」三太太不敢置信,聲音也高了好幾度。

引得好些丫鬟婆子側目。

三太太忙閉了嘴,直勾勾的看著安容。

那樣一個執著的有些傻的小子會是她女婿?

這是三太太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可偏偏安容夢到了。

老實說,三太太是有些滿意馮風,可是讓他娶安溪,三太太搖了搖頭。

那不行,絕對不行。

可是安容有一句話,打動了她。

馮風對沈安溪言聽計從,甚是寵溺。

三太太沒想過拿自己女兒的親事籌謀什麼,只要她過的幸福快樂就好,做女人的,誰不想夫君對自己千依百順?

可是那樣一個小子,能做到將軍,給她女兒一個安穩的保證嗎?

要只是安容說說,三太太不會信,可是三老爺跟她說過。

三老爺當時是這樣說的,「馮風性子堅韌,做事果斷,雖然話不多,但是聰慧異常,我教他兵法,他學的很快,甚至能舉一反三,比閔哥兒有天賦的多,若是生在侯府,便是不依靠祖蔭,而立之年,也必是一位大將軍。」

結果,安容夢到他是將軍了,安溪還嫁給了他。

三太太陷入沉思。

她覺得安容的夢極有可能是真的。

三老爺對馮風那是讚賞有加,若是他前途不可限量,三老爺真的會將沈安溪嫁給他的。

三太太望了安容兩眼,又轉頭望著老太太,手裡的綉帕輕動。

今兒是除夕,說這事不合適。

回去,她要和三老爺好好的說說,再做商議。

不過,有些話還得叮囑安容,這事可不能亂說。

安容舉出三根手指和三太太保證,「三嬸兒,你還不知道我,若不是馮風對六妹妹是真的好,我能幫他說好話么?我只是沒想到馮風的家世會如此的粗鄙,配不上六妹妹,我還以為他現在就是小將軍了呢。」

便是一個小將軍,也入不了武安侯府的眼